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18年了,中国人再次打通东北! | 地球知识局

2021年1月22日早晨,京哈高速铁路重要组成部分――京沈高铁京承段正式建成通车。

北京朝阳站,京哈高铁全线开通运营

(图片:吕彪)

虽然目前北京、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五省市依然笼罩在新冠肺炎疫情阴霾之下,受此影响,京沈高铁开通初期客流量未能达到预期,但是疫情终会过去,这条当地期盼已久的高铁届时也将发挥重要价值。

截至目前,国内现存中高风险地区的省份

京哈一线太难了...

因疫情原因,作者本次只能云首发了

(图片:l格)

值得一提的是,京哈高铁全线建成通车,也是继18年前秦沈客运专线通车以来,中国人打通的第二条连通关内外的高速铁路工程。

之前仅靠山海关

(图片:q先森)

这条线,东北人民等得太久了!

京沈之间

因北京被冀津两地所环绕,离北京最近的省会城市就是河北的石家庄,它们之间已经由京广高铁实现了直连。然而,放眼整个北方,北京的辐射力度并不只限于京津冀三省市,环京津冀的省份中,除了河南,均为北京的主要辐射区,所以为加快人流物流联系,北京与其省会/首府的高铁直连通道就显得非常重要。

去年底刚去了一趟

(图片:l格)

环冀省份:直线距离首都最近的省城为济南,约360公里;次之为呼和浩特和太原,约400公里;最远的为郑州和沈阳,约620公里。其中,北京与内蒙古、山西、河南、山东的省城均形成了高铁直连通道,然而辽宁的省会沈阳却长期没有实现与北京之间的高铁直连。

雄忻高铁建成后

北京与太原之间将形成另一条高铁直连通道

其实,东北三省作为普铁时代铁路网密度较高的地区之一,与北京的连接路线有诸多选择,由北京出关可选择京通、京承、京秦(京哈铁路新线)、津山(京哈铁路旧线2.0)等铁路,进入辽宁可选择锦承、魏塔、新义、沈山等铁路,这些线路相当于历史上的多条辽西走廊的铁路化,可谓条条大路通东北。

锦承线上的新义县站

(图片:l格)

然而到了高铁时代,北京与沈阳之间的高铁动车在出入关的选择上长期只有一条线路,这就是2003年开通的秦沈客专。

京哈铁路新线京秦段的D49次列车

秦沈客专是出关的必经线路

(图片:q先森)

利用秦沈客专,北京与沈阳之间的D字头线路有一种开行方式,即利用京哈铁路新线开通动车组列车,而G字头线路则有两种开行方式,即秦沈客专+津秦高铁+京沪高铁或京津城际。

行驶在津秦高铁上的列车

(左为津山铁路、中为京哈铁路新线)

(图片:q先森)

D与G的线路相比,里程方面显然是D短,但是其经行普速铁路区间较长,且秦沈客专为早期修建的高铁,设计标准较低,速度较慢。而G线路虽然途经高铁区间较长,但里程方面远比D长,且同样受制于秦沈客专的影响。

之前京沈之间的连接方式

沈阳作为距离关内最近的省会城市,它与首都之间长期没有实现高铁直连,对于东三省及蒙东地区与关内之间的人员物流往来有一定负面影响,仅靠关宁锦走廊一条高铁通道与关内联系远远不够,东北进京的高速客运通道也一直是个难题。

沈阳站西广场

(图片:l格)

京沈高铁

由此,修建一条京沈间直连的高铁通道就变得尤为重要,这就是京沈高铁。

然而,京沈之间的直线连接途经京、津、冀、辽四省市,沿途离得最近的地级市城区只有锦州。其北京段途经通州、平谷、顺义等地,离平谷城区较近;天津段途经蓟州境内,河北段途经少部分廊坊北三县的三河和唐山的迁西、大部分经过承德的兴隆和宽城,且均距离对应城区较远;辽宁段途经朝阳的凌源和朝阳县,葫芦岛的建昌和南票,锦州市区及凌海、北镇、黑山,鞍山的台安,沈阳市区及辽中。

总之,沿途缺乏大城市

换言之,如此按照航空距离建设高铁基本无法将众多周边城市的主城区纳入高铁网,这不符合高铁建设目的,毕竟相比于航空,铁路线路要尽可能照顾沿线周边城区。基于此,因京沈沿线周边城市分布形式较为特殊,有两条线路可供选择。

不可能只经过锦州一家

普铁沈山线锦州站

(图片:l格)

一是北京-承德-朝阳-阜新-沈阳线,二是北京-唐山-秦皇岛-葫芦岛-锦州-沈阳线。两线的航空距离相差不大且一线稍近于二线,外加秦沈客专已经建成,以及2009年北京河北提出的京承城际和辽宁提出的沈朝城际,京沈高铁自然选择了一线,且最终提高设计标准。

通向沈阳的两条路径

选择了承朝线的京沈高铁全长698.294公里,与未来建成的京唐城际+老庄子联络线+津秦高铁+秦沈客专形成的全长约700公里的通道相差不大,但前者设计时速为全线350km/h(开通初期最高运营时速为300km/h)。

京沈高铁

由此,京沈之间通道格局即将改变,旧时孔道与今日通道之间的地位将再度转换,后起之秀的傍海大道(关宁锦)将再度让位于前辈燕山山区通道。今后,山海关一线将主要承担东北地区非进京南下任务。

京沈高铁与京唐城际

全新的京沈高铁因各种原因起于北京朝阳站(原星火站),经朝阳、昌平(不设站)、顺义、怀柔、密云、平谷(不设站)出京进入河北承德市境内。

开通当日的北京朝阳站内景

(图片:吕彪)

京沈高铁河北段全部位于承德市境内,途经兴隆、承德县、承德市区(双滦和双桥)、平泉五个县市区,于台头山附近结束河北行程进入辽宁朝阳市境内。

首发列车G913次抵达承德南站

(图片:吕彪)

京沈高铁在辽宁境内一共途经四个地级市,分别为朝阳(凌源、喀左、朝阳县、龙城、北票)、阜新(阜蒙、细河、新邱)、锦州(黑山)、沈阳(新民、于洪、皇姑、和平)。

阜新站

(图片:l格)

辽宁朝阳站(原朝阳站)

(图片:l格)

它的建设对京冀辽三地边缘地区而言同样意义非凡。

对北京而言,这结束了北京东北部地区朝阳、顺义、怀柔、密云四区不通高铁的历史;对河北而言,这改变了承德地区不通高铁的状况;对辽宁而言,则是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辽西西部山区的朝阳和阜新两个东北老工业基地得以接入全国高铁网,改善了之前交通不便的窘境。

著名的阜新海州露天煤矿

(图片:l格)

这条高铁由于部分区间线路较长且人口稀疏等原因,在设站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些特殊站点,例如承德县境内的“乡镇级站”安匠站和承德县北站(均距离县城下板城较远,县城去往承德南较为方便)、朝阳县境内的“村级站”奈林皋站、阜蒙县境内低于“村级站”的乌兰木图站以及位于凌源市城区周边为宣传红山文化遗址而命名的牛河梁站。

还有县名简称后的车站――喀左站

(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

(图片:l格)

穿越燕山

作为一条环京山区高铁,穿山越岭显然是必经之路,例如全线最长隧道辽西隧道以及密云的巨各庄隧道等。

从北京无论是向东北还是西北

翻山越岭绕不开的

(底图:NASA)

而最引人注目的隧道,则是京沈高铁京冀段里程最长、施工难度最大的隧道――梨花顶隧道,正如京张高铁下穿八达岭长城的新八达岭隧道一样,京沈高铁同样需要下穿山岭和北水峪明长城。

这一段附近的卫星图

如果没有大规模基建

即使在北京周边,要出大山也不容易的

(图片:google map)

位于燕山山脉腹地的梨花顶隧道全长12.243公里,横跨京冀两地,为单洞双线隧道,地质构造复杂。建设者为了保护明长城古迹历史风貌不受破坏,在下穿长城300米的施工中,放弃炸药爆破,采用单臂掘进机铣挖法施工,进度较慢,历时63个月才正式贯通。

密云平谷交界地区的北水峪关(北水谷口)附近的明长城

京沈高铁在其正下方穿过

(图片:中国长城遗产)

同样,在燕山山地跨越河流也不是一件易事,例如京冀段控制性工程――潮白河特大桥矮塔斜拉桥,它是该段跨度最大矮塔斜拉桥,主跨度达178米。其上跨大唐燃气管道、京承(大广)高速公路和怀河,采用非对称双塔双索面预应力混凝土结构。

该桥连续跨越怀河和潮白河

(图片:高德地图)

而在北京市区段,为五环路内周边居民区建设了大跨度混凝土拱壳式全封闭声屏障(国内首个大跨度路基全封闭声屏障),以及下穿六环路的高丽营隧道外。

五环内小区确实多

(图片:高德地图)

此外,由于高铁途经首都机场高速、机场快轨、地铁15号线、马泉营地铁站、污水处理厂、高压塔架、多处居民区和高大建筑等重大风险源的原因,只能以隧道形式下穿该片区域,由此,沉降控制标准高、施工及环境安全风险较大的望京隧道应运而生。

居民区与既有基建密布

(图片:高德地图)

其全长8公里,是京沈高铁全线唯一一处采用双洞单线盾构技术施工的隧道,同时也是北京市首条高铁盾构隧道、国内首条高铁线路穿越城市区采用大直径盾构工艺的隧道、国内城市核心区域最长的高铁盾构隧道。

望京隧道左线

(图片:徐方琛)

而望京作为北京朝阳区境内一处重要区域,虽然未被设站,但是得益于京沈高铁京承段及北京朝阳站的开通。在望京设站的北京市郊铁路东北环线(S7)也即将开通,这为目前周边交通配套设施不完备的北京朝阳站来说,增加了另一条通勤途径。

目前北京朝阳站仅配套了公交接驳措施

地铁3号线正在建设中、20号线还在规划中

S7开通确实能减轻一些接驳压力

图为内燃机车摆渡动车组经东北环线运行

(图片:徐方琛)

对于与北京相对的另一端沈阳来说,京沈高铁的终点虽为沈阳站,但通过相关联络线可与沈阳北站、沈阳南站相连通,届时沈阳铁路枢纽三大客运站均可开行京沈高铁方向的动车组列车,为东北人民进京提供了多种选择。

沈阳北对应哈尔滨方向,沈阳南对应大连方向

今日建成通车的京沈高铁京承段在中国高铁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首发列车并未使用CR400AF-G型高寒版复兴号动车组

次发列车为高寒版复兴号

(图片:吕彪)

它标志着“四纵四横”高铁网最后一次收官,和2018年12月29日正式开通运营的京沈高铁承沈段、2012年12月1日开通运营的哈大高铁沈哈段以及沈阳枢纽相关线路,共同组成“八纵八横”高铁网京哈-京港澳通道的京哈高速铁路。

过了沈阳,直通哈尔滨

这条当地人已经等了12年的高铁除了使北京至沈阳运行时间缩短至2小时44分外,与其息息相关的五大支线也合力发挥着重要作用。

配合已开通运营的新通高铁和喀赤高铁,其将使蒙东地区的通辽和赤峰两市与北京之间形成高速客运通道。

赤通两市的进京客流不比呼包鄂地区低

(图片:l格)

它与今年年中即将建成的朝凌高铁(朝盘通道一期工程),将使大连与北京之间形成较近连接通道,不再绕行沈阳或天津;另外长白乌快速铁路长白段提速工程也正在进行,预计今年正式完工,届时将有可能实现蒙东兴安盟行署乌兰浩特和吉林松原、白城与北京之间的高铁直达。

通向内蒙古东部的三条线路

正在推进的津承城际将使京沈高铁沿线城市获得直接南下通道,不再经行北京;沈阳枢纽附近的京哈直通线正在规划当中,它的建成则意味着京哈之间直接经行沈阳新北站不再绕行沈阳市区,京哈高铁届时也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线贯通。

津承城际的北端起点为承德站

(图片:l格)

值得一提的是,京沈高铁虽然目前的起点为北京朝阳站,但是它和京唐城际(由燕郊站接入京哈铁路新线)一样,最初规划起点均为北京站,远景建设则为利用两线路目前起点新建延长线并共线部分区间至北京站。

京沈高铁本线及其支线的后续建设项目

至于京沈高铁接入北京站的目前方案,则为利用东北环线(双沙铁路)+东星联络线+京哈铁路新线至北京站,预计今年上半年将有可能开通北京站始发的京沈高铁G字头车次列车。

外加预计今年底明年初随着丰台站的改建完工,将加强北京站开行京沈高铁车次的能力。

而在去年年底京雄城际全线开通的当天,北京地区铁路枢纽列控系统升级完成,再配合北京地下直径线,未来将有可能开通承德至省会石家庄及其他地区之间的直达高铁列车。

对于东北地区来说

京哈高铁这条主干线将东北高铁网串成了一片

这些呼啸而过的列车将注视着北方未来的发展。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l格

【致谢】本文的部分图片得到了“铁道视界”团队的大力支持,特此感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