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夜深微雨暗香浮(二十二)| 草莓原创小说

不纠结日子稀疏平常,用创意让生活玩出花样。最近,发愤的草莓尝试的花样是写!小!说!

习惯了干货文,小说是巨大的挑战。而人生最棒的体验是,完成原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发现“我本可以”。

这里连载我的人生第一部小说《夜深微雨暗香浮》,给各位“草莓酱”讲故事。

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二十二)

从意大利风格的建筑回来后,向小冰心里多了一泓湖水、一座高山。

上班前,她喜欢在衣橱里挑了又挑,选了又选,对着镜子看了又看,精心地打扮自己。

在学校里,她常常用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王奇霆的身影,悄悄地看他在做什么。

走在楼道上,她希望和王奇霆不期而遇,点个头,笑一笑。

可是王奇霆好像总在忙自己的事,没有给她回应。

她变得魂不守舍、心神不宁,慢慢地回忆着王奇霆以前聊天时讲过的段子、诗句,用娟秀的字誊抄在黄白色的纸上,反复地品味,反复地看。

太久没看手机,她总会掂记,无比期待王奇霆主动给她发微信,时不时解锁看看有没有新信息。

王奇霆没有及时回复消息,她会在心底暗暗生气;一旦来了回复,她又会心花怒放,为王奇霆的晚回复编织各种借口和依据。

她忍不住跟夏BB透露了这个“小秘密”。

夏BB在电话那头喊:“我的天啊!那是多巴胺、内啡呔、苯异丙胺、去甲肾上腺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在你体内捣乱!别沉迷了!醒醒,我的小姐姐,我的冰!”

搬出那么多道理,可是向小冰听不进去,像着了魔似的,无法自控地陶醉、迷恋着这种感觉,说不清又好像说得清。

初恋时,向小冰的感觉是“吃过最甜的糖粑,又吞过带血的玻璃渣”。

初恋受伤后,她在纸上写下了“我不想种一朵花,因为我不忍看它凋落”,决意往后不再动情不再让自己委屈,誓要把自己打造成铁石心肠,变成千刀不入的铁壁铜墙。

后来被老实人齐伟竹打动,没想到婚后发现爱情又没了踪影,渐渐对爱情失去信心,不轻易流露与付出感情。

可是,这个叫王奇霆的男人,不知怎么硬生生能在这石头上凿出了洞,萌出一株嫩绿的芽芯……

有一次,向小冰点开微信的聊天记录,从最开始加微信后聊的第1条慢慢看下来,对着空气傻傻地笑,不小心失手打碎一个杯子。

杯落地的声音惊着了她,她觉得不可思议,哪里来的不可自拔的魔力。于是不停地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另一边,向小冰先搬出来自己住,正准备着和齐伟竹的手续。

没有小孩的牵挂,一切都非常容易 。她觉得,能成全齐伟竹和单玉珂一起,又能成全自己,皆大欢喜。

只是齐伟竹不同意离婚,所以得等冷静期30天后才能办理。

在医院里,从悬崖摔下来的贫困户小女孩得到妥善救治,身体慢慢恢复,逐步好转。学校扶贫办决定改成半个月去那边看她,送送爱心。

向小冰听闻这个消息,也特别想一起去。

王奇霆没有同意,说每月两次出差,怕是太累。

向小冰虽然嘟着嘴,但又觉得是王奇霆对自己的体贴,最后欣然接受了。

又过了半个月,向小冰再次向扶贫办申请,想去看望小女孩。

扶贫办还是没有批准。

肯定是王奇霆拍板的。向小冰在心里有一百个问号打转,不明白为什么。

于是发了微信给王奇霆,想问个究竟。

然而,王奇霆迟迟没有回复。

向小冰心想,他一定是在忙很重要的事,所以没时间回,再等等就有消息了。

她干脆把他的聊天对话框置顶。

可是等了许久,“夜吟应觉月光寒”的头像没有动静。几次想拨通电话,向小冰还是停住了,怕打扰了他。

有时候,向小冰甚至觉得,是不是手机出了问题没提醒。然而,翻看了很多次手机,微信还是很安静。

这段时间,她感觉王奇霆刻意有所疏远,也不至于连信息都不愿回吧。

在前往芝麻县的车里,胡天悄悄告诉王奇霆:“学校里......有人说您和向小冰的闲话。”

“那些女人就喜欢八卦。爱说就说去吧!”

“之前您经常只带她同车出来,所以那些女人们会议论。”胡天又提醒了一下。

王奇霆陷入沉思。

多少年来,他一个人躺在极其宽大、舒适的床上,每次总是期待有女人来填补旁边的空虚。日子长了,却渐渐习惯了独自的狂欢,不喜欢有人来捆绑。

现如今,他没有做好船到码头长久靠岸的念想。也没确定,自己会不会更想成为一个出色的猎手,在茂密的丛林里端起长枪,瞄准犄角发达、身形健硕的羚羊。

坐在副驾驶座的王奇霆伸了伸腰。

窗外曾经的绿树青山已镀上秋韵,树树秋声,山山寒色,枯叶带着一丝的无奈、一丝的落寂、一丝的不舍落在地上枯萎。

“风吹下黄叶,叶落知深秋。”不知心事能不能像落叶一样埋葬。

向小冰不曾忘记,那天最后一次在意大利风格的酒店,月盘缀在西天,宛如蒙了面纱,显出像中秋月饼蛋黄那样的红薯色。

餐桌上摆上雕花的铜烛台、洁白的瓷餐盘、手感很沉的银色刀叉。拿来酒和高脚杯,向小冰和王奇霆一起斟上,借酒消愁。

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三杯两盏下肚,领口歪了,眼眶泛红,聊到以前旅游的事:

“我去过敦煌,看过那月牙泉。很多人担心它稍纵即逝。在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中,它孤零零的,那么微渺弱小。

游客们情不自禁躬身去掬。其实,这样就够,有什么必要去问千年之后它还有没有......”

伴随酒精的迷醉,他们从咖啡吧聊到房间里。

月色和星辉把窗棂的影子印在窗帘上,横一道竖一道,织成一张硕大的网。

向小冰醉得趴在沙发上,手臂像藤蔓一样垂落一侧,柔软无力,像被海浪冲上岸的孤独贝壳。

她的长发像乌黑的绸缎一样从沙发的扶手垂下,散发着彼岸花的发水清香,比任何催眠术都有效。

那一晚,饱含青春的血液在他、她的血管里奔流一回。

他没想到自己四十几岁,还能回到少年。她没想到自己三十几岁,还能变成少女。

在中年油腻被现实摧残的岁月里,得到一种惺惺相惜。

她觉得反正自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疯狂一次又会怎样。

迷糊中,向小冰透露了自己要离婚的消息。

王奇霆的睡意如鸟野兽散......

(未完待续)

- End -

作者:发愤的草莓,干货新书《现在就干》作者,专注时间管理与妈妈精力管理,陪伴你把琐碎的生活变成像游戏一样好玩。家有2宝,上班之余耕耘公众号“发愤的草莓”,每天5点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