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人和猩猩能有后代吗?前苏联5名女性挺身而出,结果却很现实?

1860年,达尔文进化论的著名支持者赫胥黎在牛津大不列颠学会上与威尔伯福斯主教展开了一场著名的辩论,焦点是《物种起源》一书,最后主教文雅而又不失恶毒向赫胥黎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请问这位自称是猴子后裔的先生,你的猴子血统是从祖父还是从祖母传下来的呢?”

赫胥黎不卑不亢地回答“我宁愿选择一个猴子做祖先,也不要与愚昧无知的人为伍”!辩论赛当然以“进化论”一派胜利而告终!

到了二十世纪,科学界早就认可了进化论的地位,也早已从大量的化石中找到了一些证据,并且还有很多科学家也在寻找已经和人类分道扬镳的黑猩猩之间的联系,因为黑猩猩力大无穷,而人类则智商极高,要是能让两者结合,开发出一种“猩猩人”作为战场上的士兵,那么无疑胜利的天平肯定会朝着拥有猩猩人士兵的一方倾斜!

伊里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的“猩猩人”

伊里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是前苏联著名的生殖生物学家,人工授精及动物杂交方面的专家,早在二十世纪初期,他就以动物杂交以及人工授精技术为沙俄农业与畜牧业提供了技术支持,推动了当时的畜牧业发展,这让他在沙俄高层积累了广泛的人脉。

1910年伊万诺夫在奥匈帝国格拉茨举行的世界动物学家大会提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他打算让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杂交的可能性。

不过由于当时沙俄内战结束,苏维埃共和国刚成立,研究设施不够齐全,因此他寻求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支持,得到了巴斯德研究所在西非几内亚的一个基地作为研究场所。

1926年终于在苏联高层的支持下,获得了足够资金的伊万诺夫和它的儿子来到了西非几内亚的研究基地,但这个基地由于年久失修,荒废已久,整修基地就消耗了不少资金,等到可以展开实验,资金也即将耗尽,不过据说展开了第一次实验,对象是母猩猩和人类的小蝌蚪,当然尽管伊万诺夫并没有公开这些蝌蚪的来源,但大家都怀疑拮据的伊凡诺夫用的是自己的小蝌蚪。

第一轮实验没有结果,当伊万诺夫打算进行第二轮实验时,由于资金耗尽,两父子只能从西非回到国内,不过却没有说服苏联高层继续拨款研究,但却在苏联科学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在几位苏联著名科学家的支持下,伊万诺夫在黑海苏呼米继续研究。

突破前夜,伊万诺夫被逮捕流放!

黑海沿岸的苏呼米和西非猩猩聚居地天气相差很大,冬天非常寒冷,这让实验有了一丝阴霾,不过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由于男性小蝌蚪和雌性黑猩猩杂交失败,这次计划是人类女性和公黑猩猩,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计划,居然成功的招募到了5名女性。

苏呼米

而且大家的积极度都很高,甚至还写信主动请缨的,这让伊万诺夫看到了希望!不过从1928年到1929年,唯一一只符合要求的公黑猩猩却不习惯黑海沿岸的气候,脑出血挂了,这让伊万诺夫实在恼火,因为下一批黑猩猩要到1930年才会到达!

而这一次伊万诺夫计划要获得突破性进展之际却戛然而止,1930年12月,由于伊万诺夫卷入一场反革命叛乱事件被秘密逮捕,1931年被流放到了哈萨克斯坦,第二年壮志未酬的伊万诺夫在阿拉木图去世,猩猩人计划被束之高阁!

伊万诺夫到底有没有培养出猩猩人?

从1930年西非猩猩到达和同年12月伊万诺夫被捕,时间差还是有的,但苏呼米研究所并没有相关的资料显示有培养出猩猩人!

但在1960年时,驯兽师夫妻弗兰克(Frank)和珍妮特・伯格从非洲刚果地区购买到了一只两岁的猩猩奥利弗,按理说这没什么好说道,但奥利弗长相十分奇特,它头部的毛发很少,有点像人类的秃顶,而且直立行走,并且嘴巴向前突出不明显,简单的说仅从头部外貌来看,它更像人类而不像猩猩。

此后奥利弗展开了全美巡回演出,并且在176年还抵达日本参与节目,引起了轰动,日本科学家还对奥利弗进行了采样分析,发现其有47条染色体,猩猩是48条,人类是46条,看起来真的是人类和猩猩之间的杂交种,此后的活动中,一直都以这个噱头为宣传手段,奥利弗也历任多个买主!

奥利弗长期和人类打交道中学会了人类很多习惯,比如抽烟、喝酒、喝咖啡,甚至还会使用工具以及做简单家务,而且奥利弗和别的黑猩猩不一样,叫声时并不那么刺耳,反而听上去感觉像位优雅的绅士,并且他特别喜欢和女士打交道,动作十分优雅。

奥利弗到底是不是人类和猩猩的杂交种?

奥利弗的奇特现象,美国科学界也十分好奇,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实验室终于在1989年将其收购作为研究对象,在1996年芝加哥大学一位遗传学家检查其染色体时意外的发现奥利弗并不是47条,而是48条!

并且芝加哥大学的遗传学家还通过对奥利弗的颅骨X光成像与猩猩颅骨对比,发现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另外据奥利弗的秃顶以及皮肤斑点等都在猩猩突变范围内,也就是说奥利弗只是一只长相比较奇特的猩猩,它并非人类和猩猩产生的猩猩人。

奥利弗于2012年去世,尽管它的基因并不特殊,但它是猩猩中最长寿的,一般猩猩即使圈养也只能活35岁,但奥利弗活了5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