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我们剪下的头发都去了哪里?

人发是百亿美元量级的大生意。

文|启德

虽然在垃圾分类系统中,人类头发是既不能回收利用又无毒无害的「其他垃圾」,但它其实是世界上用途最广的原材料之一。

除了制作毛笔、服装等可想而知的领域,头发甚至大量进入了食品工业,各大汉堡、披萨、多纳圈等快餐企业使用的面饼均有添加半胱氨酸(L-Cysteine),人发、猪毛是其重要原材料。

新的功能也在出现,如 1989 年阿拉斯加港湾漏油事故后,阿拉巴马州的发廊老板菲尔・麦克罗里突发奇想,尝试用人类毛发制作油污清理工具,获得成功并受到 NASA 关注。后续研究发现,人发能够吸收多达九倍于自重的油污,麦克罗里的设想从此在多次漏油事故中得到应用。

・ 2020 年 7 月毛里求斯附近海域发生原油泄露事故,当地发廊提供半价理发服务,以获取更多头发提供给救灾部门使用

人发最重要的产品,是假发。

2019 年,全球人发制品市场的价值约为 70 亿美元,2024 年预计将增长至 100 亿美元以上(复合年增长率 8%)。

全球最大的两个头发原材料出产区,是中国香港(年出口额 3020 万美元)和印度(1900 万美元)。

从上世纪 60 年代末开始,印度头发制品便畅销于欧美市场,至今仍坚守在假发市场的歧视链上游。

尤其是在高端市场,由于印度女性、特别是南部女性极少用化学制剂漂染头发,而是日常梳理清洗并用椰子油浸泡头发以保持丝滑,她们的头发便成为了顶级的「处女发」(virgin hair)。

处女发的一大来源,是印度寺庙从虔诚信徒处获得的捐赠。

在香火极旺的维沙卡帕特南神庙,由于信徒的捐赠热情过于高涨,1320 名理发师傅平均每人每天剃 40 个头,仍然经常忙不过来,信徒们甚至不得不给师傅小费以求奉献。

・寺庙将头发分级在网上拍卖,长度超过 31 英寸为顶级,15 和 30 英寸之间的是2级,最低的是短于 15 英寸的 3 级头发。2019 年 2 月,维沙卡帕特南神庙仅一次活动便拍卖了 157 吨头发,卖了 160 万美元

另一些印度假发的来源,是当地农村的贫穷妇女出售给小贩的头发。这类直接从妇女头上剪下的头发称为「雷米发」(Remy),业内被称作「黑金」,高级货每千克可以卖到 2000 美元。

印度和中国的头发贩子走南闯北走街串巷向人们收购头发的传奇故事,早已是西方媒体关注的亚洲奇闻。

随着收购头发越来越困难,大国的原料商贩早已走出国门,在缅甸、老挝、蒙古、印尼等国收购头发,对部分较不发达地区来说是不可忽视的收入来源。

号称「世界假发之都」的河南省许昌市,高峰时期曾有 2 万人的头发收购大军,每年将世界各地上千吨的头发汇聚到许昌,在各工厂作坊里打散、分档、捆扎,等候加工、售卖。

・ 2018 年中国《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将进口头发定性为「洋垃圾」,许昌假发业的原料收购大受影响

歧视链最底端的,是小贩们像收破烂一样回收来的毛团,缅甸等较不发达地区的村民甚至把动物胃里的毛团也拿来出售。

在印度,人发被初步收购、集中之后,将进入流通链的下一个环节:在本地或者劳动力更便宜的孟加拉国、缅甸等国家的小作坊里清洗、梳理和分类。

・金奈的发团整理车间

这些来自东亚各国的原料头发,此时已经经过了无数双手,最初到底是贫苦妇女的毛发还是下水道的毛团,往往已经难以区别。

它们的下一站通常还是中国大陆、印尼和印度,在工厂里加工成假发套、发片,再销售至国际市场。

其中,中国拥有全世界 70%以上的假发工厂,2018 年出口假发制品达 36 亿美元,占据全球市场约 80%的销售份额。

占据中国出口额半数以上河南许昌,聚集了 2000 多家大大小小的发制品企业和家庭作坊,从业人员多达 30 万,从碧昂丝到普通非洲乡民都是许昌假发的用户。

・假发工厂会对头发进行筛选、消毒、漂白剂漂染熨烫、烤箱定型的等处理,然后制作成假发套

它们在海外市场售卖时,贴的很可能是韩国品牌,因为后者早已在美国开店,占据了实体销售渠道。

近年来,许昌的假发工厂开始凭借跨境电商,直接出售自有品牌的假发,并催生出了瑞贝卡这样进驻大商场、市值 40 亿、有自主设计能力的龙头企业。

山东、湖南等地,也是中国假发工厂的聚集地。

作为典型的墙内开花墙外香产品,假发的最大市场在美国,第二大市场则是非洲,而这两个地区的非洲裔群体都是主要的假发消费者。

由于发质偏向细碎、卷曲、蓬松,不易开发造型,黑人在发妆市场上的巨大投入长期成为美国种族研究的关注对象:

在非洲,假发更是成为日常美妆用品,据南非美发企业统计,该国发廊行业80%的收入来自人发制品。

美国假发市场的另一群主力用户,是正统派犹太教妇女。

由于婚后遮盖头发的传统,正统派犹太教女性通常会在头巾和假发之间作选择,假发(意第绪语sheitel)往往凭借美观胜出,因此她们购买的多是 800-55000 美元的高端假发,正统派犹太教假发市场价值高达 6000 万美元。

沉迷 Instagram 的千禧年用户,也是假发市场新进出现的有力支柱。

・名媛科勒・卡戴珊在 Instagram 上发布的假发收藏

・她更出名的姐姐金・卡戴珊则因为假发束掉落而引发推特热议

名流们巨大的带货能力,早已引起了中国假发商人的高度关注,蕾哈娜、碧昂丝、 Lady Gaga 等人都曾被许昌企业用来为产品命名,以米歇尔・奥巴马为原型的「第一夫人」品牌更是在非洲获得成功。

参考文献:[1]The economics of the human hair tradehttps://thehustle.co/the-economics-of-the-human-hair-trade/ ,2000[2]THE INDIAN TEMPLE WHERE HAIR FETCHES MILLIONShttps://www.ozy.com/around-the-world/the-indian-temple-where-hair-fetches-millions/240684/[3]假发出口国数据https://www.morethanshipping.com/human-hair-export/[4]假发行业分析报告,Alibaba.com,2009[5]价格降幅惊人!阿里跨境供应链推出许昌假发中美专线https://supplier.alibaba.com/story/story/PX9C0QSG.htm ,2019[6]新京报,《揭秘“假发村”:头发“搬运工”背后的生意》https://www.sohu.com/a/306214283_391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