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国疫苗预约工具不好用,网友只好动手自己创建网站

美国的人都在抢着要本季度最热门的票:接种新冠疫苗预约。预约新冠疫苗的推荐方法,是登当地某家医院的网站,或者打热线电话。但使用这些方法结果可能会令人崩溃。许多家庭打热线电话排了好几个小时,在票务网站 Eventbrite 等平台上翻找预约信息,最后到 Patch 、Nextdoor 等本地新网网站上绝望抱怨。

换句话说,美国疫苗接种开展得一塌糊涂。现在,已然失望的民众开始靠自己

卡里・克拉弗正在经历这样的处境,根据德克萨斯州规则,克拉弗的父亲有资格打疫苗。一获知这一消息,克拉弗便尝试给父亲预约疫苗接种,花了数小时都没预约上。德州官网上列出当地能注射疫苗的药房。克拉弗的父亲去了十几家,但都已经没有疫苗了。一些药房和他说,“之后再来问问”。

克拉弗说:“我就想,‘这回答太糟了吧’。新冠病毒威胁着我父亲。而我父亲身体好,在所属年龄段里还比较年轻。那那些年纪更大的人怎么办?那些没法去问有没有疫苗的人怎么办?”

就在 1 月 2 日,克拉弗从下午 3 点开始搭建名为“德州新冠疫苗”的网站,一直到晚上 11 点半才完工。这个网站列出德州可能还能注射疫苗的地方。克拉弗是数字产品设计师,她明白,这样的网站要易读、方便导航、更新要快。克拉弗希望,人们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传注射疫苗地点的信息,每次上传需要填三个问题:当天能注射上疫苗吗?该地点还能预约吗?有等待名单吗?

克拉弗把网站放在云表格服务 Airtable 上,在社交媒体网站 Reddit 上发了链接,然后去睡觉了。隔天早上七点,她醒来一看,有一栏已经填上了。克拉弗说,自己当时想:“至少有人在意。”

接下来一整天,克拉弗手动将德州约 1400 个疫苗接种点信息填到表格里。她说:“从此我一发不可收拾。”克拉弗估计,自己每周花约 40 个小时的空闲时间来维护网站。从网站上线开始,共有 5 万访问量。

帮助民众预约疫苗接种的方法还有很多,克拉弗的网站只是其中之一。美国系统错漏百出,克拉弗建网站是自愿填补空白。

另外一个自发建立的网站名为“加州疫苗接种”,网站以加州地图的形式呈现。用户可以点击自己的所在地,弹窗会提供关于资质要求、疫苗可接种情况、联系信息的最新信息,用户可以根据联系信息预约接种。

佐艾尔是发起人之一,佐艾尔说:“我不会把这种方式叫做‘众包’。尽管我们是请公众告诉我们信息是否过时,但我们是直接打电话问疫苗接种点或者问医务人员,看能不能接种疫苗、以及预约方式是什么,这是我们获得信息的方法。”

类似努力已迅速在全美跟进。克拉弗的网站基于德州,现在克拉弗与甲骨文公司合作,在全美至少 20 个州创建类似网站,预计下周早些时候网站能上线。

同时,新泽西州软件工程师里昂・吴在推特上了解到“加州疫苗接种”网站后,创建了“新泽西疫苗接种”网站。吴和克拉弗一样,花了一个晚上创建网站,自己手动添加信息,后来才招募到志愿者,帮自己验证所有网站信息是否正确。吴说:“如果人们不相信这些信息是正确的,那我们的工具就没什么用。”

还有些人是创建了公开谷歌文档,任何人都可以往里面添加信息,之后再检查。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居民克里斯塔尔・纳普创建了类似表格,助力疫苗注射,纳普将该表格命名为“普林斯顿星球”。纳普在给我的邮件中写道,自己开始填表格,是通过“查看所有原始信息......然后更新”。该表格覆盖了整个新泽西州,现在也列在吴的网站上。

住在布鲁克林的软件工程师丹・贝纳米为给自己的祖父母预约疫苗接种,用纽约官方的疫苗搜索工具寻找信息,没能找到疫苗接种点是否还能接种的信息。之后,贝纳米便创建了网站“纽约市疫苗名单”。贝纳米靠着几位朋友的帮助,建立了一个自动检测系统,该系统每过几分钟,就会查看 45 个官方疫苗接种网站。

众包信息和招募志愿者或许能帮助减少网站创建者的工作量,但接受笔者采访的创建者中,几乎所有人都很累,白天还要上班,需要平衡两边的工作。吴说:“从起床到晚上去睡觉,除去休息和吃饭,都塞满了工作。”

医生什卡・简和哈雷・阿克巴尼亚在芝加哥为新冠患者治疗,他们也有同感。二人共同努力,为伊利诺伊州健康风险最高的居民传达信息。阿克巴尼亚就此表示:“我们有本职工作。我们做这件事是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全投进去了。我们还不拿钱。”阿克巴尼亚说,医生属于疫苗接种的首批人群,但医生对此都感到有些愧疚。阿克巴尼亚目睹着自己的病人和同事死于新冠,她很想要帮上忙。

阿克巴尼亚创建了一个众包谷歌文档,上面列出还能预约的地点。简是新冠活动小组“影响”的首席信息官,其创建了一个疫苗信息中心,服务和医院没有正式合同关系的医务人员。

阿克巴尼亚则和药房联系,以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谷歌文档。阿克巴尼亚说:“哪里能接种、能检测、能获得帮助,这些信息都没有,我很难过。”

这些网站只能填补空白,最终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如果公开访问量超过 100,谷歌文档经常会崩溃,网站也崩。而如果用户没网,或者不懂操作,这些方法用处会小很多。老年人浏览互联网一般不会像打电话那样自如,所以许多网站都依靠志愿者接电话、帮助引导健康风险高的群体。

这也能服务到残障人士和不识字的人。众包网站在帮助不会说英语的人方面也在尝试创新。简表示,一些志愿者去教堂,用西班牙语澄清关于疫苗的不实信息。克拉弗说,甲骨文正在翻译自己的材料,服务西班牙语用户。

在疫情期间,与志愿者协作、传播信息需要多个应用。贝纳米说,自己使用一个共享的 Discord 服务器,来与志愿者沟通。很多人也用 Airtable,笔者采访过的几乎所有团队,都有推特账号,以此来吸引潜在志愿者,或者如果有人知道有老年人需要帮助,可以通过推特联系。

这些志愿者都明白,现在普通人在做的事,其实应该是政府的职责,但志愿者们都认为,抱怨没有用。简说:“我们创建团队,是因为在疫情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发现,没有国家计划来对抗新冠病毒。部分原因是新冠病毒是新面孔,还有部分原因是公共卫生方面没有协同努力来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认为,我们作为公共卫生信使,创建网站是我们职责的延伸。”

佐艾尔赞成,她说:“我们不是来指责谁的。整个体系背负着特别大的压力,问题真的很复杂。”

在许多志愿者看来,帮助创建这些网站,是重燃社群归属感。将近一年的社交隔离后,人们亟需这种归属感。佐艾尔说:“两周前,面对这种情况我自己还觉得束手无策。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说,我们的网站帮他们接种上了疫苗。我永远不会忘记。”

克拉弗的父亲最终接种上了疫苗。克拉弗父母凌晨 3 点起床,开车 45 分钟去当地一家医院预约,再回家,然后再在当天下午一点去接种。

克拉弗说:“有哪位 70 岁的人,该在凌晨 3 点钟开几个小时的车,去接种疫苗?”这样的问题,众包名单回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