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即将上市的快手,有“牛”转乾坤的能力吗?

刚刚过去的庚子年,非常“凶猛”。因疫情的出现,各行各业都受到巨大冲击。尤其是对互联网企业来说,更不是一个好年份――股价暴跌、市值缩水、估值降低等,已成常事。为此,很多互联网企业把目标对准即将到来的牛年,希望在新一年能展现全新态势。而对独角兽乃至在美股打拼的互联网企业而言,最具说服力的方式,似乎就是上市

毕竟上市,意味着互联网企业发展至全新阶段。无论是为了给投资者回报,还是继续融资,上市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据了解,百度、B站等都计划在春节前后正式在香港提交二次上市申请。而快手也不甘示弱,于1月26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公司上市发行方案。招股书显示,快手计划2月5日于香港联交所主板开售,股份代号1024。来势汹汹、看似极有底气的快手,真的有牛转乾坤能力吗?

快手杀手锏――汹涌澎湃的“老铁们”

快手的上市,堪称资本市场的一场狂欢。据了解,此次公开发行,快手共发售3.65亿股股份,发售价格范围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间,以此计算对应股份市值分别为4314亿港元和4724亿港元。于2011年成立的快手,在经历五轮融资、9年漫长时间之后,终于让投资者看到收割的曙光。

更重要的是,快手还将超越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先一步完成上市,并抢下“短视频第一股”的名头。看起来,即将上市的快手一时风光无两。而快手的杀手锏,则在于又众多“老铁们”发布的接地气内容。事实上,快手与抖音几乎是完全不同的短视频应用。这是因为,快手选择不断下探、扎根社区,社交属性较强。而“去中心化”的分发体系,让快手能够给予海量用户更多曝光机会,“老铁们”的创作热情得以激发。

“老铁们”在快手平台上的“肆意生长”,恰恰反应后者的核心理念――平等普惠。这对不同阶层、群体的用户,皆采用一致的态度,让快手更具包容性。即使是在上市之后,快手本身的平等普惠DNA也不会改变,这自然成为它继续成长的根基。

压力倍增,快手也有难题

虽然有“老铁们”作为强有力的支撑,但快手并非十全十美,更不是牢不可破。据媒体报道,针对快手,机构投资者普遍关注的几个问题集中在用户增速放缓、头部主播捆绑太深以及和抖音的竞争等方面。

如,用户增速放缓,是快手不得不面对的首要问题。毕竟,用户数量决定着短视频平台能否人口红利。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快手的平均日活分别为0.67亿、1.17亿、1.76亿,增长愈发显得有些缓慢。对此,快手表示,用户增速放缓是因为用户基数本身比较大。

此外,快手也在通过广告和营销等方式进行拉新,2020年的数据可以看到增速在提升。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的平均日活为2.58亿。但是,这种增长能否持续,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另外要看到的一点是,抖音虽然与快手有明显的不同,但同为短视频平台的二者还是有直接的竞争。拥有更多顶部KOL及网红的抖音,明星味儿更浓。专注于普通人的快手如何与抖音展开更有竞争力的大战,还值得商榷。

而且在直播成为大众主要娱乐休闲方式的当下,快手却有些踌躇不前。2017年、2018年、2019年与截至2020年9月30日,快手的直播收入占比分别为95.3%、91.7%、80.4%及62.2%,整体上看占总收入的比例有下降趋势。直播的隐忧,也必须考虑在内。

所以,快手也面对着倍增的压力。能否抗住压力,决定着快手未来的发展前景。

破圈,快手的下一步

只在下沉市场折腾,固然还有很大潜力可挖,却会丧失一二线城市的广大市场。为此,快手也在积极展开破圈的举措。无论是快手上的网红通过直播向一二线城市进攻,还是引入周杰伦、C罗、黄渤、黄子韬等明星,都能明显看出快手对更有价值市场的渴望。

通过破圈,以完成对更广泛群体的覆盖、辐射,以挖掘更大价值,是快手下一步必须要做的。只有这样,才能在上市之后给投资者带来更为满意的回报。停滞不前,是可怕的。深谙这一点的快手,在上市之后,或许要有更多大动作。(科技新发现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