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5500万年前,地球发了一次“高烧”,孕育了世界上最大的蛇

5500万年前地球上的温度瞬间飙升了8度,孕育世界最大的蛇,却又“烧”死了蛇,远古巨蛇深埋地下,等待人类的发掘来诉说这段历史。

图:始新世极热事件在地质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始新世极热事件

6500万年前,小行星的撞击打破了地球内部的平衡,能量源源不断喷出地表,火山灰铺天盖地,阳光难以普照众生,食物链崩塌,恐龙时代结束,空出了大量生态位。

或许是植物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固碳,又或许是喷发带出的温室气体实在太多,总之在后来的1000万年内,地球温度稳步增长,全球平均上升了至少3度,然而这仅仅是开始。5500万年前,全球不同地区的温度在一瞬间,突然提升了5-8度。究竟这个瞬间有多快?

科学家众说纷纭,有说2万年的,有说13年的。即使是十万年,在生命演化的车轮下,亦犹如白驹过隙。主流的假说认为气温骤升的起因是气温在某一刻冲破了临界点,有序的洋流随之崩塌,混乱中暖流冲向极地。而早在恐龙时代,两极就不存在冰盖,因此直接怼向了深海之中的远古封印――可燃冰。

可燃冰融化,大量甲烷被释放,它是比二氧化碳活跃20多倍的温室气体,促使全球乃至极地温度骤升,而气温越高,可燃冰化得就越多,形成正反馈。躲过小行星、刚崭露头角的兽族幸存者完全无法适应这种节奏纷纷下车,但对于冷血家族来说,就像是进了桑拿房,简直不要太爽。天时地利人和,绝世巨蛇横空出世。

兽族、龙族再次博弈

兽族

恒温调节的演化是哺乳动物的骄傲,可以在不同环境中时刻保持身体处于最佳状态,因此我们可以走南闯北。而不像热带鱼,鱼缸水差一度我就死给你看。基于此早在1亿多年前,哺乳动物就已经遍布世界,俨然一副靠死恐龙妥妥吃鸡的架势。

随着气温升高,哺乳动物的体温调节机制也跟着不断演化。直到5500万年前,气温改版速度从原本的v2.01到v2.02,瞬间变成了v3.0到v4.0,调节机制完全来不及更新。体型较大的哺乳动物,内热无法快速散出,纷纷被热死。幸存下来的反而是体型小巧、一吹就“凉”的物种。在这种环境下,恒温机制变成了累赘,抑制了哺乳动物变大变强。

龙族

细数今天地球上较大的蛇,亚马逊森蚺,印尼网纹蟒,非洲岩蟒、缅甸蟒等等,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享受着赤道附近的热带气候。

变温动物(冷血动物),体温被动地随环境变化,因此环境决定了个头。例如东北的蛇,冬天只能龟缩起来冬眠。热带地区,终年高温,蛇可以从外界汲取的能量更多,体温高,体内酶的活性就强,生长代谢就快。

恐龙灭绝后,亚马逊雨林达到了终年30多度,意味着冷血动物与恒温动物的体温相差无几,在风口上冷血动物想不飞都难。轿车大小的煤龟、SUV大小的森林鳄、冥河鳄等等巨兽纷纷现世,还出现了以龟、鳄为食,迄今为止最大的蛇类――泰坦巨蟒。

图:哥伦比亚地区,亚马逊雨林发现的泰坦巨蟒脊椎骨(右)与如今蟒蛇(左)对比

15米长的身躯,超一吨的体重,使之成为既恐龙之后,第一批崛起物种的霸主,似乎在宣誓着无论河东河西,世界最终的主宰依旧是龙族。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老祖宗曾说过,做蛇不要太嚣张,水能载蛇亦能覆蛇。随着5500万年前的极热事件爆发,泰坦巨蟒把体型修炼到了极致,然而却没能坚持到极热事件最高峰,因为它们同样被热死了。

由于泰坦巨蟒自身没有主动散热能力,在外部能量供给下肆无忌惮的扩张,体格越大,意味着温度从中心向外扩散速度越慢,最终它越过了温度超过自身负荷的红线,随着地球温度继续快速飙升,蒸桑拿房变成了大铁锅,巨蛇最终在5800万年前陨落。巨蛇的昙花一现,似乎在演绎“养肥再杀”的剧本。

甲烷虽然强,但不稳定,容易被紫外线氧化,或直接溢出大气。始新世极热事件就像一脚地板油紧接着一脚重刹,埋下了累累巨骨。幸存的哺乳动物小伙伴们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又开始茁壮成长。

图:这货是鲸豚始祖――巴基鲸(左下角有个泡水里的)

5300万年前,在温室效应的作用下,气温以相对较缓的速度再次接近极热事件顶峰。此时,大量哺乳动物已经适应了这种变化,并且现存各类动物的始祖开始涌现,蓝鲸的始祖巴基鲸也开始下水,为成为地球史上最大物种发起冲锋,而龙族再也无法撼动兽族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