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夜深微雨暗香浮(二十四,终)| 草莓原创小说

不纠结日子稀疏平常,用创意让生活玩出花样。最近,发愤的草莓尝试的花样是写!小!说!

习惯了干货文,小说是巨大的挑战。而人生最棒的体验是,完成原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发现“我本可以”。

这里连载我的人生第一部小说《夜深微雨暗香浮》,给各位“草莓酱”讲故事。

小说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二十四)

向小冰虽然怀疑齐伟竹先在外面有人,但自己那一夜的买醉也是愧对。她把房子留给齐伟竹,自己要了车子。

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把家里每个角落都走一遍,检查有没有东西遗漏。每一处都像电影片断回放那样,浮现四年来在这里、那里发生过的两人开心的时刻、冲突的瞬间。

相识的时候,都觉得对方挺好挺好,后来平稳安定,生活清一色的乏味单调。没有“孩子”这股活水注入的小湖,水面注定静寂如死。

走之前,她把无名指的戒指摘下来,看了又看,放在桌上。

这戒指是齐伟竹家的传家宝,传了好几代媳妇,求婚时,婆婆才肯拿出来。

今天,她把戒指还给齐伟竹。想着以后他会把戒指戴在其他女人的无名指上,或许就是单玉珂吧。

齐伟竹坐在角落里叹气,一直摇着头,眼眶红红地说,不同意。

向小冰给齐伟竹递了面巾纸,他伸出手,没有拿纸,却把她一把拉进怀了。

半晌,她又默默地把他轻轻推开。不管前路如何,她将和这一切先别。

他知道她不像在开玩笑,只是不明白:老男人都死了,她为什么还要走?

花开终是落,花落终成空。

在之前王奇霆的葬礼上,向小冰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她确信自己有办法把孩子假装成齐伟竹的,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过去。

有了孩子这股活水的注入,原本单调乏味的家庭生活必将焕然一新。

就这样,带着王奇霆送给她的最后的礼物,埋葬长久的秘密,过上和和美美三口之家的生活。

从此,腰板挺起来了,再也不用面对公公婆婆别样的眼光,不用被七大姨八大姑指指点点,不用被邻里叔婶问来问去,不用被好心同事暗中八卦,不用被同龄朋友的晒图扎伤了眼。

她可以和齐伟竹带着孩子在周末的时光到游乐场玩木马,在暑假的时光去长隆野生动物园喂考拉,坐上火车到北京八达岭爬万里长城,乘飞机到海南三亚的碧海沙滩上享受盛夏的阳光,在中国的遍地留下温馨甜蜜的亲子时光。

但,向小冰做不到!

她无法抹去过往的记忆,在内心深处带着“对不起”去生活。

当然,她也可以悄悄地选择和还没见面的孩子告别,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让生活回复原态,继续前行。

但,怀上宝宝太难了,这四年的奔波与折腾让她失望透顶,对人生都产生了怀疑。

她不知道,如果失去了这个宝宝,还需要等上多少年,才能听到一声奶声奶气的“妈妈”。

最后,她决定了!要把他生下来抚养长大,让自己的青春得以延续,也让那个逝去的生命得以延续。

向小冰收好东西,穿着一条深黑色的连衣裙,走在灰暗、巨大无边的地下停车场,希望这条黑黑流淌着无言的路能这么延续下去。

突然,她眼睛一亮,想起还有一件事要办。

这几天,向小冰一直在想,既然自己是能怀上的,这么多年不孕困惑的谜底应该揭晓了

――是齐伟竹的问题。

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叮瞩单玉珂,希望单玉珂照顾好齐伟竹,弥补自己内心那一份愧疚。

午后的阳光,依然能照见飞舞的尘埃。

在白桃市第一人民医院那间招待室里,向小冰告知单玉珂,自己和齐伟竹明天去办理离婚手续,可单玉珂一直跟她说“向老师,伟竹是个好男人”。

向小冰觉得真好,能这么夸齐伟竹的,说明有真感情。

她没有以面对情敌的心态看着眼前的女子,而是以欣赏的目光面对这个比自己年轻貌美的球场“候补队员”。

有这么优秀的单玉珂照顾齐伟竹,她放心了。

向小冰又轻轻地摸摸自己的肚子。因为有这个孩子,她和齐伟竹已经不可能了。

但她没有对谁讲出这个秘密。

当向小冰起身要走的时候,单玉珂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沓资料推过来:

“向老师,事到如今,我不能帮齐伟竹瞒着你了......”

向小冰打开一看,瘫坐下去,不停地摇着头,嘴角抽搐,想说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来。

看了刚才那沓资料,她才知道,自己携带阿拉斯加综合症的基因。这是一种罕见病,目前医学界无药可医。

基因携带者容易疲倦。会不会发作、什么时候开始发作都看运气。怀上的孩子有99%的几率会出问题。

齐伟竹在向小冰那次体检后,意外得知这个坏消息。

单玉珂提议,要齐伟竹如实跟自己的老婆讲出情况。

可是,为了不让向小冰承受那么大的打击,齐伟竹恳求老同学单玉珂帮忙保密,又拿了一份看不出问题的体检报告过了关。

这两三年来,齐伟竹一直隐瞒向小冰,私下和单玉珂频繁沟通着,就是想看看医学前沿有什么办法让向小冰更大几率地怀上健康宝宝,了却她成为母亲的心愿。

但是,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来看,几率很小。

为了避免向小冰知道身体情况以及意外怀上有缺陷的孩子,齐伟竹以一个月外出借调为借口,悄悄做了结扎手术,假造了老天爷没有赐子的谜题。

还拿出以前在野鸡医院查出有毛病的检查报告,跟父母说是他有问题才生不出,避免向小冰被公公婆婆的“催生符”耳提面命......

黄昏像一块硕大无比的海绵,将白昼的炎光,慢慢地吮吸渐尽。

喧嚣的市声,渐渐低落下去。

街道上飘浮着淡淡的尘土味,两边破旧失修的建筑,像是拥挤着又像相互远离。

在盐白色的大街上,向小冰踽踽独行,漫无目的地游荡。

得知这一切,眼睛已经红肿,像绽放了两朵小莲花。

不知什么时候,她开上车,又开到以前和齐伟竹约会的大海边,她想坐在礁石上,听听大自然的声音,独自安静一下。

大海在黑暗中显出它无比庄严的雄姿,像万马奔腾一般。

海水倾尽全部力量,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一个接着一个向岸上扑来,一次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向礁石,又被礁石撞得粉碎......

浪头溅湿了向小冰膝盖以下的裙身,湿漉漉的雪纺布紧裹在她的小腿上,让海风一吹,凉飕飕的。

她忍住不哭出声来,嘴里微微念道:

“一个浪漫像红酒,一个寡淡似白开,

一个疯狂了岁月,一个温柔了尘埃。

夜深微雨暗香浮,风吹红落醉初醒......”

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雨像谜一样洞穿苍穹,从天上如羽毛般轻柔地飘落。

那雨如烟、如丝、如雾,

飘到齐伟竹家阳台上的铜色铃铛,

飘到布满青苔而古朴苍凉的楼房,

飘到赤橙黄绿霓虹灯闪烁的街道,

飘到黑色鸽子振翅纷飞的圆形广场,

飘到两座灰色钢桥下翻滚奔腾的大江,

飘到芝麻县龙眼村陡峭险峻的锦屏山上,

飘到布满白色菊花的王奇霆墓头石碑旁......

(终)

- End -

作者:发愤的草莓,干货新书《现在就干》作者,专注时间管理与妈妈精力管理,陪伴你把琐碎的生活变成像游戏一样好玩。家有2宝,上班之余耕耘公众号“发愤的草莓”,每天5点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