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600克真金,145只孔雀毛,3年复原龙袍,到底有多壕?

1957年,在北京十三陵定陵万历皇帝的陵墓中,出土了大量的丝绸布料,就是这堆丝绸布料引起社会上的广泛关注。

这些丝绸布料自然具有文物价值,可是20年后,南京云锦研究所接到了一项来自国家的任务,就是把这些丝绸布料给复原

上升到国家级别,这些丝绸布料在文物价值外,肯定还有意外惊喜。

早在出土的时候,研究人员就曾经把这些布料给拼凑在一起,发现是件完整的衣服,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竟然是万历皇帝的龙袍――明皇帝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

01

妙手天工恢复原貌

在70年代,各方面都比较匮乏的前提下,国家仍旧给南京云锦研究所拨款30万,可见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这件龙袍早已褪色,腐朽不堪,局部已成碎片。

他们只好根据当年的发掘报告进行研究。专家们查找了大量古籍文献资料并研读考古报告,经过多次论证,最后终于拿出了复制方案。

不过,在具体执行的时候,又遇见了问题。

万历为了显示皇权,龙袍大量用金,寿字用捻金线,妆花用片金线,共用捻金线4000米,片金线11300根,可谓“寸金换寸锦”。

龙袍全身共织有18条五彩龙,领缘中为一正面祥龙,左右分列两条相同的五彩行龙,两袖为两条龙首向上、面向前襟的升龙。

上衣中间有一如同柿子顶端的柿蒂龙形状图案,两龙首尾衔接盘踞于前襟后背,下裳共有龙栏11条,纹饰为龙赶珠、海水江牙及八宝纹。

龙袍的材料和工艺如此考究,对于今人的复原已经很难。

但不要忘了,万历皇帝长期不上朝,喜欢吃喝玩乐,是个肥肥,他是要费不少布料的。

这件龙袍身长134厘米,袖长240厘米,袖宽58厘米。龙袍虽为上衣下裳,但是整体结构看不出任何接缝,下摆打有37道合抱褶。

这件龙袍复制前后用了3年,仅画稿阶段就用了一年时间,共画了9幅设计稿。

接着构思设计用了8个月,挑花用了8个月,装机3个月,最后织造用了5个月。

为了避免失误,在龙袍面料上机前,对每一个局部还要进行辅机试样。

同时要忠实于历史原貌,此次龙袍的面料制作,采用的是明代67厘米宽的织机。

据介绍,这件龙袍属云锦中最高级别“妆花”,关键工艺就是挑花结本,要求必须是按照传统工艺手工完成。

挑花要求很高,过去一般挑花要求是100根,而这件龙袍必须达到1800根,龙袍门幅排两面,各分900根,再拼接在一起,一根也不能错。

整件龙袍复制从织造到缝制完全以手工完成,材料珍贵,工量巨大,极其费时费工。

02

为啥不用机械代替呢?

看到这里,大概有个问题,那就是为何不能以机械代替,这就不能不提这件龙袍的面料――“云锦”。

现在的面料纺织一般是由电脑程序语言来控制的,但是云锦纺织目前还不能由电脑程序控制,始终保留着传统的提花木机织造,整个过程完全需要人力来完成,这种靠人记忆编织的传统手工织造技艺仍无法用现代机器来替代,所以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织造南京云锦的秘密武器叫做大花楼木织机,大花楼木织机长5.6米、宽1.4米、高4米,由1924个构件组成,俗称花楼机。

这种木织机对于织造技术的要求很高。

过去的老艺人不用意匠稿,全凭头脑和心算,不仅要把纹样按织物的具体规格要求,计算“分寸秒忽”,将纹样在每一根线上的细腻变化表现出来,还要按纹样图案的规律,把繁杂的色彩进行最大限度的同类合并,编结成一本能上机织造、让织工读懂的程序语言花本,即常说的“挑花结本”工艺,也是南京云锦妆花织造技艺所独有。

每台织机分楼上楼下两部分,织造时,楼上拽花工根据花本要求,提起经线,楼下织手对织料上的花纹,妆金敷彩,抛梭织纬。一根纬线的完成,需要小纬管多次交替穿织,自由换色,工艺十分复杂,上下两人配合,一天仅能织5-6厘米,这才有了古人的"寸锦寸金"之说。

如果说,丝绸是织物之最,织锦是丝绸之最,南京云锦便是织锦之最,而“妆花”工艺就是代表南京云锦的技艺之最。

所谓“妆花”,是指在某种颜色的缎地之上织造出五彩缤纷的彩色纹样,它的特点是色彩绚丽丰富,配色多种多样,有时可多达十几色乃至二三十色,却能繁而不乱、统一和谐。

“妆花”这种独特的织造技艺,至今之所以无法用现代化机器替代,一是因为原材料娇嫩:“妆花”多使用孔雀羽线和扁金线,前者是鸟的羽毛,后者是牛皮纸与金箔捻成的线,很容易因为无法控制力度,把线扯断。二是在于名叫逐花异色,也叫通经断纬的独特织造工艺。

这里的通经断纬,是由缂丝的一种织造技艺传承而来。织纬时各色纬线只在花纹轮廓线内引入和中断,即谓“断纬”。这种技艺实现了在纬向同一梭内配织丰富多彩彩纬,逐花异色的奇效,还不增加织物厚度。

在传统的织造工艺中,经纬线都是单一的色彩,而由于南京艺人发明挖花工艺,解决了同一纬线异彩异色问题,且现代只有南京生产。

所以,国家只能把复原龙袍的任务交给南京云锦研究所。

“通经断纬”技艺可以任意配织颜色,织出“逐花异色”永不重复的作品,可以说是我国古代丝织提花技术的最高成就。

龙袍,便是妆花的极致。龙袍要按照领、袖、前后、正身等部件进行整体的图纹设计,并一次织制成型,缝接时要求金彩、花纹衔接得严丝合缝,浑然天成。

由此可见,云锦织造技艺是一套系统严密的工艺体系,经过纹样设计、挑花结本、材料加工、造机、织造等一百多道工序,以手工方式完成织造。

而云锦的贵重,不仅由于织造的繁复,还因为使用捻入了真金和孔雀羽的丝线,制作金线要把一片黄金经过3万多下锤打,变成薄0.1微米的金箔,薄到人的体温都可以令它卷起,再把金箔粘在一种特殊纸张上去切割。

说云锦是全世界最贵的面料,绝对当之无愧。配得上、压得住云锦的人,肯定非富即贵。

“南京云锦”,与成都蜀锦、苏州宋锦、广西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列中国四大民锦之首。

03

华丽岁月的见证

由云锦见微知著,可想当年秦淮河畔的繁华。

曹雪芹的祖、父辈曾全权掌管江宁织造。可以说曹氏家族在江宁织造府中数年的生活体验成就了曹雪芹和《红楼梦》。

贾府主子们穿戴最常用的便是云锦。可以说,《红楼梦》中若是少了“锦”字,那种“鲜花著锦、烈火烹油之盛”的富贵之气也将减弱不少。

例如第三回凤姐首次露面时穿的“镂金百蝶穿花大洋缎窄y袄”,第六回刘姥姥眼中的凤姐儿穿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都是云锦。

最具重量级的,就属贾宝玉那件独一无二的“孔雀金裘”。

这也是云锦区别于其它地区锦缎的重要特征,云锦最为金贵的一种,就是把孔雀羽毛和金线交织在一起,由此而显得嵌金点翠,华美惊人。

这漂亮的孔雀羽线,闪烁着宝石般的光辉,奇妙的是当变换视觉位置时,孔雀羽线能显现紫、蓝、绿、黑等不同色彩,产生“转眼看花花不定”的色彩变幻。

正是因为这样美妙绝伦,在元、明、清三朝,云锦被指定为皇室御用贡品。历代统治者相继在南京设立官办织造局,专门管理云锦的生产并垄断了云锦的销售。

一时之间,秦淮河一带机户云集,机杼声彻夜不绝,近三十万人以此为生,产量空前,为当时南京最大的手工产业。

如今,《红楼梦》中曹雪芹如数家珍地描绘的雍容华贵的云锦服饰,在200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为亿万观众所瞩目。

2010年戛纳电影节红毯上,范冰冰那一袭惊艳世界的“东方祥云”龙袍,让世人牢牢记住的艺术品,这件华服也被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1年,中国邮政发行了《云锦》特种邮票。继续了一梭一线一世界,寸锦寸金玉云锦的传奇。

2015年,中国高级定制设计师劳伦斯・许云锦大秀在米兰世博会南京周上演了一次纯云锦大秀。

云锦因其丰富的文化和科技内涵,被专家称作是中国古代织锦工艺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是公认的“东方瑰宝”、“中华一绝”,亦是中华民族和全世界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

如今的南京云锦,因其珍贵而更偏重观赏性,也许更多时候被压在箱底或被展示在展柜中,但它们不知疲倦的闪烁、炫耀、喧闹,依旧在向今天的我们讲述着它和那些家族、时代荣极一时的过去,更向我们缅怀着那些无与伦比的智慧和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