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慈禧为何给“杨乃武与小白菜”案鸣冤昭雪?

清朝末年,并不是什么太平年代,甚至还出现了一对清代版的“西门庆与潘金莲”,也就是我们有所耳闻的杨乃武小白菜。其实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子,是一桩冤案,而为他们昭雪的就是慈禧太后。

小白菜本名毕秀姑,是浙江余杭一位豆腐商贩葛品连的媳妇,长得娇俏美丽,而且喜欢穿白色衣服、绿色裤子,所以有了小白菜的绰号。

小白菜和丈夫以及婆婆,一起租住在当地的举人杨乃武家中。时间长了,市井中都风言风语,说杨乃武和小白菜有一腿。原来杨乃武丧妻,而葛品连又成天在外照顾生意,所以才有了传言,其实都是空穴来风。然而葛品连却在某一天回家后,让媳妇给自己弄碗参汤喝,结果葛品连喝了参汤后就暴毙了。

这不就和西门庆、潘金莲的故事十分相似嘛!就这样,小白菜被自己的婆婆告了,而杨乃武也成了嫌疑犯,后来被屈打成招。虽然最终得以昭雪,可是为什么小人物的案子,会让慈禧也插手,还下令彻查呢?

一、官场势力一定要讨个说法

小白菜不过是一个家庭主妇,可是杨乃武虽然是举人,却有着一份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我国封建时代的官僚体系都是讲究地方派系的,而浙江就是出官吏和师爷的地方。

以前的科举考试,浙江都会出不少举人和进士,也不乏名列三甲的精英人士。久而久之,在官场上,自然形成了浙江派。杨乃武是举人,已进入官僚圈子,同时也是浙江派人士。

其实在杨乃武入狱后,他的亲人就开始走动关系,他的姐姐就通过京控制度,将冤情递交给了直接上达朝廷的步军统领衙门。

虽然步军统领衙门发回地方重审,可是被打回了。

不过杨乃武的人脉了得,他的同学吴以同是当时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的幕僚,通过胡雪岩,当时一位准备进京当官的进士夏同善将案情告诉了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酥。翁同酥接过了状纸,于是案情来到了慈禧太后和慈安太后面前。

此时,这件冤案也在朝廷中引起了讨论,尤其是朝堂里头的浙江籍官员。他们都和杨乃武属于同一帮派,当然不能忍受自己的“战友”蒙受冤情,尤其是负责案件办理的浙江余杭地方官,都是外省人。

这在浙江帮看来,是外地人在自己的地方欺负他们自己人。于是朝堂中竟有十八名浙江籍官员联名上书,要求重审。慈禧通晓政治,她知道浙江帮的势力,如果他们一定要昭雪,那么一定不肯罢休。以浙江帮的政治力量,肯定会掀起一场波澜,所以慈禧也只能下诏重审。

二、媒体推波助澜,引起全国性舆论

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子,虽然不是什么大的案情,可是因为杨乃武的举人身份和官场政治因素,已经让这件不复杂的案子,成为当时官场一件不可忽视的案子,甚至还上达当朝皇帝和太后的面前。

在官场引起轰动的同时,这件冤案在民间也是引起了十分广泛而强烈的讨论。我国当时是同治到光绪统治时代的交汇时期,杨乃武和小白菜的案子也是从同治时代打到了光绪时代,历时四年左右。

在这四年间,民间都对此议论纷纷,而靠近浙江的上海,更有当地传媒《申报》对此大肆报道,使得全国皆知。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杨乃武和小白菜的案子成了全国性的大案,得到了全国性的舆论支持。

要知道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而悠悠之口,就是当权者也捂不上。面对全国性的舆论支持,慈禧也只能下诏重审,否则朝廷无法顺应民意,进而成为舆论的攻击点,失去民心之余,还有损朝廷公正严明的威信。

三、慈禧借机收回地方大权

太平天国的起义活动,让晚清王朝狼狈不堪,国力严重受损。与此同时,朝廷对地方,尤其是南方的统治力量变得更加薄弱。其实为了早日镇压太平军,朝廷对南方一些省份下放了权力,其中就有地方的死刑复核权。

我国古代的封建社会十分重视人命的生杀予夺,有时候地方上要对一个死刑犯进行处决,甚至要当朝皇帝的批准。不过为了对付一些太平天国分子,也是为了方便对叛国分子进行审问,所以朝廷下放死刑复核权,地方督抚可以判决死刑,而不用上达朝廷。说白了就是地方要处决死刑犯,不用跟朝廷说,自己办了就是了。

死刑复核权的下放,是一时的权宜,并不是长久的统治之道。不过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过了非常时期,就得将死刑复核权收回中央,以此加强对地方的控制,显示朝廷的无上权威和地位。

杨乃武和小白菜的案子本来在地方上判决了就可以,但是朝廷插手复审,就可以借此掌握这件案子,然后以此收回死刑复核权。所以这件冤案,已经不是法律层面的问题,而是上升为政治问题了。

以上就是慈禧插手杨乃武和小白菜的案子的原因,还是政治因素最为主要,可无论如何,冤案终究是得到了复审。本来余杭地方县衙的调查结果是葛品连中毒身亡,可是在复审后,刑部的结果却是病死。

这就直接推翻了原来的结果,让杨乃武和小白菜的冤情得以洗刷,也脱离了牢狱之灾。然而对杨乃武和小白菜的伤害,却难以磨灭了。杨乃武被严刑拷问,身体落下了残疾。小白菜声名尽毁,据说后半生当了尼姑,以了残生!

相隔四年的调查结果到底有多少真实性呢?在舆论一边倒的前提下,这起案情到底有没有得到公平、公正的审理呢?这些我们都无法知道了,也离我们十分遥远了,不过我们还是得好好思考一下,到底这世间的公义该如何去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