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雄螳螂交尾完以后会被雌性吃掉,它为什么不逃跑?

交尾这件事对于地球上的绝大部分生物来说都是幸福而快乐的事,充满着和谐以及生物进化的魅力。

但是交尾对于绝大部分昆虫来说却是一件相当残忍的事,因为昆虫属于节肢动物,生命形态低等,它们没有复杂的情感意识,行为基本上只受原始欲望的支配。

其次在昆虫界,雌性一般是人高马大,既胖又圆,而雄性瘦小体弱,并且雌性的凶猛程度要强于雄性,这就造成了在繁殖期,当雄性主动靠近雌性的时候,生命会受到巨大的威胁。

只要雌性当时肚子有点饿,不管你是同类,还是上前求偶的对象,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一律捕杀充饥。

因此在昆虫界有这样一个专业名词叫:性食同类。指的就是在繁殖期,交尾前和交尾后,雄性被雌性吃掉的情况。

这种情况在昆虫界太常见了,越是凶猛的昆虫越容易发生这样的事,例如我们熟知的螳螂

螳螂可以说战斗力超强,不仅有强有力的前肢,像是两把大刀,可以抓住或者切碎猎物,还有坚硬的上颚。

在昆虫界螳螂就是顶尖的掠食者,很少有昆虫敢去招惹它们。当然它们也是性食同类发生率最高的生物。

在自然界中有两千多种螳螂,它们的雄性在繁殖期都很苦恼,因为交尾就意味着超过60%的死亡率。

所以绝大部分的雄性螳螂在接近雌性的时候,它们采取的策略基本上都是唯唯诺诺的靠近雌性,趁其不备雄性螳螂就会跳到雌性的背上,迅速完成交尾。

然后逃离现场,可是雌性也不是吃素的,它真的太大了,太强壮了,一只雄性螳螂站在雌性的面前就像是一个70公斤级的拳击手站在了90公斤级拳击手的面前,根本不是一个级别,有一种随时都会被虐死的感觉。

所以就算雄性螳螂十分谨慎,但雌性还是一个反手就会把雄性抓到面前,毫不留情地先从头部开始品尝。

有些雄性甚至还在交尾中,但头部已经被雌性吃掉了。

研究发现,吃掉雄性的雌性,它所生出来的后代数量会更多,品质也更好,但是就算是这样,雄性也不愿意送人头。

而且根据研究,雌性也不是每次都会吃掉前来求偶的雄性,这要分肚子当时的情况,如果雌性当时极度饥饿,那雄性根本就来不及交尾,就会被吃掉。

如果处在中等饥饿的情况,那雄性还是有机会完成交尾的,并且也有机会逃生。如果恰好碰到了一个刚吃饭宵夜的雌性,那雄性就烧高香了。

以上就是绝大部分螳螂雄性悲惨的繁殖生活。

但是最近生物学家发现,并不是所有的螳螂雄性都这么懦弱,有一种螳螂的雄性,它们深知自己体型不如雌性,力量不如雌性,但是它们还是会在交尾前主动上前,挑战雌性,以获得交尾机会和生存机会。

这种螳螂叫斑光螳螂(Miomantis caffra)在螳螂界的体型算是中等,它们原产于非洲南部,1978年入侵新西兰以后,就在这里定居了。

在这次的研究中生物学家找来了52对斑光螳螂,把它们一对一对放在了透明的玻璃罩里,24小时观察会发生什么。

研究人员给它们喂的食物量恰好保障雌性处在中等饥饿的情况,尽可能地模拟野外情况。在雌雄相处的12小时中,52对有29对发生了肢体冲突。

都是雄性首先发动攻势,快速地拍打翅膀扑向雌性,它们的打斗平均时长在12.77秒。在29对中有16对是雌性抓住了雄性并且毫不客气地加餐。

剩下的10对雄性在打斗中占得了优势,不仅完成了交尾,而且还保住了性命。有2对没有分出胜负,各自回到角落。

而且研究人员还发现在落败的雌性中,有些雌性的腹部受到了严重的穿刺伤害,是被雄性的前爪所伤,后来还形成了黑色的痂。

这是科学家首次在螳螂中发现的雄性抵抗性食同来的例子,雄性的行为明显具有威胁性和伤害性,它们是在用武力的方式胁迫雌性交尾,并且用这种方式赢得交尾机会和保全自己的性命。

要么在沉默中死亡,要么在沉默中爆发,雄性斑光螳螂就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与其唯唯诺诺的靠近雌性,最后被无情地吃掉,还不如自己主动一些,重拳出击。

打赢了当时是好事,败了也是英雄。这项研究发表在《生物学快报》上。

所以雄性螳螂并不是我们以前认为它们甘愿被雌性吃掉,大部分螳螂都很小心翼翼,完事以后都第一时间逃跑,但逃跑的毕竟是少数。

现在我们也知道了,除了逃跑策略,还有些雄性螳螂面对凶恶的雌性在重拳出击。

不过在自然界还有一种昆虫,它们叫金蜘,金蛛的雄性为了防止被雌性吃掉,它们进化出了相当厉害的策略。

在雄性金蛛的身上有一个触肢,这是它用来交尾的。在触肢的前端可以事先储存好遗传物质。当雄性遇见雌性的时候,会迅速靠近雌性,占据有利位置,以闪电的速度有触肢堵住雌性的“通道”。

然后主动切断触肢,逃离现场,或者和雌性拉开距离,等雌性反应过来的时候,交尾工作已经完成了。

而且切断的触肢会一直留在雌性的身上,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防止其他的雄性来继续向雌性求偶。

雄性金蛛的这一招“葵花宝典”既保住了性命,还完美地传递了后代,真的是高。

但是雄性金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因为它只有一个触肢,切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了,这意味着它以后再也不能繁殖后代了。

这种孤注一掷的勇气,真的让人倾佩。

这就是昆虫界的性食同类,在我们哺乳动物看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有些残忍。为什么昆虫雌雄就不能好好地和谐相处呢?

我们不得而知,这也许就是大自然的魅力。

Male coercion and female injury in a sexually cannibalistic mantis

doi.org/10.1098/rsbl.2020.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