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在地图上动手脚,法国人可真会

以佛教为主体宗教的泰国和柬埔寨两国,可以说是中南半岛上的两大知名佛教旅游国家,在金边、曼谷等地均可以看到诸多著名的佛教建筑。

比如著名的白龙寺(白庙)

(泰国-清莱-白庙,图:shutterstock)

然而,这两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国家之间直到今天仍存在着领土争端,矛盾的导火索还是一座印度教寺庙。

紧靠泰国柬埔寨边境的一座寺庙――柏威夏寺

吴哥时代的产物

公元九世纪末,吴哥王朝君主耶输跋摩一世在位时期。为供奉印度教神o“湿婆”,他下令在位于今日泰柬边界地区的扁担山脉建造一座具有吴哥风格的寺庙,这就是柏威夏寺。

柬埔寨一侧的柏威夏寺

(底图:shutterstock)

柏威夏寺

(图:shutterstock)

这座寺庙的选址颇有特点:它建在一座高525米的峭壁之上,三面悬崖,向南俯瞰一马平川的柬埔寨西北平原。同时,它的建筑材料为石材,外表呈红褐色,前有山门,周围有围墙环绕,为南北向长轴形建筑群,长度达1公里。寺庙正门面向泰国一侧,从柬埔寨一侧进入寺庙需要攀爬陡峭险峻的石阶。

这个位置颇为有趣

看上去更像是泰国地形在柬埔寨的突出部

但是实在国界的柬埔寨一侧

连西侧那条上山小路都需要经过泰国

(图:google map)

这件作品将建筑与自然巧妙结合,山寺浑然一体。

建造如此宏大规模的一座寺庙颇为不易,作为柬埔寨历史上著名的吴哥时期的产物,它由7位高棉君主共同修建,直到12世纪,用了100多年才修建完成。

庙宇结构插图

(图:wikipedia)

将柏威夏寺建设收官的高棉君主是苏利耶跋摩二世。他在柬埔寨历史中可是一位著名人物,就是在他的治下,高棉南北分裂的历史才得以结束,同时他还主持修建了著名的吴哥窟(生前未竣工)――今日已成为柬埔寨的代表性建筑。

吴哥窟苏耶跋摩二世浮雕(吴哥窟)

(图:wikipedia)

柬埔寨人至今仍视柏威夏寺为圣地,就拿该国货币来说,在2000面值新版柬埔寨瑞尔的背面就印有该寺的图案。

2000瑞尔上的柏威夏寺

(图:shutterstock)

然而,因为各种原因,这座圣地已经年久失修,古寺部分建筑有所坍塌。

现在的样子

(图:shutterstock)

归属变来变去

历史上,这座寺庙以及其周围的土地长期为柬埔寨所控制。然而到了18世纪末,泰人崛起,实力衰弱的柬埔寨只能将西北地区靠近扁担山脉以南的马德望、暹粒、诗梳风三地割让给了泰国,柏威夏寺就在被割让的土地范围内。

18世纪末的中南半岛,正是泰人的大规模扩张时代

高棉人的国家是其中最值得扩张的方向

如果不是法国人的殖民,泰国最大的敌手将是越南

此后,泰国在夺取的“西柬埔寨”地区统治了几百年,而这座由柬埔寨人建造的寺庙也被泰国改称为“考帕威寒”。

其实在泰国国力上升期间,欧洲殖民者也陆续来到中南半岛地区,到了19世纪末,法国人已经控制了柬埔寨,并企图染指泰国。

在战争艺术家法国人眼里,你们这只能算菜鸡互啄

(图片:Punch Magazine/Wikipedia)

1893年,法国强迫泰国割让湄公河以东的土地(今属于老挝),并赔款300万法郎,实力显然弱于法国的泰国只能照做。同时法国规定,划湄公河西岸25公里和马德望、暹粒两省为中立地带,泰法两国均不得驻军。

正因为割让了湄公河以东的土地

我们今天才会发现老挝这个独立国家

在法国人来之前,这里是属于泰国王朝的

两边的民族其实也颇为近亲

到20世纪初,泰法两国签订了一项新的协定,规定泰国放弃马暹诗三地,即当年柬埔寨割让出去的“西柬埔寨”地区,并将其交予法国。由此,柬埔寨以这样一种形式实现了“国家统一”,但此时的实际统治者却是法国人。

如果不是当年被法国人割出来

这一块现在估计还是泰国的

对于边界划定问题,泰国(暹罗)和当时统治柬埔寨的殖民宗主国法国以条约规定,柬泰边界以扁担山脉分水岭为基准划定。泰法双方还成立了边界勘察混合委员会进行划界工作,缺少现代测绘技术经验的泰国也只能将该地区边界地图的工作委托给法国测绘队。

由此,近现代泰柬领土争端正式拉开序幕。

泰国认为,按此划界原则,柏威夏寺属于泰国。

然而法国测绘队却按照法属印度支那总督的密令,偷偷将柏威夏寺绘入柬埔寨的版图内。法国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仅仅想多占一些土地以及一座对法国人没有什么用的庙宇,而是出于军事用途考虑。

明显有意为之的一小块

(图:google map)

法属印度支那总督的主要目的是不愿让泰国获得扁担山脉制高点的控制权,因为从扁担山脉向南的柬埔寨国土一马平川,缺少天然屏障,由此也可以看出,当年柬埔寨人在此修建寺庙,其实也另有意图。

站在高高的山崖上看着你们

(图:google map)

法国人做了手脚的边界地图被送到泰国政府手中,并且仗着领先的舆论宣传优势,法国于1908年在巴黎出版了该地图。

其实法国人在地图上耍小把戏的手段早已被泰国政府看穿,泰国方面私下里也对此感到忿忿不平,但无奈与法国的实力相差悬殊,为了不致再次激怒法国只得打掉牙齿吞到肚子里。从此,收到地图的泰国政府直到1935年,都未对此地图提出异议。

法属印度支那基本相当于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

转机来到第二次大战期间,这次日本势力扩张到中南半岛,泰国也由此与日本结盟。此后不久,法国向德国投降,留守中南半岛的法军原则上也听从维希法国和第三帝国指挥。而泰国为夺回当年割让的“西柬埔寨”地区进行了军事冒险行动,主动挑起柬泰边界冲突。

泰国是日本在亚洲的唯一盟友

不仅有个亲日的军人总理,还被日本入侵了

立马倒戈选择了军国主义的破船

(日本入侵泰国纪念雕塑)

(图:Xiengyod?commonswiki/Wikipedia)

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1941年初,泰军向扁担山脉和柏威夏寺发动进攻,但最终被法军击退。

这时,泰国背后的大哥出面了。凭借日本的支持,泰国当时的披汶政府在后来的外交和谈中占尽上风,维希法国被迫向日本屈服,满足了披汶政府的要求。

1941年5月9日,泰法在停泊于越南西贡的日本军舰上签订条约,规定将“西柬”(吴哥窟除外)以及老挝的琅勃拉邦和占巴塞割让给泰国,共约6.5万平方公里。

泰国吞并的柬埔寨和老挝部分地区(1941-1946年)

(图:wikipedia)

由此,当年法国控制下的柬埔寨从泰国手中夺回的旧土又被泰国夺回,柬埔寨丧失了约1/3国土和约150万人口。此时的柬埔寨国王莫尼旺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失望,愤然离开首都金边,郁郁寡欢,很快病逝。

莫尼旺国王与法属印度支那总督

(图:wikipedia)

而泰国方面却为此举行了3个月的狂欢,而且还在日本的支持下,泰法日三国之间还在柏威夏寺举行了版籍奉还仪式。

泰国在1941年6月立起的胜利纪念碑

纪念第二次泰法战争的胜利

(图:oatjo / Shutterstock)

二战结束后,中南半岛的势力再一次重新洗牌,重返半岛的法国人又在1946年迫使泰国归还“西柬”。此时,作为半个战败国的泰国自然不敢招惹五常之一的法国,只能将土地大部分还给法国。

法军既然能回到巴黎

那一样能回到西贡、回到暹粒、回到柏威夏寺

(图:wikipedia)

但泰国此时也看清了法国的实际力量,暗中继续在柏威夏寺安置看守人。

独立后的战争

随后不久,法国对中南半岛三国的殖民统治结束,柬埔寨正式宣布独立,柏威夏寺问题的归属又重回中南半岛的内部纷争状态。

1958年,泰柬两国因为边界上的柏威夏寺的所有权而发生争端,泰国军队突然占领柏威夏寺,柬埔寨空军也向该地空投了两个伞兵营,双方发生激战。当年十一月,柬埔寨单方面宣布暂时中止与泰国的外交关系。

此时柬埔寨进入了

(图片:deposit / shutterstock)

次年2月,两国在联合国的调解下恢复外交关系,但对于边界争端的问题虽历经多次谈判,但始终没能达成一个结果。毕竟对于民族国家而言,主权问题不可谈判,即使相关领导人出于整体利益的通盘考虑,萌生少部分领土退让的想法,进一步的解决方案也很难达成,久而久之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后来,柬埔寨政府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国际法院宣告柏威夏寺的领土主权属于柬埔寨,泰国应撤退其驻扎在遗址的武装部队。泰国当然对第三方调解持反对意见,而它的理由则是认为1908年出版的地图由法国人单方面绘制,有严重错误,无法律效力。

国际法院对此又进行了详细审理,以9:3的判决柏威夏寺位于柬埔寨境内,泰国有义务撤回驻在该地的一切军民人员。除此之外,国际法院还以7:5判定泰国应将其在占领时期从寺内掠夺的一切物品归还柬方。同时还规定,柬泰两国在该寺的边界,以通往柏威夏寺的石阶梯的第186级台阶为界。

欢迎来到柬埔寨柏威夏寺

(图:shutterstock)

泰国在这次判决中可谓大败,而国际法院的判决理由也颇为有趣:虽然1908版地图本身不是双方联合勘界成果,初期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具有决定意义的是双方已经长期接受了它。

泰国对此判决当然不满,民间舆论当然更是强烈反对。但泰国出于通盘考虑,还是撤出了该地区部队和人员。此后泰国政府发表了一份声明,为履行联合国宪章的义务,暂时遵从此决定,但不代表彻底放弃柏威夏寺的主权,此后仍将继续声索。

此后,柏威夏寺一直由柬埔寨方面实控,这种和平的状态一直维持到2007年。

当年,柬埔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柏威夏寺及其所在的地域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旧事重提的举动,当然遭到了泰国方面的强烈反对。

去过吴哥窟后,不妨再向北去一趟柏威夏寺

(图:shutterstock)

不过,泰国政府的主张较为温和,希望泰柬双方共同申报,理由是国际法院只将古寺本身判给了柬埔寨,但古寺周边4.6公里地区是双方争议区,柬埔寨无权单方面申报。

柬埔寨拒绝了泰方主张,但同意将申报范围缩小到寺庙本身。两年后,泰方发表了《支持柏威夏寺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联合公报》,当时执政的泰国沙马政府认可了柬埔寨向联合国提交的新地图。

挂名的重要性

(图:shutterstock)

这本来可以是双方各退一步,解决领土争端的优秀样板,但架不住泰国国内舆论的袭扰,沙马政府遭到当时反对党的猛烈攻击,指责其在柏威夏寺问题上卖国。由此,泰国行政法院宣布暂停执行联合声明。同年,第32届世遗期间柏威夏寺却正式出现在了世遗名录上,这使得泰国人愤怒不已。

一天后,泰国宪法法院判决该协议违宪,沙马政府的外长也辞职。泰国另一大势力军方也对沙马政府表示不满,泰军开始在争端地区集结,柬军也随之增援,双方的冲突长达3年之久,交火数次,最终于2011年结束。

两年后,联合国国际法院就1962年的裁决做出厘清,宣判柏威夏寺周围土地的主权归属柬埔寨。

直到今天,柏威夏寺仍然为柬埔寨所实控。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eah_Vihear_Temple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mbodian%E2%80%93Thai_border_dispute

3.杨勉.柬埔寨与泰国领土争端的历史和现实――以柏威夏寺争端为焦点[J].东南亚研究,2009:6-10.

4.文, & L永. (2015). 泰,柬柏威夏寺酥轿:I土逯髁x的政治. }c研究, 54.

5.康婷. (2013). 试论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援助政策对泰柬关系的影响――以对1953年-1960年柏威夏寺领土之争的影响为例. 中国-东盟博览(11), 21-22.

6.李金良. (0). 泰柬两国柏威夏寺及其周边领土之争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复旦大学).

7.章远.泰柬围绕柏威夏寺的争端――基于宗教视角的分析[J].东南亚研究,2012:28-34.

8.邵建平. (2009). 柬泰柏威夏寺及其附近领土争端透析. 学术探索, 000(004), 49-5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JM Travel Photography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