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他们,正在涌入俄罗斯

2018年的戛纳电影节上,有一部名为《小家伙》的中亚电影曾大放异彩,其讲述了一位中亚女性劳工在俄罗斯艰难求生的故事。

影片女主角的悲惨经历

是旅俄移民工人的一个缩影

(图:《小家伙》)

对独联体国家而言,尽管曾经的超级大国――苏联已不复存在,但是俄罗斯仍然在外交、经济上承接了当年苏联的不小的影响力。

前苏联、俄罗斯与中亚五国

2019年6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发布了有关2019年上半年已抵达俄罗斯的劳务移民人数的数据,半年间大约有240万移民出于工作目的来到俄罗斯,其中最多的就是中亚人。

普京试图通过引进会俄语的移民工人

来填补俄罗斯劳动力短缺问题

暂时看来还算有效

(数据:FSB)

那么多中亚人千里迢迢跑到俄罗斯打工,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因素的考量。

人口越来越多的中亚

虽然中亚地区幅员辽阔、资源丰富,是沟通东西方的交流要道,然而恶劣的气候环境却严重限制了当地的发展。因此在古代,中亚地区的发展度始终有着瓶颈,难以进一步提高。

中亚地区的地貌复杂

主要是以稀树草原为主,沙漠,高山作辅

多部地区气候较为干燥,不宜种植农作物

(图: shutterstock)

但自从19世纪后俄国势力渗透进中亚腹地后,中亚的格局逐渐变得耳目一新。

俄国为了长期稳定地统治这片土地,从东欧腹地迁移了大量斯拉夫民族人口到中亚。这些相对具有技术知识素养的人口迁入中亚后,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开发和社会进步。尤其是苏联工业化建设和卫国战争期间,迁入的大量工业设施和技术工人,促进了中亚五国的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

中亚各国被纳入联邦后

苏联开始了大手笔的大型水电运输基建

现仍作为经济支柱的采矿业等也都得益于大哥的技术开发

(图:Thomas Taylor Hammond /Wiki)

除了经济方面外,苏联政府还推动了中亚地区的文教事业发展。统计显示,十月革命以前,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吉尔吉斯人的识字率仅为8.1%、3.6%和3%。通过大规模的扫盲运动和创设民族文字,中亚各民族在半个世纪内逐渐扫除了文盲。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争当祖国好花朵

此外,中亚地区属于穆斯林世界,当地民族基本信仰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教义向来鼓励信徒多生子女,尤其是男孩。虽然苏联政府曾大力推行无神论政策,但成百上千年来,多生子女的想法已成为当地民众的传统习俗,难以割舍。同时,由于二战带来的重大人口伤亡,苏联政府也开始推行“英雄母亲”为代表的奖励生育政策。

自8世纪中期,伊斯兰教进入到中亚地区了

中亚伊斯兰也是伊斯兰文明的一部分

(图: shutterstock)

经济发展和教育带来的生活水平提高,不断扩充的移民,叠加传统行为习惯,中亚地区人口的自然增长率长期居高不下。1940年时,中亚(除哈萨克斯坦外其余四国)人口数量仅占全苏人口5.6%,但到1980年时其比例已达到了9.8%,尤其是乌兹别克人的出生率更是高于全苏水平一倍多。

中亚地区的人口增长趋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经济可观时生育率自然居高不下

1970年之前,净移民人口都是正数

这之后,就开始出现大批移民流出的现象

(数据:UN data))

然而中亚地区日益增长的人口数量也给苏联政府带来了不少的负面影响,尤其是中亚各国劳动力过剩的现象普遍存在。以土库曼斯坦为例,根据80年代初的统计资料显示,当地17%的人口从事家庭副业,塔吉克斯坦1978年的6.5万名中学毕业生中约有一半人没有固定职业。

苏联的联邦内计划经济的平衡是有条件的

增长过快的人口显然是超出计划外的

他们只能搞点副业养家糊口了

(图:Thomas Taylor Hammond /Wiki)

苏联尚存续时,即有学者倡议把多余劳动力迁居国内其他缺乏劳动力的地区。然而除了缺乏启动资金外,也囿于风俗习惯、语言不通和劳动力文化素养低下等条件限制,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办法去往陌生地区谋生。不过很快,他们就被迫走出家门,不得不前往异国他乡艰难谋生。

俄罗斯劳动力缺口的扩大

1991年12月25日,苏联的解体宣告了这个超级大国的覆灭后,原苏联的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也因为失去了强有力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而各自陷入混乱。尤其是继承苏联最大遗产的俄罗斯联邦,更是经历了长达多年的经济衰退历程。

日子过不下去,只想让领导下台

(图片:https://svpressa.ru/)

当时,俄罗斯社会上出现了大规模失业、恶性通货膨胀、生产率低下、居民收入减少、贫富差距扩大等一系列问题,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找到能够糊口的工作是大多俄罗斯人唯一的期盼了

在这一阶段,俄罗斯的医疗服务质量也大幅度下降。由于经济危机,很多医院的设备严重落后,同时缺乏很多医疗必需品。到2000年时,结核、肝炎、霍乱等疾病已在俄罗斯死灰复燃,而俄罗斯的人口平均寿命也大幅减少,死亡率大幅上升。

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俄罗斯的人口自1992年起开始不断减少,自然增长率出现了持续多年的负增长。1990年时,俄罗斯联邦的人口尚有1.48亿,到2002年时仅为1.45亿。

一个领土面积占地球陆地面积八分之一的国家

人口却还不到全球人口的百分之二...

(数据:UN data)

除此以外,俄罗斯男性酗酒成风现象,是俄罗斯男性的高死亡率的部分因素,还造成俄罗斯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自然增长率低下、男女比例失衡等现象给俄罗斯带来的另一个问题便是劳动力短缺。

俄罗斯人的酒量,毋庸置疑

(数据:Statista)

中亚五国在苏联解体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由于原有的计划经济模式被打破,这些国家和原其他加盟共和国之间的生产联系也随之中断,使得不少经济部门的生产计划趋向停滞,大量企业倒闭;另外由于失去了苏联中央的投资与扶持,他们的社会经济发展减缓,难以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

在苏联时期被安排专注种棉花的乌兹别克斯坦

大厦崩塌后,再也没有联邦统筹的棉花出路了

造成了大量纺织企业破产,工人下岗

(图:https://m.russiainphoto.ru/)

发展减缓的同时,中亚五国的发展还极为不均衡,水草丰茂的河谷、绿洲人口密度和经济发展程度较高,而沙漠、山谷之间则较为落后。

随着中亚五国的纷纷独立,他们的政府均开始有目的地扶持本民族,打压俄罗斯族。受此影响,当年因政策原因而迁入中亚的俄罗斯族人于90年期间开始了大量回迁。由于中亚的俄罗斯族人文化、技术素养较高,因此他们的回迁进一步延缓了中亚的经济社会发展速度。

苏联解体后的中亚经济开始恶化

加之民族主义和宗教价值观的复兴

俄罗斯族移民和土著民族的矛盾激化了

大批的俄罗斯族人不得不迁回老家

这些因素都使得中亚五国在独立以后开始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失业问题。而就在此时,俄罗斯开始放宽了外来移民的入境限制。俄罗斯对劳动力的重大需求,也吸引了中亚各国的政府和劳动力的眼球。

需求方和供给方的合作似乎是必然的

(图:https://chto-proishodit.ru/)

通往俄罗斯之路

1994年4月,独联体各国在莫斯科共同签署了《独联体国家劳动移民和社会保护领域的合作协议》,给独联体内各国劳务移民的输出迁入消除了最关键的壁垒。此后独联体各国就劳务移民进行了多次磋商会谈,以加强劳务移民的规范性及打击人口贩卖问题。

2019年,俄罗斯提出对移民劳工实施养老金跟随制度

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内的移民劳工

在一国家缴纳养老金后可在任一成员国内领取

(图片:https://ruftv.ru/)

到目前为止,独联体国家获得俄罗斯工作签证的手续已大大简化,使得来自中亚地区的劳务移民能够更加方便地进入俄罗斯务工。

有了市场的需求和政策的支持,前往俄罗斯务工的移民越来越多。2000年时,有正规手续的劳务移民才仅仅21万余人,到2006年时便已达101万余人。不过这只是俄罗斯境内劳务移民数量的冰山一角,事实上,据有关学者估计,在俄罗斯打黑工的非法移民可能超过一千万。

即使政策再放开,对于合法入境移民还是有要求

但是很多不符合要求的人也有务工需求,故而铤而走险

(图: shutterstock)

由于这些劳动移民大多不具备较高的文化水平和技术能力,因此他们在俄罗斯国内以从事低端产业和体力劳动为主,比如建筑、开矿、筑路、小型零售、家庭服务等。

我到俄罗斯来搬砖

(图:https://moscow.sm-news.ru/)

数量如此庞大的劳务移民,对俄罗斯而言也是一把双刃剑。

这些劳务移民由于语言不通,往往游离于俄罗斯政府管辖之外,给俄罗斯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俄移民局长在2011年曾表示,非法移民及其雇主每年因逃税就多达400亿卢布。

请出示证件,查查你是不是非法入境的黑工

(图:shutterstock)

外来移民也很大程度上恶化了俄罗斯国内的治安。2010年的一项新闻报道显示,莫斯科70%的刑事案件均为移民所犯。而这些穆斯林群体大量涌入,也有可能带来极端主义思想,危害俄罗斯的社会安全。

骄傲的俄罗斯人对于移民输入有很大的不满

族裔之间的暴力也时有发生

有鉴于此,俄罗斯也开始对移民做出了一定的限制。除了限制对移民签发的工作许可证数量外,还提高了移民准入门槛,对素质较高的移民放宽了条件。同时,强制要求在个别行业工作的移民掌握“不低于基础水平的俄语”。而在语言辅导方面,俄罗斯东正教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但负责编写教材,还负责为来俄务工移民开设语言课程。

自2015年,即使获得了俄罗斯的就业许可

仍要提供俄语证书,考试费用大约要3000卢布

测试包括:词汇和语法,阅读,听力,写作和口语

(图:https://m.tj.sputniknews.ru/)

另外,俄罗斯自2011年起还在个别行业禁止使用外籍员工,以保障俄罗斯主体民族的优势地位。

这些移民的日常生活,往往也不尽人意。虽然在俄罗斯能获取比本国更高的收入,但总体而言,生活压力极大。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0个小时,而且也没有休息日,平均每周工作时间要比俄罗斯人多15-20个小时。

留给他们的都是俄罗斯人不愿意干的低薪重活

(图: shutterstock)

此外,由于非法移民的黑身份,也使得他们自己往往成为俄罗斯人所肆意歧视、勒索敲诈的对象,很多劳务移民的生活完全依赖于雇主而几乎没有任何自由。

据塔吉克斯坦移民部门统计,每年前往俄罗斯的一百多万人中,平均每天都有三四个该国移民尸体运回国内。但即使如此,每年仍然有成千上万的中亚人前往俄罗斯工作,只为养活在国内的家人。

在俄罗斯遭遇的一切都好过在自己国家没有收入来的好

中亚经济的恶化,他们才是感受最深切的

(图: shutterstock)

而这些在俄中亚侨民工作所得,也成为中亚五国重要的外汇来源。

2020年,新冠全球大流行也严重波及了俄罗斯的劳务市场。由于疫情严重化,俄罗斯于2020年5月1日正式关闭边境后,中亚前往俄罗斯务工的移民人数骤减。目前,俄罗斯的劳动市场已经出现了短缺,但对当下的俄罗斯政府来说,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是重中之重。

还有几百万的移民劳工因疫情滞留在俄罗斯

没法继续工作,也回不了家

(图:http://migrantocenter.ru/)

不过从长远来看,继续大规模使用中亚劳工仍然会是俄罗斯做出的选择。

参考文献:

1.王钺. 战后中亚各民族人口问题及其对经济的影响[J]. 西北史地, 1995(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