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马六甲高铁,黄了!

在扼控国际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的马来半岛沿线,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它们均自称自己是亚洲大陆最南端,这就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

就在今年1月1日,马来半岛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双方领导人同时宣布,计划连接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和城邦国家新加坡,并途经马六甲州的新马高铁项目正式取消。

这条高铁其实曾在国内很有存在感,它可是许多房地产开发商用来推销新加坡周边地区房产的噱头之一。可惜如今这个泡沫破灭了。

甚至想着能坐高铁直奔新加坡,短期内是没戏了

(图:Lena Serditova/shutterstock)

而在告吹的合作背后,是多年的政治和经济博弈。

马来西亚的提议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作为两个华人占比较高的国家,社会方方面面基本都能看到华人的身影,高铁这事也不例外。

其中的关键人物,是祖籍为福建金门的杨忠礼。他除了头顶马来西亚国内高级勋衔别丹斯里拿督斯里外,还是马来西亚最大综合企业――杨忠礼集团的创办者,是马来西亚国内如雷贯耳的华人大亨。

南洋大亨模式的代表性人物

(图:wikipedia-Csshchoo)

1998年,吉隆坡机场快铁通车之后,拥有机场快铁公司一半股权的杨忠礼集团发现快铁运营盈利丰厚,遂向当时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提议兴建一条连接新加坡和吉隆坡的高速铁路。

这类似于北京的首都机场线,高端线路

(吉隆坡机场快铁,图:faak/shutterstock)

然而政府并没有采纳杨氏集团的意见,原因也很简单,高速铁路的建设和运营成本高昂,此时马来西亚也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经济不景气。国际关系上,新马之间的关系也不算好,外加保护本地汽车工业的因素,时任总理拒绝了这个提议。

1998年确实也是马来西亚经济的低谷

这时候搞高铁显得有点奢侈

(图:google.com)

转机来到2006年,杨氏集团重新提出上述计划。当时的计划为,如果大马政府批准杨氏集团兴建高铁,他们会到日、德、法这些拥有高铁技术的国家筹募建设资金,用来建设新马间的准轨高铁,预计建设成本为80亿林吉特,而高铁建成后,列车运行时速可达250km/h,从吉隆坡前往新加坡只需要一个半小时,比开车(4~5h)、大巴、航空(3h,包括往返机场等必要流程)、普铁(7h)都快,车费也比飞机便宜。

友商们已经准备好方案ABCD了

(加拿大庞巴迪、日本川崎重工、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

新马之间修建高铁的风声传出去后,就马上引来了一些公司的注意。例如德国西门子公司为了独吞这单肥肉,表示有意把西门子Velaro电力动车组售至大马,作为新马高铁的运营车辆。

西门子可以按照不同铁路运营商的需求

定制不同的电力动车组

(Velaro在法兰克福的应用,图:/shutterstock)

这之后,修建高铁的计划又拖了两年,到了2008年大马交通部长说政府还没就高铁建设问题作出最后决定。此外他还表示,就算高铁真正落地,也只会是一条运行时速为250km/h的宽轨铁路,其无法与机场快铁(准轨)互通衔接。但从政府高官放出的其他风声来看,马来西亚还是有意推进这项计划的。

毕竟,去新加坡打工的人很多

并不是没有高铁,这工就不用打了

既然一定要打工,提高下通行效率还是很现实的需求

(新加坡打工现场,图片:shutterstock)

只可惜,这一年次贷危机爆发,高铁计划只能又双桓橹谩

表面因素如此,但深处或许还另有原因:当时大马大选临近,政局不稳定,国营铁路公司马来亚铁道也反对修建高铁,而且高铁对吉隆坡国际机场交通枢纽的地位也会产生巨大影响,可谓是被多方联合绞杀。

虽然吉隆坡国际机场有距离优势

但新加坡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如果从吉隆坡到新加坡只需要一个半小时

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国内地位无疑会受影响

第二年,杨氏集团又考虑重启高铁计划,这次他们改变了线路走向,准备沿着马来西亚半岛海岸线进行修建。这一时期,大马大选也正式结束,新一任班子上台,政局稳定。新政府在2010年启动了经济转型执行方案(ETP),目标是使大马能在2020年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

马来这一万多刀的人均GDP还是不错的

不过隔壁的新加坡其实高达六万多刀

混成高收入真是道阻且曲折啊

(图:google.com)

大吉隆坡/巴生谷是此方案指定的“国家关键经济”领域之一,在这个领域的“启动计划3”环节,明确表示要建设新马高铁。如果计划成功,预计其将使大马国民总收入增加62亿林吉特,同时创造28700个工作岗位。此后,大马政府开始逐步研究兴建高铁的好处和弊端,后来还研究了高铁相关的概念性细节。

马来西亚是希望将大吉隆坡/巴生谷打造为城市群的

除了本区域的城市化和交通建设外

也需要与关键的新加坡都市相连

(宽泛意义上的大吉隆坡/巴生谷,图片:wikipedia)

新加坡登场

然而到了2012年,大马总理署副部长又表示当局无意修建高铁。但在次年,大马总理纳吉布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会谈,并议定在2020年之前建成新马高铁。

纳吉布与李显龙

(图片:wikipedia-Official Youtube Channel of Najib Razak)

由此,新马高铁的建设进程正式由单方面推动转为两国联合推动,两国领导人也同意让大马的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负责探讨高铁计划的详情(例如高铁的线路走向)。

依斯干达特区隔着柔佛海峡,对面就是新加坡

这经济定位很类似我国的深圳

新马之间又要修建高铁的风声这次传到了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在当年7月即访问大马。他和大马总理会晤后表示日本会和大马合作发展高新科技,高铁是合作范围之一,日本会为其提供高铁技术。

此后,高铁项目先期进展迅速,大马在当年9月前后完成了新马高铁的工程技术研究和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和新加坡商讨高铁建设工程的征地事项,两国共同宣布高铁计划的细节将于2014年底确定。

相比新加坡需要马来西亚

其实马来西亚更需要新加坡

(图:google map)

新加坡的陆路交通管理局也在2014年为新马高铁新加坡段的可行性研究招标,随后大马也在2015年成立了一个隶属财政部的公司――马来西亚高铁公司,负责高铁在大马的建设工程,以及负责大马国内高铁沿线资产管理。

马来西亚高铁公司(MyHSR Corp)官网

(www.myhsr.com.my/)

进展一切顺利,新马两国在2016年签订了新马高铁项目的备忘录和双边协定,确定高铁项目的细节。根据文件,高铁将在2018年动工,由新马两国各自负责,预计在2026年前建成通车。

按照最后一版的计划,这条高铁正式名称为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简称则多种多样,有隆新高铁、新隆高铁、马新高铁、新马高铁,计划在布城、森美兰州、马六甲州和柔佛州设立中间站。

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大致线路

2017年底,马来西亚高铁公司和路交局下属的新加坡高铁公司为新马高铁的资产管理者进行招标,得标者将负责高铁的设计、建造、融资与维修工作,本次招标原定于2018年12月公布结果。

面对如此一笔海外高铁建设项目大单,除了具有本土优势的新马两国企业参与外,诸多具有高铁建设能力国家的企业也跃跃欲试,中国、日本、韩国和欧洲国家的公司均参与竞标。

官网招标页面

(www.myhsr.com.my/)

这些公司基本都是在世界上排名前列的铁道及车辆相关企业,例如中国铁路总公司、法国阿尔斯通、德国西门子公司、西班牙铁路建设和协助公司、西班牙塔尔高、加拿大庞巴迪运输、日本JR东日本旅客铁道株式会社、日本住友集团、韩国三星、美国通用电气等,竞争可谓激烈。

中国高铁在多年发展下已具备相当实力

欧洲和日本的传统支配性地位已开始动摇

(图:Mirko Kuzmanovic/ shutterstock)

黄了

不过,招标结果谁也等不到了,到了2018年又一轮大马大选结束,胜选的希望联盟筹组新一届政府,马哈蒂尔再次担任总理。新一届政府上台后发现上届政府积累的债务已经超过1万亿林吉特,因此宣布将检讨上届政府推出的大型基建项目。

大家好,我又来了

(2018年,马哈蒂尔,图:shutterstock)

同年5月,新总理决定取消高铁项目,说辞为高铁项目耗费巨大,但对大马没有收益。不过到了6月,他又改变说法,称新马高铁是延期而不是取消。

9月,新马之间签订协议,决定把高铁项目开工时间延期至2020年5月31日,而通车日期延迟至2031年1月1日或之前,并取消高铁资产管理者的招标程序,并决定由大马承担总值1500万新加坡元的延期费用。

但真的到了2020年,马来西亚政治危机到来,喜来登政变发生,总理马哈蒂尔辞职,国民联盟的慕尤丁担任新的总理。由于疫情和新政府上台,新马高铁本就不断跳票的建设工作陷入了更大的困难当中。新政府无心继续推进这项工作,和新加坡政府商讨后,决定把重启项目继续延期至当年12月31日。

马哈蒂尔负责延期,我负责取消

(2020年,慕尤丁,图:wikipedia)

两国之间就相关提议进行多次交涉,但因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对大马的经济影响,协议始终迟迟未能达成,旧的延期协议在今年1月1日正式失效,李显龙和慕尤丁共同宣布新马高铁项目正式终止。而由项目取消造成的损失,将由马来西亚负责赔偿,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从计划提出到现在,新马铁路方案已经走过了20多个年头,却至今未能看到成功的希望。事实上这条铁路即使修成,总里程也不过350多公里,仅相当于北京到藁城的最短高铁联程距离,并不是一条多了不起的高铁路线。

但跌宕起伏的政权变换和迟迟未能到位的资金,却成为了这条尚未诞生的铁路难以摆脱的桎梏,使其一次又一次地胎死腹中。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YTL_Corporation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20_Malaysian_political_crisis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Kuala_Lumpur%E2%80%93Singapore_high-speed_rail

4.李淼. 新马高铁的"一波三折"[J]. 世界轨道交通, 2018(7):48-49.

5.武文卿. 马来西亚欢迎中国投标新马高铁[J]. 中国招标, 2016(26):10-11.

6.佚名.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签署马新高铁双边协议[J]. 广西经济, 2016(12):7-7.

7.佚名. 中日展开新隆高铁大单争夺战[J]. 国际品牌观察, 2016(8期):11-11.

8.本刊. 中国努力争取新马高铁项目[J]. 时代金融, 2016(22):46-46.

9.杨硕. 多家国际企业组成联合体,瞄准新马高铁项目[J]. 铁路通信信号工程技术, 2018, 15(4): 13-13.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Syibli Fakih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