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夜深微雨暗香浮(十九)| 草莓原创小说

不纠结日子稀疏平常,用创意让生活玩出花样。最近,发愤的草莓尝试的花样是写!小!说!

习惯了干货文,小说是巨大的挑战。而人生最棒的体验是,完成原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发现“我本可以”。

这里连载我的人生第一部小说《夜深微雨暗香浮》,给各位“草莓酱”讲故事。

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十九)

向小冰转身走回到房间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直掉眼泪,她不知道怎么一切变得这么混乱。

越想越气。她打开落地灯,躺在沙发上冲浪网购平台,疯狂地把喜欢的衣服放进购物车,把这几年没买的量全部补回来。

通过网购的发泄,向小冰的心情平缓一些,不一会儿睡着了。

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了一个月。

星期五的早上,露珠儿还在花瓣、青草和树叶上滚动,远处好像有汽笛在鸣叫。

向小冰醒来,徐徐走进卫生间,想起“晓镜但愁云鬓改”这句诗。

对着镜子看自己,左瞧瞧右瞧瞧,却又不敢靠太近,生怕发现更多的毛孔、斑纹、沟壑或者白头发。

她赶紧把千元一瓶的润肤乳涂上,管它是不是心理安慰剂,然后快速从镜子前转移。

到了单位,她走进王奇霆的办公室,请求以后扶贫工作的每月一次的出差不要预她的份,还有下午想提前一个小时下班。

王奇霆觉得奇怪,但都点头了。

下午,王奇霆带着胡天出发去芝麻县。向小冰换上之前网购新买的漂亮衣服,自己独自前往白桃市第一人民医院。

她想了一个月。既然老公不想再做检查,那就自己去找单玉珂做检查好了。虽然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但直接去医院总是能找到的。

开着车到了医院。天上响了一声雷,这雷打得蹊跷,眼见着,雨要来了。

向小冰赶紧把车开进医院大院找车位,忽而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院楼前面的广场树下――是她老公齐伟竹!

旁边站的正是单玉珂。两个人谈笑风生,不知道在说什么。

远远看去,像是齐伟竹拿了一些东西送给她,可是单玉珂扯着他的手臂,招呼他进去里面坐。

突然雨倾洒而至。两个没带伞的人慌了手脚。

齐伟竹把薄外套脱下来当伞,高高撑起,护着单玉珂跑到院楼里。

向小冰像看现场版电影一样在那里“观赏”着,直到保安“笃笃”敲了两声玻璃,让她赶紧把车停好。

本来立志要检查的心又被浇灭了。她冷冷地坐在车里,眼睛瞄着院楼门口,等到天色渐暗雨停了。

齐伟竹从阶梯上快步走下来,向小冰一个油门踩过去,横在他前面,摇下车窗:“上车!”

向小冰的出现让齐伟竹有点诧异,愣了三秒才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

雨天的十字路口被各式各样的货车、卡车、搬运车和轿车堵得水泄不通。两人没有说话。

道路通畅了些,向小冰猛踩油门,车像子弹一般冲出去,快到她都不知道会不会要了谁的命。

车穿过飞驰的夜,穿过暗夜中苏醒的路灯群,穿过繁华富丽和苍茫困顿。车灯、路灯、街灯从前玻璃照射进来,把他们的皮肤照出金属质地。

开过数不清的街区,跨过两座钢桥,经过霓虹灯闪烁的街道。开回家吗?她不想开回家。

最后,车停在他们以前约会的那个海边。这是海滨城市,市区不远就有海。

他们摇下车窗,像坐着的石像一动不动,倾听着大海被礁石粉碎时发出的壮烈轰鸣。

“我都看到了......”向小冰叹了口气,平静地说。

“看到什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我的问题,不关你们的事。”向小冰暗暗觉得自己怀不上是占了主要原因。

齐伟竹狠狠地把手机往车窗一砸,吓了向小冰一跳。还好,手机没有砸坏玻璃。

回过神来,向小冰掉头把车往市区开。

开到自家楼下,她郑重其事又内心颤抖地讲:“真的,我可以成全你们......”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被那个老男人勾魂了吧!”齐伟竹怒嗔,好像把半个世纪的力都聚集在这句话里。

“你别恶人先告状!”向小冰觉得他胡说八道。

齐伟竹下车,“砰”一声关上门。

“算了,离婚吧......我......这周末先去出差”。说完,向小冰咬紧双唇,一踩油门把车开走。

之前在意大利风格建筑喝咖啡,向小冰像讲别人的故事那样,把小时候的经历、结婚4年来的不愉快一股脑倒出来。

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完全和以前的想象不一样,过得有点迷糊。

了解一个人的过去,你便能理解一个人的现在。

王奇霆终于知道向小冰为什么总是那么安静,在同事面前喜怒不形于色。

她极度缺乏安全感,不太敢自己做决定,更害怕别人笑话她,只能将那些“不宜与外人说”的事像冰山一样用力地压在水下。

但那天在灯黄昏暗的咖啡吧,向小冰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地讲了那么多。王奇霆是个超级棒的树洞,仿佛一见如故。

“陶渊明说,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我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好难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去做选择就好!”

王奇霆指了指花瓶里的红色,告诉她:“就像眼前这朵玫瑰,你不喜欢它的刺,那就把刺拔掉......”

向小冰浅浅地笑,嘴角露出小小的梨窝,眼睛格外亮。在她看来,都是各有家室的人,互相聊一聊,没有什么非份之想。

还记得,王奇霆在离开咖啡吧前送了一句罗素罗兰的话,特别温暖: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当他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依然能够笑着面对......”

她很喜欢这种被人聆听、被人关心、被人呵护的感觉。

天上飘起了雨丝, 夜色中的城市显得凄凉。

齐伟竹像行尸走肉一样爬上楼,坐在床边取下眼镜,擦了擦镜片。

空调的声音有些嘈杂,半夜睡不着,他拧开床头台灯,淡黄色的灯光投射在带花纹的图案、有些褪色的被子上。

躺在熟悉又陌生的床上,浸泡在一屋子安静、寂寞的空气里,倾听着凌晨时分微弱、虚无而永不间断的城市噪声,想念着过去向小冰曾经给予的温暖……

他掀开被子,走到半圆形小阳台。没有一丝风,好像风跟钱一样,都存进对面银行的大楼里。

已经丢出“离婚”两个字,向小冰就不想回那个家,不想听那个风铃声,不想闻那阳台上的夜来香味。她被一种说不清的引力带着走,开上高速公路,一路飞驰。

另一边,胡天和王奇霆正在开往贫困县的路上。他们觉得明天任务没那么重,今晚先去放松一下,因为好久没去了。

王奇霆怕胡天嘴巴不严,笑嘻嘻地提醒了一句:“说好啦,今晚我们不是什么老师,别傻乎乎地说漏嘴!”

(未完待续)

- End -

作者:发愤的草莓,干货新书《现在就干》作者,专注时间管理与妈妈精力管理,陪伴你把琐碎的生活变成像游戏一样好玩。家有2宝,上班之余耕耘公众号“发愤的草莓”,每天5点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