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富士康为什么对中国手机不太感冒?

现在,最好的智能手机非iPhone莫属,今年推出的全新系列,销量都不错,整条产业链都忙得不亦乐乎,代工大王富士康自然也是受益者之一,大家现在面对的局面比之年初的状况简直是判若云泥,甚至有点儿“因祸得福”的窃喜。有人力资源的朋友透露:为规避员工过年返乡的感染风险,富士康正在制定“春节加班”计划,旨在全面满足iPhone订单需求,同时增加员工收入,可以说是一个双赢的选择。相比之下,国产手机的情况就远没有这么乐观,华为的事情不再赘述,即便是特朗普交接权力,美国依然会针对华为,荣耀手机可能真得要成为一颗璀璨的流星了,而OPPO、Vivo的热度也大不如前,他们抢先推出的5G手机并没有带动销量,而此前积攒的一些“青春、绚丽”等元素也变得越发普通,至于说小米,雷军的发烧友渐渐降温,大家没有兴趣一直花钱买情怀。

此外,如今电子产业链还有一个稍显奇怪的印象,同为“说中文”的企业,富士康却没有给大多数中国手机代工,包括华为、OPPO、Vivo都是由自己设计、自己采购零部件、自己组装,仅有的小米手机交由富士康代工,也并没有给郭台铭带来多少利润。据说第一代小米手机,雷军只能先让用户交了“订购款”,才能支付起富士康的代工费,相当尴尬。

代工手机,终端组装厂要投入多少资源?

代工大王,绝对不是一些媒体随便起的绰号,它代表着极致的制造能力和资本规模。众所周知,市场变幻莫测,出货速度在商业战争中非常重要,尤其是每年新品发布会之后,都需要一个超大规模的iPhone出货潮,数百条流水线全速生产,一般的中小企业绝难做到,而iPhone的品质又是要求极严苛的,需要代工商建立精密的测试系统来确保品质。残酷的是,速度和品质,两点都需要宏大的资本做支撑。

其实,郭台铭创业四十年,最英明的策略就是“全面代工,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但因iPhone订单实在太庞大,以至于,整个富士康超过50%的利润都和iPhone相关。五年前,郭台铭就已经意识到如此模式具有很高的风险,毕竟,任何生意都不会基业长青,况且,苹果一直忙着培养第二代工商,于是“去富士康化、去苹果化”都曾出现在双方战略中。尴尬的是,苹果依旧需要富士康替自己完成最大额订单,而富士康最赚钱的生意依旧是代工iPhone,总之,两家企业谁也离不开谁,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大多数的中国手机之所以没找富士康代工,与其说是“不想”,倒不如说是代工大王有点儿看不上一些虾米式的订单,毕竟,重型资产最在意的就是“订单稳定”。

首先,组装代工厂要想开始生产,需要先拿下一块地皮,正如郑州的郊区,得益于政府的鼎力相助,才有了一片枣树林变成电子车间的奇迹。拿地皮和建设车间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投资,而且每一分钟都在折旧,制造经营领域有个专业名词叫:稼动率。意思是车间不能总是闲置或者停产状态,否则,投资回收期会被无限拉长。显然,国内手机或者新贵手机的订单非常不稳定,很难把富士康的车间填满,即便是现在的iPhone也只能在短时间内填满。在这种背景下,郭台铭不会愿意为了一些“小单”而大兴土木;其次,组装代工同样需要各种各样的设备,而且不同品牌手机所需的生产设备都是不同的,即便小米再怎么模仿iPhone的设计,也不可能用iPhone的生产线来制造小米,而设备同样讲究稼动率,也是其投资占比最大的一部分。在订单不明朗的状况下,贸然大手笔投资设备也会导致亏损;最后,iPhone的机型越来越多,这带给富士康的管理组织非常大的挑战,既要庞大规模,犹如大象,又要灵活切换,让自己优雅地跳舞。从最早的单一iPhone款式,到现在三款同时上市,能完全应付好iPhone,已然需要大量资源和精力。事实上,在iPhone最忙碌的时候,郭台铭会亲自指挥,要求其他品牌的代工资源来支援iPhone.

总之,国产手机的总量加起来虽然可观,但制造代工最在乎订单的稳定性,国产手机很难满足。况且,苹果发展的态势蒸蒸日上,不管企业的管理者如何具有危机意识,也不可能直接得罪最大客户,这大概也是富士康和国产手机保持适度距离的原因之一。

创造就业,国产手机为什么自己组装手机?

当然,华为、OPPO/Vivo没有直接找到富士康代工,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方面,富士康已经把最优质的管理资源投入到iPhone的生意中,自己的订单有可能会被放到“不重要的位置”,这个“不重要”最直接的体现可能就是出货滞后。

另一方面,华为、OPPO、Vivo也都属于大财团,特别是华为,即便是常年被美国修理,依然会说自己挺有钱的,家底可见一斑。在这种背景下,华为未尝就不想涉足终端制造领域。要知道,这个领域的利润虽然比较低,大概仅有2%左右,但却是不折不扣的民生项目,会创造大量的就业,会带动周边社区,乃至整个城市的经济发展。这就是为什么电子代工厂每到一个内陆城市,都会有相关部门夹道欢迎。据说某省的高级官员曾经亲自提着饺子和醋泡蒜,跑到郭台铭入住的酒店,希望富士康能在当地投资建厂。所以,华为这样的企业,已经大到一定程度,富裕到一定程度,适当地做一些终端制造,也是双赢的事。

相比于华为,后起之秀OPPO、Vivo自己组装,目的则更单纯。因为订单不如iPhone稳定,又不可能如库克一样掌控产业链,所以,他们需要自己做终端代工,承受利润率最低,投资风险最高的部分。好在,OPPO、Vivo的制造生产线更加灵活,而且由自家管理又省去了一些行政成本,最重要的体现:手卖得非常便宜,收敛人心。(科技新发现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