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斯坦福发现新生物酶,逆转小鼠肌肉年龄,人类衰老问题将解决?

Albert Einstein医学院衰老研究所创始主任、医学博士Nir Barzilai说: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在90岁甚至更老的时候依旧保持健康活力,这听起来像是不切实际的科学幻想,但我向你保证这就是科学。而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上,埃隆・马斯克指出,如果人类可以做神经连接,那么年龄就不太重要了,可以把状态储存下来,像你把一个游戏保存下来一样。我们可以把生物的衰老问题攻克。

2020年12月10日斯坦福大学的Blau教授及其团队找到一种新的衰老标识,15-PGDH酶活性飙升。这种酶在生物体内的主要功能就是代谢消耗一种叫做前列腺素E2(PGE2)的重要信号因子。

在实验中使用SW对24-28月龄的暮年小鼠进行为期1个月的注射干预后,使得小鼠体内15-PGDH活性削弱到很低的水平,然后对小鼠的生理指标进行检测,结果发现小鼠的力量和耐力均得到提升,而且和健康年轻小鼠的水平相似,它们体内核心肌肉的质量水平相比于年轻小鼠甚至更高。

从科学角度来说――抗衰老的科学逻辑就是:如果年龄的增加导致一个基础物质的水平随之下降,你就对它进行补充;如果一种基础酶的活性会随着衰老而上升,你就设法降低。不少我们熟悉的抗衰物质基本就是这个原理,其中就包括当前火爆的NAD+。

NAD+(即哈佛逆转衰老科研成果莱特维健NMN作用机理中的关键物质)是衰老和寿命干预学术界公认可有效修复受损DNA和促进细胞新陈代谢的重要物质。自1930年诺奖得主Otto Heinrich Warburg发现其在能量代谢中的作用后,经过近百年的研究和推进,科学家们确定了NAD+在衰老、疾病调控中的重要角色,指出随着年龄的增加而不断损耗的过程中,提升和维持该物质在人体内的正常水平,是减缓衰老及科学干预寿命的重要方向。

2013年哈佛医学院教授David Sinclair 团队公开NAD+直接前体(即一种β-烟酰胺衍生物,莱特维健NAD+前体补剂的核心机制成分)可有效提高人体内的NAD+含量,调节衰老相关的新陈代谢问题,并在实验中通过该物质干预小鼠成功使其寿命延伸三分之一!随着以华盛顿大学为代表的知名学术科研机构纷纷加入该物质的科研赛道,对其进行各方面作用机制的研究,而理论依据也成为日后莱特维健β-烟酰胺衍生物等相关逆转衰老技术应用成果的学术支撑。

在上述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现:通过采用15-PGDH干预暮年小鼠后,暮年小鼠的生理指标跟年轻小鼠无异,而对于成年人而言,随着年龄的增加大部分人都会逐渐感受到肌肉力量的下降。人类步入50岁之后平均每10年会损失15-30%的肌肉质量,导致肌肉强度急剧下降甚至肌肉功能的丧失,其直接后果往往是生活质量的降低,以及各种疾患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增加。而Blau团队在随后的研究中,进一步证实小分子SW确实使得15-PGDH的活性降低,而15PGDH降解PGE2才是肌肉功能衰退的关键。只不过该实验的相关作用机制及临床应用,目前这些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衰老和寿命干预在科学界呼声比较高的仍然要数NAD+及其前体β-烟酰胺衍生物。权威衰老研究学者们认为该物质作为生物科技领域的重大发现,有望成为抗生素、疫苗之后,人类健康寿命跃升的又一个“跳板”,该领域的相关研究及应用已经进入快车道。前世界首富、微软大王Bill Gates曾暗示身边的富豪朋友都在意寿命的延伸,并寄希望于β-烟酰胺衍生物这类物质,而自己也有意向尝试。

除了Bill Gates,股神和李超人可以说是先吃“螃蟹”的那个人,据传李超人在2017年就日常坚持服用该物质,近些年多次被媒体看到他出门,从精神状态根本看不出他已经九十多岁。在莱特维健将这一生物科技成果实用化之前,还有很多富豪及相关科研人员通过实验室渠道以天价获取服用,以满足自己的服用需求。

世界科学家协会主席、06年诺奖得主Roger David Kornberg 指出:如果说20世纪是物理学的时代,那么21世纪就是生物学、尤其是人类生物学的时代。而被莱特维健实现成果转化的β-烟酰胺衍生物正属于人类生物学范畴,随着相关技术的普及,原先诸如“不朽”等科幻色彩的字眼或许也将变得真实,人类正一步一步找到解决与衰老有关问题的办法,在不久的未来人均百岁或将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