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夜深微雨暗香浮(二十)| 草莓原创小说

不纠结日子稀疏平常,用创意让生活玩出花样。最近,发愤的草莓尝试的花样是写!小!说!

习惯了干货文,小说是巨大的挑战。而人生最棒的体验是,完成原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发现“我本可以”。

这里连载我的人生第一部小说《夜深微雨暗香浮》,给各位“草莓酱”讲故事。

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二十)

在两个男人的车里,胡天和王奇霆一路讨论着爱情、婚姻、女人。

胡天说:“女人是听觉型动物。多听她们诉苦,多讲几句甜言蜜语,她们就信以为真,要么把你当知己,要么以为爱情来了。”

他们很清楚,爱情像极了西游记里的人参果,一旦从理想的云端降落现实的地面,接了地气便消失无影,无法成其为爱情。

说着,胡天还调侃道,结婚应该搞成合同制,或许更容易让女人得到她们幻觉中的爱情。

KTV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香烟和酒水的味道,掺和着嘈杂声、嬉笑声、音乐声。

几个娇媚的少女进门前敲三下门――是很规范的两轻一重,然后自我介绍叫什么“卓玛”“卓旦”“卓格”之类。以前的“公主”住在城堡,现在的“公主”在KTV。

她们错落有致、形形色色,但都十分年轻,厚厚脂粉下的皮肤在珠光宝气中闪着微光。

波浪大卷的长发不规则地搭在肩上,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引人注目,浓黑色的眼线后端翘得老高老高,裙子短到大腿根处。

胡天狂肆地飙高音,唱着“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嗓子吼得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旁边的女孩贴着王奇霆说说笑笑,眼晴又大又圆像珍珠,睫毛弯弯像雨刷,染着酒红色的头发,脸颊贴着亮瞎眼的闪片,像芭比娃娃一样,随着音乐的节拍又往王奇霆凑过来、挤过来。

王奇霆直起身子,点了一根烟,烟圈轻盈地上升、飘荡在空中,在几个女孩头上萦绕,然后不见。

他舒服地陷进沙发里,又坐起身子,弹了弹烟灰。旁边的“公主”赶紧把烟灰缸捧过来。

服务员进来送水,在包厢门的开合之间,王奇霆不经意扫了一眼,脸上的笑凝住了。他发现向小冰站在外面的走廊!她穿着轻薄纱质的杏色长裙子,彩光照在她脸上落下跃动的光影。

再定睛一看,人影已经不见了。

王奇霆追到KTV门口,瘦小的身子在路灯下背对着他,脚下拉着长长的暗影,指向他的方向。

“怎么来了?不是说这次出差不叫你吗?”他走近当面一问。

向小冰抬起头,虽然化了妆,一脸倦容能看出来,在灯底下泛着苍白的光。

“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对不对?”向小冰本来想找人说说话,没想见到那么多“公主”,说起这句话来,鼻子堵堵的。

王奇霆被向小冰这句话逗笑了,原来她也能幽默一下的。

“我想安静一下......你快回去,就当我没来过!如果搅了你们好事,我说声对不起。”

王奇霆看出她心情不好,就说:“说什么呢!来了就一起去唱唱歌,把不开心都唱出来!”

向小冰见有人读出自己的心语,像被按到什么按钮,“哇”的一下眼泪决堤。

胡天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KTV门口,王奇霆朝他挥了挥手,他拿了包纸巾过来,转身回去。

“别哭别哭,怎么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我哭我的,”向小冰极少去KTV,说起来有点撒娇的味道,“你们继续玩吧......”

王奇霆安慰她:“哄自己开心是一种本事!除了生死,没什么事是大不了的。”

向小冰擤了擤鼻涕,站着像木头人。

“走吧!在这大街上站着好奇怪 ......”王奇霆轻搭着她的后背推着走。

进包厢时,胡天已经把“公主”们遣走,又说好哥们祝刚有事找他,所以先离开。

之前,向小冰在路上发微信就是问胡天到哪里了,胡天只说他们在唱歌。

按照往常,他们会去紫菱市固定的酒店休息一晚。向小冰开过去,正好在酒店对面的KTV门口,看见王奇霆的车停在路边,走进来随便看看,果然在这里。

他们把音乐暂停,包厢里静了下来。向小冰感觉终于找到“树洞”,把伤心又不解的事一萝筐统统倒出来。

说完,不知被什么击打了一下,她眼底泛出一阵酸。侧过脸,不让王奇霆看见。

包厢里空调有点冷,王奇霆拾了件衣裳给她披上,递了麦克风:“唱吧!唱一唱就好了!”

以前,向小冰觉得自己和KTV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也不知道那些去唱K的人为什么要破费,在家拿个手机不也可以唱?

但这一刻,她懂了。拿起麦克风吼出来,能发泄积压已久的郁闷,释放不满和纠结,获得一份原始的快感,然后重返一成不变的生活。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所有人都遗忘了我......那时红色黄昏的沙漠,没有谁,解开缠绕千年的寂寞......”

唱歌时,向小冰目光有点虚,脸上有一种端穆的表情。

一种温软而低浅的嗓音,如银铃般清透,从唇齿间慢慢倾出。时而莫名的坚定,时而又柔软下来。

唱着唱着,向小冰双颊染上比玫瑰还红的色晕,声音仿佛是电光在她的舌尖跳跃着,心急地想要喷薄而出。

或许,这歌是唱给很遥远的人听;或许,这歌是遥远的人在唱,借着她的口传递给王奇霆。

王奇霆好像被拉开了记忆阀门一样。他随口问向小冰会不会跳交谊舞,没想到她会。

“只是,不知道现在行不行......”向小冰说。

她的单身母亲有个业余爱好,每周去舞厅跳交谊舞,她以前在家看母亲练习时,偷师了一些。

王奇霆身上是簇新的灰白竖条纹衬衫,他彬彬有礼地站在向小冰面前,左手手背贴在腰后,右手缓慢伸出,边伸手边弯腰四十五度微笑着说:“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她笑了,笑得和以往不同,眼角有些妩媚。

随着轻松优美的音乐缓缓响起,向小冰把左手轻放在王奇霆的右手臂上,右手轻放王奇霆的左手掌心,王奇霆的右手搭在向小冰腰背,摆好舞姿,轻轻踮起脚尖。

王奇霆迈进左脚,向小冰后退右脚,在KTV里跳起了“慢三”,翩翩起舞。她今天穿的新纱裙,刚好很符合这个格调。

跳舞的时候王奇霆话不多,只是随着节奏捏捏手。向小冰出了神,不小心踩到王奇霆的脚,吐了吐舌头。两人停下舞步,松开手。

“跳得不错啊!”

“你带得好!”向小冰学着夸了夸。

“我和她......是大学跳交谊舞的时候认识的。”王奇霆回想道。

向小冰把目光投射在他身上,等着听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

(未完待续)

- End -

作者:发愤的草莓,干货新书《现在就干》作者,专注时间管理与妈妈精力管理,陪伴你把琐碎的生活变成像游戏一样好玩。家有2宝,上班之余耕耘公众号“发愤的草莓”,每天5点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