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爱因斯坦说时间不存在?他没乱讲,是你瞎想

本文提要:

爱因斯坦没说过“时间存在”,至少我们没有在任何正式的科学文献中看到过。这种提法大多是某些人对爱因斯坦言论的曲解,再加上另一些人的以讹传讹;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建立在时间这个重要前提之上,否定时间的存在实际上就是否定相对论;

爱因斯坦认为时间是相对的;

如果爱因斯坦说过什么不存在,那他一定是说“现在不存在”,人对于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区别的理解存在“一种错觉”,请注意:这与“时间不存在”有本质区别。

其实爱因斯坦没这么讲

爱因斯坦到底说了什么?

1955年3月,爱因斯坦最好的朋友贝索去世,听闻噩耗,爱因斯坦提笔给贝索的家人写了一封慰问信。信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现在他比我先离开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这没有意义。对于像我们这样相信物理学的人来说,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区别只是一种错觉,尽管是一种持久的错觉。”

爱因斯坦给贝索儿子的慰问信手稿

在写完这封慰问信之后的一个月,爱因斯坦于4月18日辞世,享年76岁。

米歇尔・安杰洛・贝索是出生于意大利的犹太后裔,他在爱因斯坦的学生时代就与其相识,并且为爱因斯坦介绍了第一份工作――瑞士联邦专利局职员。尽管对爱因斯坦研究的高深理论不甚理解,但身为工程师的贝索却是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宇宙常数、“时间之箭”的第一位倾听者。爱因斯坦不仅跟贝索聊自己的科学研究,还与他探讨自己的人生和家庭,二人的友谊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爱因斯坦与贝索的合影

由此你能想象当爱因斯坦得知好友去世时悲伤的心情,这位76岁的老科学家在信里将曾经与贝索探讨“时间之箭”的内容以一个普通人能懂的文字告诉了他的家人。

当后人获得这封信时,曲解了爱因斯坦的本意。他们将爱因斯坦写的“For people like us who believe in physics, the separation between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has only the importance of an admittedly tenacious illusion”浓缩为“Time is illusion”,称“时间是错觉”、“时间不存在”,并且说这是爱因斯坦亲口讲的。爱因斯坦百口莫辩,因为他已经死了。

我们生活在对时间的幻想中?

时间真的只是错觉?

这需要从“时间之箭”谈起。

在学生时代,老师就总告诫我们要珍惜光阴,因为时间由过去到现在至未来,一去不复返。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就像一支射出的箭那样不会回头。

爱因斯坦也认为时间如箭,但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他对“过去、现在和未来”却有自己的见解。爱因斯坦认为时间是相对的,时间的流逝与“观察者”有关。

爱因斯坦1953年写给贝索的信中谈及“时间之箭”

在准备过马路时,你看到迎面驶来的汽车,需要判断它“现在在什么位置”以及它“什么时间驶过”。汽车时刻都在运动,并且当光线从汽车上反射进入你的瞳孔、再到视网膜感光细胞将其转换成电信号传递给大脑时,汽车已经驶过了一段距离。换句话说,当你看到“汽车现在在那个地方”时,它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了,你看到的“现在”只是过去,是大脑的想象。

你看到的“现在”已经成为过去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认为,任何的“现在”都是相对于一个独立观察者而言的,我的“现在”与你的“现在”不同,因为观察者不同。与此同时,“现在”与某个特定“事件”一一对应,如果空间里有两个事件“同时发生”,它们互相不能构成因果关系。“现在的事件”只与其“过去”形成因果,我们可以将其表示为“时间光锥”。

在时间光锥里,“现在”只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点

在爱因斯坦相对论物理学模型中,“现在”并不是现实的绝对要素,它只是过去事件跟未来事件之间的一个“一维的点”。因为时间时刻在变化,“现在”变成“动态的过去”,你感知到的一切都成为你对过去事件的记忆,而“未来”只是你头脑中对“过去事件”趋势的想象。

爱因斯坦从没有否定时间的存在

爱因斯坦在慰问信里追忆自己与贝索过去的友谊,赞美朋友的智慧、热诚、兴趣以及他对婚姻的忠诚,感叹好朋友的离世是“自己再一次落后于他”。由此可见,爱因斯坦在信的末尾对时间的表述是情绪化的。我们同时应该明白,爱因斯坦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区别只是一种错觉”的表述符合相对论原理。

爱因斯坦

“过去”是记忆、“未来”是想象、“现在”是记忆与想象之间一个不断变化的“点”。爱因斯坦并没有否定时间本身。

而从哲学的角度看事物,结果会变得截然不同。你可以认为“现在”是1秒钟、1分钟、1天甚至更长时间,从而证明“现在”是存在的,但在此基础上聊相对论显然就有点“鸡同鸭讲”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