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诺奖史上最黑暗一页:1949年医学奖,30万人无休止的噩梦?

美国总统姐姐的血案!

罗斯玛丽・肯尼迪是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的姐姐,尽管她是所有姐妹中长得最漂亮的那位,但却很少被提及,因为出生时医生没有及时赶到,而护士却发出了错误的指令,导致她在产道中呆了2小时,结果由于缺氧导致智力发育严重滞后,一直停留在1-2岁小孩子的程度。

Rosemary Kennedy(罗斯玛丽・肯尼迪)

不过经过精心的教育以及照顾,表现一直都比较好,在外人看来还是气质美女,她的病除了直系亲属,很少被外人所知,但在22岁那年,罗斯玛丽开始变得有些烦躁和不安以及抽搐,开始出现癫痫的症状,还经常暴力攻击周围人员!

23岁那年有人告诉罗斯玛丽的父亲约瑟夫・P・肯尼迪,现在有一种脑白质切除手术,术后玛丽的攻击性就会被治愈,而且变得温顺听话,约瑟夫・P・肯尼迪动心了,甚至都没有和妻子商量一下,就决定动手术!

瓦尔特・弗里曼

1941年11月,罗斯玛丽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接受了美国顶尖脑白质切除术医生沃尔特・弗里曼和詹姆斯・温斯顿・沃特的手术,手术器械看起来有一点像黄油刀,他指示助手让玛丽吟唱着“上帝保佑美国”,然后从鼻腔刺入脑袋,一边轻轻搅动起来,等玛丽唱歌开始语无伦次时,弗里曼停止了动作,此时玛丽已经无法言语,并且站立不稳。

此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罗斯玛丽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那个会唱歌,会因为小孩子的喜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尽管有点低智商,但仍然是气质美女的玛丽,变成了一个坐立不稳,甚至还会尿失禁,需要佣人照顾终身如行尸走肉般的玛丽!

而在短短9年后,这个手术就在苏联被废除,1970年时全球禁止脑白质切除手术,但此时全世界已经有30万人施行了脑白质切除术!

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人类医学史上最大的耻辱

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是葡萄牙里斯本大学医学院教授,1935年在伦敦举行的第二届神经精神学会上,约翰・富尔顿和卡罗尔・雅克布森发表了一份报告称,黑猩猩两侧前连和切断后,它们的攻击性就会降低,并且变得非常温顺听话,这引起了莫尼兹教授的关注!

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

他本来就主攻神经学,在大脑研究上颇有造诣,当时对于大脑的其他部位功能都已经有所了解,但对额前叶却知之甚少,这里没有明显功能,是一个所谓的“静区”,这里是一个协调中心,储存生活经验和思想,在安东尼奥教授看来,精神病患者这部分已经没用了。

因此从这个角度出发从而发展出治疗人类精神病,特别是富有攻击性精神病的患者,因为这些患者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威胁,所以在这方面治疗如果获得突破,那么一定会功成名就,安东尼奥做到了!

同年11月,安东尼奥教授的第一个案例就诞生了,他原本打算用酒精破坏神经,但酒精会立即浸润到周围组织,为此教授还发明了一种脑白质切断器的手术器具,怎么来形容这种工具呢?就是在西瓜上挖个洞,然后伸入一个工具,直接将里面的瓜瓤搅碎(当然这稍微有点夸张,安东尼奥的手术是从前额叶取出部分)!

这么讲大家能听明白不?但问题是人的大脑每个人都有些差异,既没有超声波探测,更没有核磁共振造影,手术程度全凭手感,但奇迹般的是接受手术的病人都活了下来,而且攻击性消失了,一坐一躺就是一天,病人家属都欢天喜地,至少不会攻击人,不用再赔钱了!

术后温顺的患者

安东尼奥教授当年还曾发明过血管造影技术,这个成就差点就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所以在医学界的威望很高,加上动过手术的监护人都好评如潮,所以这个手术渐渐在各国开始流行!

瓦尔特・弗里曼

沃尔特・弗里曼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神经病学系主任,了解到安东尼奥的手术后,开始学习并改进教授的取出部分前额叶的方式,变成切断额叶和丘脑之间的连接,而且他还将这个手术命名“放血”疗法。

1936年9月14日,沃尔特・弗里曼邀请神经外科医生詹姆斯・瓦茨在美国施行了第一例手术,到了1942年时,他们两个就在美国完成了200例手术,而在1941年时就已经为肯尼迪的姐姐施行了手术,尽管效果不好,但仍然没有阻挡有攻击性精神病患者的千万美国家庭热情,并且每个手术仅收取25美元,价廉物美效果极好。

手术案例宣传图

此后几十年中,沃尔特・弗里曼亲自动过的手术超过4000例,而在全世界据保守估计,到彻底被禁绝之前,估计有超过30万人施行了额前叶切除术,开始时用来对有攻击性倾向的精神病患者执行手术,到后来甚至发展到给多动症儿童施行手术。

因“发现了前脑叶白质切断术对某些精神疾病的治疗价值”,安东尼奥教授和瑞士科学家沃尔特・赫斯(与额前叶切除术无关)一起分享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从1935年第一例手术开始,到1949年,全球至少有十几万人施行了这个手术,而且门槛低,很多诊所就可以施行,所以真正的数量根本无法估计。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没有任何一部分大脑是多余的,可以切除的,而且还是掌管着人类社交、工作记忆、问题决策,行为抑制等高级功能的额前叶,简单的说,人体的神经中枢在大脑,而大脑的控制中枢在额前叶,而当时的手术直接就将其破坏了,后果是什么?

精神病患者就直接变成只会吃喝拉撒睡的白痴,精神病患者仍然存在治愈的可能,但切除了额前叶的患者,那是永远都不能,所以肯尼迪总统的姐姐,从23岁以后,就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其实早在安东尼奥教授获得诺贝尔奖之前,就已经有科学家指出这种手术反人类,但一直未能受到重视,随着医学界对大脑功能认知的深入和病人术后反常情况,终于开始有国家层面意识到了问题,1950年苏联率先宣布废除额前叶手术,1970年全球所有国家禁止,但从1935年开始到1970年间被施行手术患者,他们将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下!

这位大佬还出现在了1989年发行的葡萄牙10000埃斯库多纸币上,不知道葡萄牙政府是怎么想的!

但对于诺奖委员会来说,没有后悔药,因为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教授于1955年12月13日去世,他造成的损失,无人能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