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控制碳排放,美国《时代》周刊为什么要中国人“不吃肉”?

时代周刊要你别吃肉

著名的美国杂志《TIME》(时代周刊)1月23日刊登了一篇文章《How China Could Change the World By Taking Meat Off the Menu》,里边表达的意思是:中国人吃的肉太多了,这造成严重的温室气体排放,进而导致全球气候变暖。中国应该把肉食从菜单里抹掉,别吃肉,改吃植物蛋白,像印度人那样吃咖喱吃素,这样才对全世界有好处。

《时代》周刊文章标题

吃肉与全球变暖有什么关系?其中的逻辑是这样的:人吃的肉多,喝的牛奶多,就需要养许多牛和猪,牛在消化草料的过程中会释放大量二氧化碳和甲烷,这些是温室气体。所以人只要不吃肉不喝奶,就可以少养猪和牛,地球就能凉快些。

中国肉类消费有多少?

听起来很有道理,不是吗?

拉斯多夫爆炸案

2014年春,德国中部拉斯多夫的一个牛棚发生了爆炸,事后调查结论是因为牛棚里几十头奶牛放屁,大量甲烷气体在密闭空间里积聚,遭遇静电后产生爆炸。爆炸事件证实一种说法:牛在消化食物的过程中会排放许多甲烷。

牛排放甲烷引发爆炸和火灾

牛与甲烷的关系

牛和羊是反刍动物,它们有特殊的瘤胃。牛先把草吃到胃里,抽空的时候一点点吐出来在嘴里咀嚼,然后再吞咽下去在不同胃室里消化。在牛的胃和肠道里有一些特殊的细菌,这些细菌帮助分解植物纤维,将其变成可吸收的养分。反刍是动物在亿万年进化过程中形成的生存本领,它们能一次性吃下去大量食物,以便有更多时间躲避食肉动物的猎杀。

牛会不停地反刍咀嚼

牛肠胃中的细菌在分解食物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气体,其中就包括甲烷和二氧化碳。你没猜错,其实这跟化粪池里产生的沼气差不多,这些沼气大部分通过牛打嗝的方式排放出来,还有一小部分随着牛放屁排到空气中。

牛通过打嗝放屁排放甲烷

联合国食农组织2010年统计,全球养殖的肉牛和奶牛向大气中排放温室气体,换算成二氧化碳总共达50亿吨,而全世界的猪和鸡各排放了8亿吨二氧化碳。由此得出结论,全球养牛业是农业温室气体的最大贡献者。

牛是温室气体最大贡献者

换句话说,你吃肉喝牛奶时都已经向空气中排放了温室气体,全球变暖你也是有责任的。

一头奶牛一天会向空气中排出多少气体呢?英国科学家将一个大塑料袋用胶管接通到牛的胃里,测出它每天最多要排放500升甲烷。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如果把这些甲烷都收集起来将是可观的清洁能源,但收集气体的过程会给牛造成痛苦,有可能影响牛奶的产出量,既不经济也不人道。

由此看来,要想减少畜牧业温室气体排放,我们只有不喝奶,不吃肉。

英国人在牛身上穿孔收集甲烷

美国人可以不吃牛肉吗?

如果你向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提这个问题,他们一定会笑死:“我们是肉食动物!不吃牛肉怎么活啊?”

美国有一套牛肉文化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统计数据,2020年美国人均肉类消费量为101.6公斤,中国44.4公斤,美国是中国的2.3倍;其中每个美国人吃掉了26.2公斤牛肉,中国仅4.2公斤,美国是中国的6.2倍。在肉类包括牛肉人均消费方面,中国人不仅远低于美国,也远低于澳大利亚、阿根廷以及大多数欧洲国家。

美国的牛肉加工厂

人吃肉有悠久的历史,事实上从类人猿开始,我们的祖先就捕猎各种动物。大约1万年前,人开始圈养和驯化动物,使之成为可靠的肉食来源。肉食在人类的进化以及脑力、体力的发展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肉食在欧美国家文化的地位很高,他们认为吃肉、特别是吃红肉的人更强壮,也更具统治力。由于地区条件、宗教以及种族习惯等原因,某些地方的人可能不吃或少吃某些动物的肉,但无论以什么理由要求某个地方的人“将肉食从菜单中删除”,实际上就是试图剥夺他们的发展权。

食肉者

中国人吃肉的碳排放高吗?

根据经合组织的统计及预测,2022年中国人均牛肉消费量仅3.8公斤、猪肉34.1公斤、鸡肉13.6公斤、羊肉2.7公斤。而2022年美国人均将吃掉24.7公斤牛肉、20.8公斤猪肉、45.6公斤鸡肉和0.3公斤羊肉。日本比较特殊,他们在海产品上消费高,禽畜肉的消费稍少一些。

用粮农组织在肉类碳排放上的统计进行算法加权,我们可以很容易得出以下结论:美国尽管人口相对较少,在吃肉的碳排放上却远超中国。中国人均比美国多吃了60%猪肉,但美国人均牛肉消费是中国的6倍多,鸡肉是中国的3倍多。鉴于生产牛肉的碳排放是猪肉的5倍,如果美国人真的关心碳排放,为什么他们自己不把牛肉从菜单里删除呢?

我可以吃肉,你不许

畜牧业碳排放需要解决

在某些西方精英眼中,西方人有吃肉的特权,而为了阻止全球变暖,可以让中国人去吃草,这显然是无耻的双标。任何人都有权利追求更好更健康的生活,然而全球变暖的问题还是需要解决,怎么办?

为了让牛少放屁,科学家想了许多办法

鉴于甲烷的产生来自于反刍动物胃液里的细菌,科学家们希望从几方面入手解决问题:一是改变牛饲料的配比,比如通过在里边添加单宁和海藻来减少甲烷的产生;二是给牛吃一些化学药品来抑制牛胃中生成甲烷的酶,前提是这不能对人造成伤害;三是改变牛的基因,筛选那些胃里不容易产生甲烷细菌的牛,当然这些研究都还在初期阶段。

小心烟火

总之,科学的问题需要用科学的办法解决。对于《时代》周刊这种聒噪,你的回答是什么呢?请在评论区里说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