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一年多过去,日本“人和动物胚胎实验”结果如何?创造出了什么?

不同物种之间存在生殖隔离,这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这也保证了物种的独立性和多样性。如果不存在生殖隔离,甚至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生殖隔离的关键意义在于,不同物种无法进行基因交流,至少野外自然条件下无法进行。

但是随着人类科技水平的提高,遗传学以及分子生物学的不断发展,我们可以从更精细的角度去解决很多问题,例如在实验室了就可以实现两个物种的胚胎融合。当然从伦理道德层面,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禁止下,是不允许以人类胚胎作为研究对象的。

虽然生殖隔离存在,但是不同物种之间的杂交依然可以实现,植物类的不去说要更简单一些,尤其通过无性繁殖的方式。对于动物要求要更高一些,首先就必须满足两个物种的亲缘关系足够近,例如马和驴之间的杂交诞生骡子。

虽然马和骡子是不同物种,但都是马科-马属下的成员,亲缘关系较近,虽然存在生殖隔离但杂交后仍然可以诞生后代,只不过后代骡子不可育而已,这其实也是生殖隔离的一种。而人和黑猩猩的亲缘关系就很近,在历史上也曾进行过类似的实验,都最后都被批停止。

那么是否可以从其他角度来实现这个目的,“人和动物胚胎实验”就是最好的选择。2019年7月《自然》期刊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就是Japan approves-first-human-animal-embryo-exper-iments”。大体意思很明确,就是日本首次批准人和动物胚胎实验。

那么到今天为止已经一年半过去了,这项“人和动物胚胎实验”结果如何创造出来的是动物还是人,或者是杂交体?

日本的“人和动物胚胎实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很多人都非常好奇的问题,从基因伦理道德的层面来说,类似的实验都不允许进行,但是日本首次进行官方批准,实验可以正常进行。干细胞科学家中谷弘光作为此次东京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联合团队的负责人,由他带领整个团队进行相关实验。这个实验并非是单一的,而是一整个系列,需要很长的时间周期才能完成。

这个实验最终目的是期望可以从动物身体上获取人类器官,用以打破器官移植的主要限制因素-供体过少。先说其原理,要想在动物身体上培育出人类器官,那么从胚胎阶段就需要引入人类可发育复制的细胞,让它们一同生长发育,最后长成的个体身体上就包含人类的器官。

中谷弘光团队用小白鼠的受精卵作为受体,在这里有两个关键性因素:首先是通过基因改造让实验鼠的受精卵无法正常发育出胰脏器官;其次是人类的细胞要经过特殊的处理,让无法继续分裂的体细胞恢复成多功能干细胞,也就是常说的人类iPS细胞。

最后把实验鼠的受精卵移回实验鼠的子宫,待出生后就得到有人类胰腺等器官的老鼠。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要想让人类细胞在动物身体内形成器官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日本的“人和动物胚胎实验”成功了吗?

此前中谷弘光和他的同事就曾做过类似的实验,例如2017年他们把小鼠的iPS细胞转入无法产生胰腺的大鼠胚胎中,最后成功培育出实验个体。此后科学家把成功的胰腺器官转移到小鼠体内,可以正常应用控制血糖平衡,可以说此次试验很成功。

而在2018年的另外一项实验中他们的团队把人类iPS细胞移入羊的胚胎中,但是最后结果却不如所愿,培育到28天的胚胎中认为细胞占比非常少,可以说实验失败了。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是找到人类细胞被宿主胚胎淘汰的机制,而在日本官方批准的前提下,这个团队也将进行各个阶段人类iPS细胞的培育研究,并且尝试进行转基因的操作。

其实可以看到,“日本的人和动物胚胎实验”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成功,也没有创造出吃瓜群众期待的杂交体。

说在最后

如果实验成功,对于人类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当然科技也是一把双刃剑,就看拿这把剑的人把它用在什么地方。可以帮助人类解决器官移植的难题,拯救很多人的生命自然是好事。但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危害也会很大的。

文/科学黑洞,图片来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