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藏獒是如何成为青藏高原上新霸主的?

在世界猛犬圈子里面,一定会有中国藏獒的一席之地,这种生活在青藏高原一带的古老犬种,以其体型庞大、毛发旺盛、性格凶猛著称,国际上不少人将其称之为“像狮子一样的猛犬”。

谈到藏獒,国人对其的评价褒贬不一,喜欢这种狗的人对其评价颇高,认为它是“雪域神犬”,身上具有忠诚、勇敢等优秀品质;而不喜欢它的人则认为藏獒性格烈,甚至会伤主,且实力也被大大高估了。

其实国人对藏獒的争议是在“藏獒泡沫”破灭之后才逐渐开始的,早先这种猛犬仅在牧民等小众圈子里面流行,人们饲养它的目的很明确,为的是防止高原上凶猛的野兽以及看家护院。

后来藏獒名气渐盛,随着大量商人入局,藏獒被炒得火热,成了人们争相追逐的“奢侈品”。藏獒热度消失之后,人们消费回归理性,此时的市场上已经“一地鸡毛”,正所谓被捧得有多高,摔下时就有多惨,藏獒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泡沫”破灭之后,大量的藏獒被遗弃在野外,成了无主之犬,它们慢慢集结成群,捕食野生动物、与猛兽争斗,俨然成了高原上的霸主

与狼杂交,猛犬诞生

早先青藏高原上是没有藏獒这种生物的,大约在2.4万年前,藏獒的祖先随着早期人类进入了高原,它们也便定居了下来。

与现代藏獒不一样的是,藏獒的祖先是不具备在高原上长期生存能力的,只是后来与当地古老藏狼的杂交,使其后代获得了该项能力。

由于犬类与灰狼之间并不存在生殖隔离,加上早期家犬与野狼有较多的接触机会,所以渐渐地便有一些犬与狼发生了关系。

《分子生物学与进化》杂志上有一篇论文揭示了藏獒“高原适应力”的由来,研究者发现,藏獒祖先与狼杂交之后,从狼的身上获取了一项被称为EPAS1的关键性基因,正是在该项基因的作用下,后代藏獒才具备了调节血红蛋白产生的能力,从而能在氧气稀薄的高原上长期生活。

由于长期生活在高寒的地区上,渐渐地,藏獒的身体也发生了一些适应性改变,比如体型变大、脂肪层变厚、毛发变多等等。

藏獒破圈,走红全国

20世纪80年代,藏獒率先在国外走红,当时这种外形霸气,性格凶猛的犬种得到了许多猛犬爱好者的青睐,称其为“东方神犬”。

到了90年代,这种对藏獒的“狂热”传回了国内,在不少商人的参与下迅速升温,一举将这种原本在小众圈子里流行的狗狗,推向了普通大众的视野。

有商机就有引得人们趋之若鹜,一些獒场主和商人嗅到了商机,于是纷纷投入大量的资金,培育藏獒。

在当时,毛发量旺盛、体型庞大的藏獒被人们认为是品相好的象征,于是大量“中看不中用”的獒犬被培育出来,这类的獒犬,别说在高原上与野兽争雄了,就是跑两圈都会累得气喘吁吁,后面人们对藏獒的贬低,也正是受了这些獒犬的影响。

在最火热的阶段,一只品相好的藏獒,价格上百万是常有的事儿,更甚者能达上千万,被称为“疯狂的藏獒”也不为过。

泡沫破灭,名宠流浪

藏獒是一种大型烈性犬,注定了它不适合大多数普通人饲养。于是藏獒咬人、伤主等现象屡见不鲜,不少当时因为“藏獒热”而一时冲动购买了饲主,在后面的饲养过程中肠子悔青了。

其实这也并不全是藏獒的过错,因为大多数普通人,对这类犬的性格特征及饲养方式等方面的知识是相当匮乏的,买回来之后,仅仅是当成炫耀的工具,按一般宠物狗喂养,这就为了后续系列“祸事”埋下祸根。

“藏獒热”持续的时间不长,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藏獒的了解越深,人们的消费逐渐回归了理性,于是消费者的购买欲和市场需求度同步急剧下降。

了解经济学的都知道市场调节是存在滞后性的,獒场培育出来的大量藏獒一时没有了销路,只能囤积起来,每日昂贵的伙食开支成了压垮獒场主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他们将少部分品相好的藏獒留下,以待日后能卖个好价钱,而把更多品相一般的藏獒,遗弃至野外。

集结成群,势力崛起

开始这些流浪藏獒并不成规模,它们多数只在村庄或者路边活动,靠好心人投喂、捡食垃圾或者捕食一些家禽过活。

由野生动物到家禽家畜的驯化过程是十分漫长的,但由家畜重新回归野兽的过程却出奇地短,比如澳洲野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澳洲本无犬,全靠人带入,早期东南亚的移民们进入澳洲生活,就携带了一些狗,后来随着狗的数量越来越多,一些开始脱离了人类的控制,成为了流浪犬。随着野性的恢复,它们开始捕食野生动物,与袋狼竞争,最终打败袋狼替代了它的生态位,成为了澳洲唯一的大型食肉动物。

犬类天生群居,随着流浪藏獒的数量越来越多,以及野性的逐渐恢复,它们集结成群,开始不满足只在村庄周围活动了,于是流浪獒群将目光盯向了更为广阔的野外。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人们怎么贬低藏獒,但它们归根结底是一种大型且凶猛的犬类,战斗力并不差,毫不夸张地说,普通的藏狼根本不是藏獒的对手,更何况流浪藏獒所形成的獒群规模十分庞大,于是在青藏高原上,獒群便成了“第一大势力”。

捕岩羊追雪豹斗棕熊,高原新霸主诞生

藏獒本身就是生活在高原地区的物种,所以它们在高寒的地区里,依然能够保持有较强的活动能力,而大量流浪藏獒组成的獒群,则具备了超越狼群的实力。

由于藏獒食量巨大,所以它们的捕食目标自然是中大型动物,食物链层级直接对标雪豹等大型捕食者。

单打独斗的话,藏獒不是雪豹、西藏棕熊的对手,但藏獒从来不会跟野兽“讲武德”,它们只会一哄而上,一群狗追打一只雪豹、一只棕熊,试问在高原上,又有捕食者是獒群的对手呢?

网上并不缺乏流浪藏獒与野兽争斗的资料,早在2016年,北京的一位学者就拍到了流浪獒群的一系列“凶悍”操作,它们在裸岩地带上追捕岩羊,在獒王的带领下抢夺了雪豹的食物,将棕熊逼退至一洞穴口,这些画面无不显示着藏獒在高原上的生态地位,它们已然打败了众野兽,成为了高原上新的霸主。

(关注我,看有趣有料的动物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