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只有东亚人爱足浴?

并不是因为东亚文化有特殊「爹味」。

文|狸花猫

在今天的中国,「洗脚」更多时候是指代一个产业。

世界上没有哪的人比中国人更爱「洗脚」,根据《2019 美团点评足疗按摩行业报告》,到 2018 年,中国足疗足浴行业商户数量达 20 万,从业人数近千万,市场体量达到 5000 亿元。

遍及大街小巷的足疗足浴店,也足以说明这个略显夸张的数据,并不违背人们的日常感受。

・ 各式各样的足疗店,民族、宫廷、保健、韩式……应有尽有

在中国之外,东亚邻国日本、韩国也能见到类似的洗脚文化。

・ 日本的街边足汤

可是除了东亚和东南亚少数受华人影响的地区,就很难见到「洗脚」的相关产业了,这是为什么

有人把洗脚文化解释为儒家影响,并挪用现代文化批判的权力关系理论来解读「洗脚」的快乐,在他们看来,享受「洗脚」主要是享受「爹味」。支撑他们观点的主要依据是:中国人熟悉的「洗脚尽孝」,在周边地区也能见到,韩国人执行起这一仪式甚至还更加隆重。・ 央视的「妈妈洗脚」公益广告・ 韩国高中生给母亲洗脚以表达感恩

然而这一解释最大的漏洞在于:「洗脚」天然就是快乐的。脚是人体最容易积累疲劳的部位之一,对寒冷的不适也往往从脚开始,把双脚泡在热水里放松后,还有人帮忙拍打揉捏,无论信不信中医养生保健那一套,都不难体验到舒适和享受。哪里需要所谓权力结构的熏陶呢?

事实上,西方人也并非就不理解「洗脚」的快乐。

美剧《绝命毒师》中,律师索尔就很享受足疗按摩,并希望「老白」买下足疗店作为洗钱场所。

・ 但是为索尔洗脚的显然是亚裔

在剧中,他们无疑都是「离经叛道」的形象。

被他们背离的西方主流社会为何不能享受「洗脚」?

爱和怜悯和洗脚

在基督教世界,洗脚是一种特殊的仪式。

2016 年 3 月 24 日,梵蒂冈教宗方济各就在位于罗马附近的一处难民中心举行了这样一次「洗脚礼」。

在仪式中,教宗不仅用清水为难民洗涤双脚,更在洗后亲吻其脚面。

「洗脚礼」并非方济各首创。依据宗教习俗,每个「神圣星期四」,也就是复活节前三天,教宗都会举行洗脚礼仪式,这是对基督的效仿。

在《圣经》中,耶稣为门徒洗脚,是洗脚礼的开端。而他为门徒洗脚的目的,不止是清洁卫生,更是表达他对门徒的爱和怜悯,以及身为神职人员的谦卑。就像《圣经》记载的那样,「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信徒还要把这样的爱和怜悯传给世人。

・ 耶稣为门徒洗脚的壁画

所以,某种程度上,给他人洗脚在基督教社会是神职人员的「工作」之一。不仅如此,洗脚在西方社会还成为了表达互助友爱的方式。

在疫情肆虐的北美,有博主在呼吁通过各种方式重建社交关系。一位署名为劳拉・沃森(Laura Watson)的博主在 mmfa.info 上撰文鼓励大家为邻居洗脚:即使我们采取不同形式彼此服务,洗脚(对于促进社交关系)的能力也保持不变。

被赋予厚重的文化内涵后,「洗脚」本身的愉悦反倒被抹消了,其社会功能显然不可能由足疗足浴店替代,西方主流社会甚至也很难宽容足浴店的普及。

进入现代社会,在无关宗教的领域也能见到对「洗脚礼」的效仿。同时流行基督教和儒家思想的韩国就是个有趣的例子:2012 年,朴瑾惠还是总统候选人时,就以为市民洗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服务意识」。

・ 2012 年 10 月 4 日,在韩国蔚山的一次「洗足」仪式上,总统候选人朴瑾惠为一名女子洗脚

而在韩国校园里,既有晚辈为长辈洗脚,表达感恩;也有长辈为晚辈洗脚,表达关爱。

・ 2015 年 3 月 31 日,韩国首尔明知大学的校长和教授们为学生洗脚

繁琐的洁净

在基督教世界之外,「洗脚」的快乐又是为什么没被接受呢?

对于穆斯林,答案很简单,他们的洗脚属于繁琐的洁净程序 ―― 净礼的一部分。

与基督教入教时的洗礼不同,穆斯林的净礼更多在平时执行。

几乎每一座清真寺都有沐浴房,其功用不是洗澡,而是用于净礼。尽管穆斯林派别之间冲突不断,但是他们在净礼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按照《古兰经》传统认真实施。

・ 清真寺内的沐浴室

穆斯林的净礼主要分为「大净」和「小净」两种,如果条件不允许时还可以实施「土净」。

其中,大净(Ghusl)是在特定情况下如行房、月经、梦遗等之后实施的净礼,信徒应用清水将全身上下,包括鼻、口、头等完全洗净之后才能参加礼拜。

小净(Wudu)则在每日 5 次礼拜,以及静修、诵经之前实施。小净时,信徒须按经文规定,「当你们起身去礼拜的时候,你们当洗脸和手,洗至于两肘,当摩头,当洗脚,洗至两踝」。

・1860 年代,土耳其斯坦的穆斯林在拜功前的净礼

这些洁净身体的程式,还要和内心的洁净结合起来,每洗一个部位,都要联想一个实际行动,反思自己有无过错。不仅如此,穆斯林无论小净还是平时洗手洗脚都不用脸盆,而是用汤瓶。他们认为洗过的水已经不够洁净,只能往下流,不能再用。

这就要求穆斯林必须自己洗脚,而且不能泡脚,足浴足疗自然与他们无缘了。

洁净与等级

穆斯林繁琐的洁净程序,大概会让世俗社会的人们感到费解,当他们移民西方国家,还难免引起文化冲突。

・ 2015 年,悉尼一幢大楼在男公厕的门上张贴了一张「禁止洗脚」的标志,引发抗议,最终大楼经理 Paul Culbi 不得不表示,这个告示带有「种族歧视」的意味,也「违反了大楼条例」,禁止令不了了之

但严格的「洁净」并不是伊斯兰教专利,他们反倒算是把「洁净」里的等级因素给拿掉了。

相比之下印度教就直白得多:寺庙是神圣的地方,信徒要用额头和手贴地礼拜,所以进庙前必须洗脚,否则就污染了圣地。

结合中国人熟悉的瓦尔纳阶序,这一规矩暗含了脚比头、手更脏、更低贱的等级化思想。

・ 一张根据《梨俱吠陀》绘制的瓦尔纳阶序图,曾长期出现在我国历史课本里,虽然它并不能代表种姓制度的现实运作形态

试想一下,受此类「洁净」观念影响的地区,用手帮他人洗脚意味着什么?

在印度,这样的洗脚最常见于婚礼:新娘的父母需要为新郎洗脚,在有的地方也同时为新娘洗脚,但负责洗脚的人一定是新娘的亲属。

不同地区的印度人对此风俗解释不一。有的说这是象征新娘父亲把新郎捧得和毗湿奴一样高,并授予他自己最宝贵的财富。有的说这是为了感谢新郎赐予新娘身份,请求他好好照顾自己女儿一生。

然而,一旦其家乡没有这个风俗,几乎所有印度人的态度都很统一:这种婚俗无比愚蠢、令人作呕,怎么能如此羞辱你的岳父?居住在城市的印度人更呼吁立法禁止这种「极尽贬低女性」的陋俗。

不过在热带地区,类似婚俗的传播范围极广,远超印度疆域,甚至也在印度教的影响地域之外。

比如泰国传统婚礼里,就包含了新娘为新郎洗脚的项目,在洗脚前,新娘还得鞠躬致意。

参照泰国另一洗脚民俗:晚辈在宋干节期间为长者、父母洗脚以祈求祝福,足以见得新娘在仪式中的卑下地位。

在东南亚其他国家也能见到类似风俗,有的由新娘的年轻亲属代劳,且不一定上手洗,还可向新郎收一个红包,算是减轻了仪式的羞辱感。

而在同样存在种姓制度的非洲,尽管大多数洗脚风俗都因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的传播而消失了,也仍有部分民族将类似的结婚仪式保留至今。

・ 祖鲁族传统婚礼 umabo 中有一项象征性的新娘为新郎洗脚仪式,不过祖鲁族虽是典型的男尊女卑社会,却不是种姓社会,不能判断这种仪式与南亚同源

知道了这些背景,恐怕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印度总理莫迪公开为清洁工人洗脚时,会被支持和反对方同时称为「精心设计的政治秀」?

恐怕连莫迪和他的幕僚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特意挑选了一个地位低下的工种,并认真搭配了接受服务者的性别。

要这些地区接受「洗脚」作为一种正常职业,恐怕比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社会还难。

结合以上信息,你可能已经明白,为什么「洗脚业」会是东亚人的专利。

并不是东亚文化带有什么特殊的权力结构,赋予了只有东亚人「洗脚」时才能领悟的「爹味」。恰恰相反,东亚刚好处于一个巧妙的文化生态位,让「洗脚」既不是上位者向下表达的谦卑,也不是下位者向上展示的恭顺 ―― 东亚人「洗脚」,主要还就是为了「洗脚」的快乐而已。

部分参考资料:

[1]覃柳算,陈丽琴.印尼日惹地特区爪哇族婚俗研究[J].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18(4):28-31.

[2]熊燃.泰国传统婚俗的文化内涵[J].东南亚之窗,2008,2:36-41.

[3]王政.腿・脚・鞋--生殖民俗的典型符号[J].民间文学论坛,1998,3:55-58.

[4]刘夏.不同的婚礼,同样的浪漫[J].旅游纵览,2012,2:22-27.

[5]黄丽.奇特的尼泊尔婚礼[J].科学大观园,2006,04.

[6]www.islamkingdom.com

[7]https://www.nytimes.com/2007/08/07/world/americas/07iht-muslims.4.7022566.html

[8]http://enanda.co.za/2013/07/zulu-traditional-wedding-um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