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俄进行多次太空实验,1992年夫妻上天,结果令人失望?

太空对于人类来说,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当然不只是对它的探索带给我们的认知,还有它和地球上完全不一样的环境,所以从第一天上太空起,宇航员就在不断的适应太空环境,但这些境况是喜忧参半的!

第一个在太空呕吐的人

大家都知道第一位登上太空的人类是前苏联宇航员加加林,他在1961年4月12日,乘坐东方一号宇宙飞船从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发射升空,进入了远地点为301千米的椭圆轨道,环绕地球一周后,于当天上午10:55分返回了地球,降落在萨拉托夫州斯梅洛夫卡村地区,完成了世界上首次载人宇宙飞行!

载人航天领域,前苏联走得比较早,所以他们在太空与人类生理方面的影响研究起步也很早,因为在1961年8月6日发射的Vostok 2任务中,宇航员格曼・蒂托夫就意外地遭遇了一次比较恶性的事件!

宇航员格曼・蒂托夫

这次任务持续了25.3小时,主要是研究太空失重对人体的影响,主要包括失重对人体睡眠节律是否有比较大的影响,实验进展挺顺利,格曼・蒂托夫成为第一个在太空睡觉的人,他大约睡了一个轨道时间(88分钟左右),由于在睡梦中前庭器官仍然起作用,不太适应太空环境的格曼・蒂托夫被失重所惊醒。

醒来后惊讶地发现手臂张牙舞爪,这是无重力状下的自然舒展所致,不过他将手臂束缚住后又安心的睡了30分钟。

但好景不长,几个轨道后格曼・蒂托夫突然觉得一阵恶心,然后就华丽丽地吐了,作为几千小时的战斗机飞行员,对于滚转、机动甚至高过载都不在话下的宇航员格曼・蒂托夫,居然在Vostok 2飞船上吐了!

胃内容物在飞船中快速漂浮,撞击在仓壁上,格曼・蒂托夫慌张的去擦拭,居然找不到合适的工具,毕竟没有专门准备毛巾或者其他擦拭用软布,慌慌张张的处理完,格曼・蒂托夫觉得自己像只菜鸟。

科罗廖夫

但前苏联宇航事业之父科罗廖夫却非常重视,毕竟在飞船内吐了还能解决,如戴着头盔吐了那真可能堵塞氧气管道造成窒息,因此空间病成为了太空事业中个重要的研究领域,因为在地球上战斗机的进动或者训练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但在太空微重力条件下是长期的,对人体影响都是未知,而且人类的未来一定在宇宙,所以这些研究的开展是非常有必要的。

有哪些太空适应症,人类医学已经解决?

太空最主要的特征是失重、高辐射以及“低温”,加引号是因为并非真正的低温,而是由于体液蒸发以及辐射所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下太空为什么不是低温。

这些因素将会导致人体非常严重的反应,比如失重影响是最大的,人体已经适应1个G的重力加速度环境,心脏搏动的压力也与之相对,失重后体液分布会向上半身集中,造成宇航员颅内压力增加,面孔浮肿,甚至视力失真和味觉丧失等。

另一个则是在太空的骨骼钙质流失问题于肌肉萎缩,因为在失重状态下,人体肌肉几乎无需保持紧张状态即可维持姿态,久而久之,肌肉就会萎缩,不过可以增加运动来补偿。

当然还有一个则是空间时应综合征,也就是俗称的太空晕车,包括恶心和呕吐,眩晕,头痛,嗜睡和整体不适,而宇航员中大约有45%的比例报告出现过这些状况。

另一个更严重的高辐射环境,尽管有飞船的舱壁保护,但高能粒子和射线依然可以穿透打在宇航员身上,因此宇航员遭受的辐射也远比地面要高得多。这些射线会破坏人体DNA,产生不必要的变异,比如2019年NASA宇航员史考特在太空待了近1年,返回地球后检出8.7%的DNA发生永久突变的新闻,就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关注,当然这个只是标题党。

宇航员史考特双胞胎

因为媒体解读错误,是出现变异部分的DNA中,有8.7%出现了永久变异,如果史考特真的8.7%基因都出现了变异,那么他都不知道变成啥样了,毕竟人类和猩猩的差异也不过1%而已。

因此影响并是有的,但史考特仍然非常健康,他的双胞胎兄弟(在地面)和他也没啥差别,所以辐射在短期内影响可能并不大,但更长的时间也暂时没有资料支持。

医学专家百思不得其解,居然增加女性就解决了!

在众多的空间病中,有一个问题开始一直不知道是啥问题,比如男性宇航员莫名其妙的出现不安、烦躁以及头痛等症状,有些类似地面上所说的左立不安等症状,而从检查结果来看,宇航员状态一切正常,似乎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

后来任务专家解决了这个问题,很简单,找几个女性宇航员一起执行任务就好了,所谓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就是这个原因所致,因为在所有男性的环境中,心理状态是非常微秒的,但有了女性的缓冲,相对“人文”环境就会好很多。

男女能在太空生育吗?

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包括NASA和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当然中国国家航天局也会是其中一份子。因为到现在为止,三国均未正式承认有在太空测试过人类生育问题。不过在1992年时候曾经有一个绝佳的时机,只是NASA的新规后,已经成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了。

马克・李和詹・戴维斯

1992年9月12日奋进号航天飞机STS-47航次任务中,宇航员马克・李和詹・戴维斯赫然在列,任务执行时间为7天22小时30分钟又23秒,他们是1991年1月结婚的宇航员夫妻,而各位也知道,除了国际空间站以外,航天飞机是太空中最宽敞的所在,简单的说他们可以有私密空间。

但没有任何文件记载他们当时发生过关系,当然也许是绝密文件我们不得而知,但在NASA所有公开的资料中,也没有发现有过类似的记载,而法国著名科学作家皮埃尔・科勒(Pierre Kohler)在《最终任务:和平号:人类历险记》中描述NASA已经完成人类在太空的受孕实验,不过列出的证据则未能从公开资料中证实,因为那次任务是1996年的代号为STS-75的任务!

1996年STS-75航次任务宇航员后排左起:切利、圭多尼、霍夫曼、尼克列 前排左起:赫罗威兹、艾伦、张福林

但那次任务中的所有宇航员都是男人!而在1992年的STS-47航次任务以后,NASA规定所有夫妻宇航员都不得出现在同一架次任务中,毕竟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给大家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而2003年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的爆炸,不得不说,幸亏没有夫妻在任务中,否则这个家庭将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