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女孩病逝,父母相继死在坟前,村民:人无情天有情!

这天清晨,天气阴沉沉的,仿佛随时都可能下大雨。一个男人正举着一把大锄头,在后山挖坑。在坑的旁边,有着一张烂草席,里面隐约露出一个小女孩的脸蛋来。那脸色青白,一看就是死人的脸。

不久后,坑便挖好了,男人一脚将草席连带着里面裹着的人影随便地踹进坑里,草草地将土填好。见着大雨来临,他头也不回便往山下跑去……

这奔跑着的男人叫大伟,他不是别人,正是坑里那个死去的女孩的父亲。

大伟是村庄上土生土长的年轻人,从小被村民们看着长大,但村民们都不愿意和他们一家打交道。

大伟的父亲是个猎人,收入颇丰,比起其他村民们,要稍稍富裕一些。也因为这样,他们一家总是用一种高人一等的眼神看待村子里其他的村民们,让人感觉极为不爽。

大伟一家都有很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就连大伟的母亲,在家里也没什么地位,尽管生下了大伟,可最后,依旧落得个劳累而死的下场。

后来,到了娶妻的年纪,谁也不愿意嫁给大伟。只是总有那么一些需要钱的人,迫不得已做出一些傻事。

大伟的妻子,名叫小月,小月可以说是他用钱买来的。小月从小和父亲一起长大,感情特别要好,那一年,父亲病重,小月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不说,能借的亲戚好友都借了,却都没能治好父亲的病。眼见着父亲就要死去,无奈之下,小月只得瞒着父亲,答应嫁给大伟。

后来,在大伟的帮助下,尽管父亲的病依旧没能治好,但至少让他多活了好几年时光。尽管父亲得知她嫁给了大伟,震怒不已,可木已成舟,他即便是再愤怒,也不可能再拆散女儿的家庭。

婚后不久,小月便有了身孕,只可惜,她的第一个孩子,却是个女孩儿。

由于大伟一家都重男轻女,而小月除了在怀孕的期间在家里有地位以外,其他的时候,根本就护不住这个孩子。因此,这个小女孩儿可谓是从能够自己走路开始,就要为家里当牛做马,洗衣做饭。

稍一不注意,打碎了一个碗,被打骂也是常事。冬天里,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在结满冰块的河边洗衣服,一双小手冻得又红又肿,却没有人问一声:你还好吗?而唯一对她好的母亲,却根本就庇佑不了她。

在小女孩八岁那年,她生病了,发了很重的高烧,平时她病了,也都是自己挺过去,根本就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这一次,她没能再挺过去,闭上了双眼。她死的时候,骨瘦如柴,被父亲随便挖个坑那么一扔,便埋葬了。

女孩的母亲小月因为几年都没有生出儿子,比小月过得更不如,小月死后不久,她也随之自尽在了女儿的坟前。母女俩死后,被葬在了同一个墓坑里。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就到了清明,村民们相继来到后山,祭奠死去的亲人。见到那一座无人问津的,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小的坟包,村民们想起了那对可怜的母女,想到母女俩死得这样凄惨,村民们都于心不忍,纷纷上前焚烧纸钱。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从后山走过,一个村民朝他喊道:“阿伟,今天是清明,你快来给你死去的妻女烧点纸钱吧!”

听了他的话,阿伟扭过脸,冷冷地嗤笑一声,“就凭她们,也配我来祭拜!”

说着,他扭过脸就要离开,可他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大步朝着这边走来。村民们以为他听了他们的话,动了恻隐之心,都暗自点头。

谁知道,大伟走到坟前,突然抬起脚使劲地在那坟包上狠狠地跺了几脚,一边踩嘴里还一边说着难听的话。村民们都不忍心再听下去,为那对埋葬在地里的母女感到不值。

就在这一刻,突然,一声炸雷响起,只听大伟突然惨叫一声,浑身冒出黑烟,倒在了坟前……

村民走过去,探了探大伟的鼻息,发现他已经死了。见到这一幕,村民们纷纷对视一眼,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人无情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