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说再不保护湿地,拍鸟大爷就没鸟可拍了?

早上翻朋友圈,发现一个好友感慨:张官营的短耳^被大爷们追得不得安生。

张官营的短耳^并不怕人 ?大猫

看罢不禁莞尔。其实北京的拍鸟大爷们也挺不容易,为了拍个猫头鹰要开车跑100多公里,还得抗着水库边零下十几度的严寒。

张官营的短耳^ ?大猫

虽然大爷们很多不怎么认鸟,但有这个爱好也蛮不容易。有点好的引导,别惊扰到鸟,其实扛着大炮到处跑跑也挺好。

其实这事儿和观鸟人也脱不开干系:没有观鸟的发现这么个地方,且嘴快传出去了,大爷们哪找得到?

不管观鸟还是拍鸟,喜欢鸟这事儿,总没什么大错。就算有些不文明拍鸟行为,也不会是主流,纠正一下还是可以挽救的。

短耳^:你们好好改正!?大猫

归根结底,北京现在的鸟还是太少了。

如果能像非洲南美东南亚这些地方那样,随便出去找个园子都很多种鸟不怕人随便拍,再不济就像盈江那样发展出很成熟的鸟塘,北京拍鸟大爷们也用不着这样扎堆,折腾自己也折腾鸟了。

短耳^:啊,你们随便拍,我这个姿势不错 ?大猫

鸟人们趋之若鹜的张官营位于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其实就是个官厅水库边的农田+荒地。

那么问题来了,偌大的官厅水库,沿岸有保护区(野鸭湖)有湿地公园,为啥鸟人们都要集中到这啥也不是的荒地来呢?

原因很简单:这里鸟多。

9月底的时候我和大好来这里,半天时间看到3种猫头鹰:短耳^、雕^、纵纹腹小^。

一处不起眼的黄土崖壁上,就是纵纹腹小^的家园 ?大猫

11月来的时候依然能看到它们,只是又多了数千只灰鹤,以及大鸨、灰背隼、白尾鹞、苇c等一大票各种鸟。

如果耐心找的话,迁徙季高峰期一天5、60种鸟算正常,高手能到90种以上。

进入12月,鸟况开始稳定了,成百上千的亚洲短趾百灵、蒙古百灵成群结队贴地飞行,形成壮观的鸟浪。

成群的亚洲短趾百灵依靠荒草地而生 ?大猫

而此时的猎隼、红隼和灰背隼终于迎来了好时光,它们毫不费力地猎杀百灵,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

而担惊受怕了两个月的短耳^此时终于安心了一些,它们至少不用担心白天飞出来会遭到猎隼的捕杀。

为什么不去野鸭湖、或者张官营附近新修的湿地公园呢?

不好意思,原因很简单:那边鸟少。

白尾鹞和猎隼都在草地上伺机捕捉成群的百灵 ?大猫

几年前我们曾经发过一篇关于反对北京密云水库种树的文章:以保护水源地的名义种树?low爆了!。

实际上当年的不老屯绝对比今天的张官营更胜一筹:大\、毛脚\、猎隼、游隼、雕^、短耳^、大鸨、灰鹤……张官营这边有的,不老屯都有,这边几乎看不到的,那边也能看到。

但后来,农田变荒地,荒地又被种上了树。鸟不能说就没了,但确实元气大伤。加上密云水库库区封闭,鸟人们于是也就和那里说再见了。

世界上最可爱的棕头鸦雀 ?大猫

冬季的时候,我去官厅水库北京部分的野鸭湖保护区调查豹猫,顺带也看了看鸟。

不过除了水里的许多鸭子和芦苇里大量的棕头鸦雀在吵吵嚷嚷,别的鸟并不多。

百灵、云雀有几个,白尾鹞有一对在飘来飘去,斑鸫、啄木鸟在一些树林子里活动。

官厅水库的白尾鹞 ?大猫

虽然野鸭湖在鸟种记录上并不缺,但是却在冬季鸟类的数量结构上与毗邻的马场(一片景观接近张官营、也有农田和荒地、但是开发程度较高的区域)以及张官营截然不同:

经过大量人工开发改造的野鸭湖,在生境上主要由水面+芦苇+树林/灌草丛为主,而在马场和张官营,特别是张官营,则主要由农田、荒地组成,兼有一些树林/灌草丛和芦苇。

谷歌地图上的野鸭湖

谷歌地球上的张官营

于是,数量众多的百灵和云雀选择了有大片荒地的张官营,马场也有不少;

而灰鹤则主要选择在张官营和马场的农田地带活动,白天在玉米地里寻找散落的玉米,晚上则来到安全的荒地中间,或被芦苇隔开的水边滩地休息。

荒草地上休息的一大群灰鹤 ?大猫

这些数量众多的鸟又决定了猛禽待在哪里。

如今我们在野鸭湖已经很难看到喜欢在大面积荒地上捕猎的猎隼、灰背隼,只有喜欢抓野鸭和黑水鸡的白尾海雕待在喜欢水面较大、鸭子很多的野鸭湖。

野鸭湖树上的白尾海雕 ?大猫

无论是被种了树的不老屯,还是被建成湿地公园的野鸭湖,看似都是在被“促进生态”,但为什么鸟却并不买账呢?

一个北京湿地的原真性应是怎样的?

就拿张官营-野鸭湖来说,大量的百灵、云雀、毛腿沙鸡在冬季飞来此地,充分体现出该地区在动物区系上呈现出典型的、蒙新区东部草原亚区的特点――

由禾本科、莎草科植物覆盖的、看似贫瘠荒芜的荒地,恰恰是这些鸟类以及达乌尔黄鼠、艾鼬等动物的天堂。

野鸭湖的白尾鹞在觅食 ?大猫

甚至在更加靠南的小五台山羊圈湿地,我们还发现过典型的干旱草原物种:五趾跳鼠。

华北的农田,伴随着中华文明崛起而在此地存在了数千年。它早已成为生境的一部分,并使得大量的动物形成了从中获取生存资源的习性,比如灰鹤、大鸨、黑线姬鼠等。

大鸨喜欢在长满了荒草的空地上活动 ?大猫

反之,那种绿树成荫、碧波千里、芦苇无边的风景,虽然美如画境,却并不是真正的北京湿地。

当我们试图去改造、管理和“保护”一个湿地的时候,往往会武断地以人类在某个历史阶段的审美为导向,而忽略了它作为一个自然单元、一片栖息地所应有的原真性――

并不是荒地就要被改造成整整齐齐的才算好。

野鸭湖的湖光山色 ?大猫

我今年也去了几次张官营。确实,要看北京冬季典型的湿地越冬鸟类的话,现在北京周边就数这地方最理想。

几年前拍鸟大爷们还不知道这个地方,那时冬季来观鸟会比现在更加惬意:

清晨,在一轮朝阳的映照下,天鹅开始从水面飞起。成群的赤麻鸭和绿头鸭也开始活跃起来,它们夜间呆在冰面上抱团取暖,白天则在水里活动,躲避白尾海雕的攻击。

一群可可爱爱赤麻鸭 ?大猫

偌大的荒地和收割后的玉米地里,成群的灰鹤在觅食,猎隼、灰背隼不时快速掠过,它们在白天肆意猎杀随处可见的百灵、云雀、铁爪c和苇c等小型雀类,白尾鹞有时也会加入它们。

灰背隼高高站立,寻找小鸟作为猎物 ?大猫

太阳开始西沉,短耳^、纵纹腹小^便开始活跃起来,荒地和农田里鼠类无处不在,我能很清晰地听见它们悉悉索索的动静。

运气好时,我们会看到雕^巨大的身影蹲在田间路上,它们是当地几乎所有动物的噩梦,因为它们几乎什么都吃,就连自己的亲戚短耳^也不放过。

雕^夜间站在草地上,伺机捕捉所有可能的猎物 ?大猫

零下十度的寒风掠过大地,古老的村庄寂静而沉默,然而动物们却在这看似荒芜的土地上生生不息,描绘出华北山间平原湿地最为生动的画卷。

继城市长得越来越像之后,湿地公园也出现了芦苇+荷花+木栈道的标配模式,这其实有点可怕。

红隼就没有荒地捕食小鸟和老鼠了 ?大猫

千里莺啼绿映红,谁家新燕啄春泥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风声鹤唳,草枯鹰眼疾

无数名诗称颂湿地、林田之美

传承到今,一句话深入人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时代总在变,但有些东西还是任其自然的好。

荒地之美,需要学会去欣赏 大猫

作者丨猫盟CFCA-宋大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