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霍金担忧或许没有错,2020年就是预警,未来我们该怎么办?

2020年悄然而逝,但已经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伤痛,2021年刚刚到来疫情状况还是有些严峻,这个病毒切实的让我们体会到了,人类虽然上天入海无所不能,在自然界中也没有任何物种和我们抗衡,但是一些病原体还是对人体会造成一些威胁的,某种意义来说这些危害人体健康的病毒,可以算得上人类的天敌了。

但疫情终将过去一切都将恢复如此,这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事情,大家更加担心的是另外的问题,地球气候环境的崩溃是可以毁灭人类文明的。

2020年的那些预警

去年二月一则新闻出现在网上,当时大家重点关心疫情的状况,因此没有关注到这则新闻。在南极大陆上出现了罕见的高温,哎斯帕兰萨站2020年2月6日观测到18.3摄氏度高温,打破了2015年所监测到的17.5摄氏度温度,成为人类有观测记录以来,该地区的最高温度。

而就在几天后2月9日西摩岛监测到20.75摄氏度高温,打破了当地1982年监测到的19.8摄氏度高温,同样也是该地区有监测记录以来起的最高温度。虽然这个时期正是南极大陆的盛夏,但这个温度仍然是打破历史记录的,这说明南极大陆温度的变化显著。

无独有偶,当月北极同样传来噩耗,2017年的NASA的检测设备通过飞机搭载在北极上空巡视接受数据,科学家分析那个时期采集到的数据发现北极地区存在200多万个甲烷热点,这说明温度的升高已经开始让西伯利亚冻土层以及护湖泊溪流等释放出冻结的甲烷,这些甲烷是比空气中二氧化碳还要厉害的温室气体,它的作用效果是二氧化碳的25倍,因此说情况不容乐观。

而就在6月份北极迎来了它的高温时刻,Verkhoyansk小镇位于北纬67.5度,恰好位于北极圈的边缘地带,就在这里迎来了38摄氏度的高温,打破了该地区曾经出现的37.2摄氏度高温纪录,持续的高温给西伯利亚地区带来了森林大火,持续的高温灼烧,永冻层融化还会释放甲烷等温室气体,俨然成为一个恶性的循环。

而2020年的确不出所料,根据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中心(C3S)发布的最新消息称,2020年已经成为有观测记录以来地球平均温度最高的一年,2016年最热的一年已经成为历史。其实局部地区的高温倒不是那么可怕,最可怕的是地球平均温度的升高。

霍金的预言也许正在发生

霍金是一位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宇宙学家,他关心时事关心地球环境变化,在生前曾多次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引起人们热议。霍金非常担忧未来地外文明可能会造访地球,同样也担忧未来出现超级人类,并且人工智能不受控的发展最终反噬人类。

而今天在这里说的说他关于地球温度的预言,霍金认为未来地球会变成一颗火球,当然时间是在2600年,霍金认为随着人口爆炸,对地球气候环境、生态系统的破坏会导致地球最终变成一颗火球,在此之前人类最好找到新的家园。

这种语言看似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但是从长远来看他的担忧并没有错,而2020年发生的一切预示着它可能正在发生。

2021年同样的状况会持续

说实话刚刚进入2021年,这段时间的确是寒冷彻骨,但这并不能代表地球的气候环境,其实温室效应全球气温升高带来的影响依旧存在。

2021年初北极地区发现了裸露的史前动物残骸,分别是一只7周大小的狼崽子,还有一只是成年的披毛犀,它们都是在5万多年前死亡之后迅速地被冰封,跨越数万年光阴,这些史前动物的残骸被保存的相当完整,甚至胃里还留存它们最后一顿晚餐的痕迹。

这些史前动物残骸的发现令生物学家十分的兴奋,但是对其他人可能就不这样认为了,因为这些曾经冻结在永冻层数万年之久的动物残骸,在今天彻底的裸露出来,这意味着温度的变化,导致西伯利亚地区的永冻层发生融化,可怕的不是这些冻结的史前动物尸体,而是被封住的病原体,例如细菌和病毒等。

地球气候环境的恶化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当然也不是有点保护行为就会立竿见影的,他需要一代代人持续性的保护,这是一个需要漫长光阴的系统工程。

总结

人类这个物种在地球上发展崛起,先于其它任何物种发展出智慧文明,虽然目前我们已经实现了飞出地球,也曾登陆过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但是仍然无法实现移居地外星球,因此说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地球都将是人类生存的唯一家园,因此保护地球环境对于人类未来的生产发展至关重要。

文/科学黑洞,图片来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