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夜深微雨暗香浮(二十一)| 草莓原创小说

不纠结日子稀疏平常,用创意让生活玩出花样。最近,发愤的草莓尝试的花样是写!小!说!

习惯了干货文,小说是巨大的挑战。而人生最棒的体验是,完成原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发现“我本可以”。

这里连载我的人生第一部小说《夜深微雨暗香浮》,给各位“草莓酱”讲故事。

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二十一)

没想到,王奇霆轻描淡写地讲:“不过,结婚后的她说话特别难听,能把一句话变成长刀那么锋利......多少次我忍着,劝她好好说话,她不听......”

向小冰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说“管住嘴是现代女性的优良传统”。

“现在还会吗?”向小冰试探着问。

“后来,我受不了了.....8年前变成前妻,女儿归她......”说完,王奇霆点了一根烟。

现在,他们会因为女儿的事见个面。曾经,前妻的声音让他厌恶到不想再听,但是时间长了,也能心平气和地见面。

最近一次,前妻打量着容光焕发的他说:“哟,听说你有艳遇啊!还是小你十几岁的?难得,宝刀未老嘛!”

“我一直都有艳遇。”王奇霆挺着胸脯讲,不知她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

向小冰双眼圆睁,这时候才知道王奇霆是单身贵族。

听了这份遭遇,她对这个男人在敬仰之余多了一分怜惜。

那一晚,紫菱市的月亮是瓷白的,分外大和圆,散发着毛茸茸的光。

第二天周六的早上,东方的云层里透出瑰丽的朝霞。他们和胡天各自开车前去芝麻县,先去看那对母女。

获得学校“一对一”帮扶后,母女俩的家被安置在村里人群更多的地方。小女孩已经7岁,上小学了,和他们扶贫办的人都挺熟。

见向小冰他们送东西来,穿着紫色裙子的她开心得像朵紫罗兰,眼里发出比宝石还亮的光芒。

平时她会勤快地跟着母亲上山采采野果、挖笋,和别人交换东西,或者卖点钱。

山上,林子的泥土夹杂着清新的气味,草叶在脚下蔓延着不为人知的浅绿,她奔跑在山间像只蹦蹦跳跳、活泼的小兔子一样。

很多人劝她们别去,但她们觉得有人帮忙是运气好,但自己不能懒,才不会坐吃山空。

第二天周日中午,正当向小冰三人要开车返回时,村干部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他们,贫困户母女俩失踪了!

邻家奶奶说看见她们今天一大早上了山,中午还没回来,跟平时不太一样。敲门没应答,打手机没人接。

现在救援队判断出大概的位置,准备过去寻找,生死未卜。

王奇霆知道,学校给母女俩配发了一个免费“扶贫手机”,有定位、通话、电子围栏等傻瓜功能,通过后台App能定位手机位置。

向小冰一听,从车上跳下来,像惊魂未定的马,说她也要去找。

于是,王奇霆陪着她,和救援队一起出发。

沿锦屏山而行,山的一边似摩天大楼仰面压来,高得像要坍塌一样咄咄逼人,密匝匝的树木像扣在绝壁上的黑毯帽。

在半山腰一偏僻处,她们被找到了,旁边变形的背篓散落出满地摔烂的野果。看样子,是从上面70多米处的悬崖上失足摔下。

贫困母亲两臂摊开,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衣服和胳膊都被划破。医生走过去,蹲下来摸了摸脖子,撑开眼皮看了看瞳孔,冲人群摇摇头。

人死了。大家都读懂了他的动作。

医生初步判定,小女孩有妈妈先着地护着,所幸还能活下来,只是多处骨折,动弹不得。

她穿了条蓝色的裤子,血就像青紫的蚯蚓,爬到她的裤管,滴下来……

救援队就地取材制作担架,将她抬了几里山路送救护车。那可怜的孩子,笃定受到严重惊吓,脸比纸还苍白,汗珠凝结在额头上,一直在哭,嘴唇灰白而发抖。

向小冰俯身把耳朵凑过去,才听清她用虚弱的声音喊着“妈妈......妈妈......”。

向小冰强忍难受,不敢说真相,在一旁不断地轻抚着她的头发,说:“宝贝,妈妈有别人照顾。你再坚持一下,快上救护车了......”

王奇霆在向小冰的后背轻轻拍着,好像要帮她把这份难受扇走。

上救护车前,向小冰俯身用双手拥了女孩一下,身上的新衣服绽开了朵朵红莲花,和血的腥味混在一起。

他们目送救护车远走。胡天留下来帮忙处理后事。

王奇霆把车留给胡天,开向小冰的车带她先走。

昨天还活蹦乱跳跟我在聊天的人,今天说没就没了。女儿那么小,就变成孤儿。向小冰坐在副驾驶座上,眼泪不停地涌出来,眼睛快哭肿了。

“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向小冰目光无神地一直念叨着,像只小猫一样,难过得身体还在轻轻地抽动。

王奇霆停下车,伸手把向小冰搂在怀里。向小冰靠在他肩头上失声痛哭......

“你还是去换件衣服吧!”王奇霆靠在她耳边轻声说话。

王奇霆看着她胸前被染红的纱裙,怕她受刺激太久,踩上油门换个环境――还是意大利建筑风格的酒店。

夜晚是宁静的,如那蓝黑色的、永远听不见尘世一切喧嚣的宇宙。

在咖啡吧,向小冰换上普蓝色连衣裙,眼前还是小女孩和妈妈躺在地上的场景,仿佛能闻到那血的味道。

“都那么不容易了,为什么不能得到上天更多一点的疼爱......”

“人啊,都是孤独地在海上,在黑夜暴风雨中努力向前航行。”王奇霆看着天花板,回应了一句。

“谁也无法预料,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金色的阳光。”向小冰若有所思。

“是的,在命运面前,人都是渺小的。”

“如果人生短暂,何必来世上一趟?”向小冰不解。

“为了......体验生命,”王奇霆顿了顿,“即便转瞬即逝,像烟火一样也好,起码能够绽放,然后默默凋谢......”

“你相信人有下辈子吗?”向小冰听完一怔,问了一个很玄的问题。

“我们都期待把遗憾支付给下辈子,很可能是没机会.....有些事情,这辈子错过就错过了。”王奇霆说着,好像也想到了以前的什么事。

他们像哲学家一样在对话,每一句掷地有声,有如暮鼓晨钟。咖啡吧的背景轻音乐,好像也配合着他们那样,听起来都比较伤感,弥漫着惆怅的味道。

聊着聊着,向小冰感到这两天的事情一齐约好了似的压在胸口,心累。她低下头,用手肘撑着桌面,双手捂着脸。

半晌,她突然问:“这里有酒吗?我想麻醉一下自己......”

(未完待续)

- End -

作者:发愤的草莓,干货新书《现在就干》作者,专注时间管理与妈妈精力管理,陪伴你把琐碎的生活变成像游戏一样好玩。家有2宝,上班之余耕耘公众号“发愤的草莓”,每天5点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