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印度,农民运动风起云涌 | 地球知识局

近日,印度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运动爆发了。

2月6日下午12点到下午3时,印度各农民联盟在全国33个地区组织了超百万农民参与的道路封锁运动。拖拉机和卡车、帐篷和堆积的石块,成为这个时段印度公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次农民运动已经实现了跨年

持续这么久,他们依旧没得到满意的答案

(图:shutterstock)

这场暴动的起源,是在印度长期存在又十分敏感的农业问题。农民们抗议的是印度政府此前颁布的农业改革法案,并声称“施压运动”一直要持续到10月2日,个别地区甚至出现绝食抗议现象。

抗议者乐于聚集在标志性地点

以吸引更多的关注(流量大)

(图:shutterstock)

此举触动着莫迪政府的敏感神经,引发国内外的强烈关注和政府的高度戒备。2月5日开始,仅首都新德里就部署了超过5万名军事人员维持秩序,部分区域持续“断网”。那么,印度农民为何冒着新冠风险也要大规模抗议呢?

严 阵 以 待

(图:shutterstock)

最低价格保障的消失

农民抗议运动的起因是2020年9月印度议会颁布的三部农业改革法案,法案内容在印度农民看来“会对自己生计带来巨大负面影响”,由此产生的生存危机最终引发了持续的抗议运动。

这场旷日持久的抗议开始集中在北方几个农业大邦

现在已大规模扩散

而原有的抗议铁盘也提高了组织能力

这三部法案的内容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对农产品贸易、价格保护和市场规则的一些改变,例如废除交易的“中间人”而允许农民自由买卖,农产品价格抛给市场来决定,以及企业可以不受政府管制而自由购买和储备农产品。

之间政府设置了最低价格保护

再通过集中收购以达到维持农民收入的目的

现在全交予市场,没人兜底了

(图:shutterstock)

这看似是一场公平的自由市场化改革,但考虑到印度农业的现状就不难发现,新政已经触及了印度农民的切身利益。其中最核心的利益就是最低价格保护的消失。

在改革法案颁布之前,印度政府像很多国家的政府一样,对粮食收购都进行了最低价格保护,从而基本保障农民能够生存和发展。而一旦农业补贴撤除,农民就要在没有政府庇护和“中间人”缓冲的情况下直接面对国际粮价波动,收入稳定性大大降低。

政府不再做扛风险的保护墙

农民面对的可能是高价的高收益

也可能是市场环境恶化后的被过度压榨

(图:shutterstock)

此外在印度,耕地在民间的主要存在形式还是落后的佃农制。农民在面对粮价起伏的同时,还要向拥有土地的地主按时上交地租,进一步降低了他们在市场面前的抗风险能力。

只有使用权,没有实际拥有权

佃农制也就是租用制

(图:shutterstock)

而看似旱涝保收的地主们也并没有从新政中收获什么。这是因为地主只能从农民处收取实物租,他们的收入主要靠出售这些实物租维持。一旦政府不进行补贴和价格稳定,地主阶层也要花费更多精力参与国际粮食贸易,可他们并不具备相关专业技能和能与大粮食公司抗衡的仓储能力,收入稳定性同样骤减。

穿上防护度满级的“防弹衣”

(图:shutterstock)

当地主和佃户都在新政中吃了大亏时,暴乱似乎就不可避免了。

偏偏,在印度当前的发展现状下,农民又占到了国民的绝对多数。印度13亿人口中70%的人是靠农业维持生计的,这么多人发动一场席卷全国的“起义”并非不可想象。

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印度

工业化进程还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除非洲)

动了农业的奶酪,也就动了粮仓和票仓

(图:shutterstock)

那么,政府为什么明知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还要一意孤行呢?

主要原因还是节省支出和促进农业转型。据印度财政部的数据,政府每年都要向农民发放最少320亿美元的价格补贴,但农业发展却长期停滞不前。2019年,近70%人口参与的农业仅占到2.7万亿美元经济总量的15%,这样的发展水平让印度政府很不满意。

人多田少效率低,投入和收益不成正比

是政府要进行改革的主要原因

(图:shutterstock)

但这或许只是一个借口,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印度难解的财政债务问题。众所周知,急于成为大国的印度是一个债务管理相当失败的国家,有分析认为印度每年仅为支付债务利息就要花掉财政收入的1/4。

莫迪政府一直希望减轻外债的影响,在社会经济多个部门动过刀,农业新政只是节省政府开支众多措施中的一项。

只是可能莫迪也没有想到,这项举措触到了全国农民和地主的逆鳞,招来了巨大的反弹压力。

发补贴时你是好总理

搞改革时你是大猪头

(图:shutterstock)

“查卡堵塞”的常态化

抗议发生不久,“查卡堵塞”(Chakka Jam)这一词汇便成为该国农民运动的专属用语。查卡(Chakka)源自梵语和尼泊尔语的“车轮”一词,自然代表着农民经常使用的农车。而随着形势的发展,“查卡堵塞”被赋予更多的含义,例如反对贫富差距和该国的高犯罪率,抗议社会分裂和政府腐败等问题。

农业改革只是一个导火索

抗议的主要原因是底层的现状已经很糟糕

而且还看不到这个国家未来的希望

(图:shutterstock)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和该国的农业问题密切相关。过去若干年里,农民的大量破产导致大量人口涌向城市,而城市就业岗位的缺失就容易滋生犯罪,贫富差距的不断加大也在拉深社会的分裂,这一系列的问题又都是农民付出最大。

农村和城市都待不下去的时候

现行的社会规则就会随之崩塌

(图:shutterstock)

到2020年,该国仍有超过80%的农民无法拥有超过2公顷的土地。近年来气候变化所导致的水资源短缺和不稳定的天气,又使不少农民放弃农业,特别是在当前的新冠疫情期间。据当前数据显示,每天超过一千名农民弃农从商。

弃农从商的成功也要建立在

政府能成功推动市场化进程

(图:shutterstock)

而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更有超过30万农民自杀,可见印度农业的问题之大,农民生活之艰辛。所以,尽管政府做出种种承诺,也实践了部分保障农民的措施,但农民依旧“查卡堵塞”并愈演愈烈。

其实从去年11月底开始,印度农民就在各地实施堵路行动了,其反映出的本质便是农业问题是印度社会最为根本的问题。这一问题解决不了,印度社会70%的人就处于危机之中。

一个农业国家的根基就是农民和土地

根基动摇,受影响的就不只是农民了

(图:shutterstock)

随着形势的发展,这一运动的发展也令人担忧,主要是由于一些宗教力量渗透了进来。尽管政府进行了严密部署,但抗议农民与警方仍然发生了激烈冲突,甚至不少信奉锡克教的抗议农民发出“旁遮普邦独立”的口号,意图将农业问题升级为政治问题。

拿出老地图证明独立是“名正言顺”的

这就和农民抗议新政策的初衷没啥关系了

完全是趁乱徇私

(图:shutterstock)

众多周知,印度的锡克教徒一直都有独立的倾向,他们认为1947年时旁遮普邦是被政府“吞并”的。1984年的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就是被锡克教卫兵枪杀的,中央政府后来好不容易才打压住了“锡克分离主义运动”。

印度铁娘子对“锡克分离分子”的强势打压

导致了保镖对其实施刺杀

全国内更是掀起了反锡克教的暴动

(图:wiki)

而锡克教徒在农民运动中的参与迅速引发外溢影响。去年的12月12日,美国锡克教徒就趁着印度农民运动砸毁了印度驻美国大使馆外的圣雄甘地雕像。当前,英国议员要求英国外交大臣就此事对新德里施压,并鼓励印度农民继续抗议,澳大利亚也力挺印度农民。

从内政问题快演变成国家问题了

(图:shutterstock)

于是,在局势的不断发展和锡克教徒参与之下,印度农民给出最后期限,表示将一直抗议到10月2日,因为这一天不仅是甘地诞辰日,也是国际非暴力日,选择这一日期表明了印度农民将一直抗争到底的决心。

既有农民和政府的矛盾

也有锡克教徒和印度教的矛盾激化

(图:shutterstock)

但事情真的会如此发展下去吗?政府将如何应对呢?

印度农民运动的可控

从目前来看,这一运动还是可控的。

首先,政府加大了防控力度。对国内网络的严格管控是“查卡堵塞”运动发生以来政府的一个常态防控,而当前政府对推特等境外媒体平台也进行了有力防控。

目前的状态是,政府以“维护公共安全”为由,只要出现“莫迪和农民”“暴动”“堵塞”“锡克教”等等的词汇,都要被删除,不按照政府要求行事者将判处监禁。

先控制舆论风向,再通过刑罚镇压

掌握了笔杆子和枪杆子还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呢

(图:shutterstock)

并且,印度政府在努力转移民众视线。官方的媒体报道中宣称农民的抗议行为受到了反对党的“阴谋支持”,是对莫迪政府的“底层政变”,政府甚至趁机抓捕了一些反对党人员,这起到了一部分的效果。

国大党主席在农民集会现场演讲

声援农民向执政的人民党抗议

(图:shutterstock)

其次,政府也在通过谈判稳定农民情绪,并采取了一些措施。

此前,印度政府已经与各农民联盟开展了十几轮谈判,当前已经达成部分协议,比如暂不实施农业改革法,适当补贴农产品价格等等。而很多腐败官员也在该运动中被罢免,仅在1月,旁遮普邦就有超过20名党内高官被迫辞职。

转移情绪瞄点是解决抗议运动的惯用手法了

(图:shutterstock)

进入2月份,又有10多位相关官员因农民运动而被免职。很多民众都十分认可政府的这一行为。而莫迪本人也不顾新冠风险,在不少场合都表现出亲民举动,比如和部分农民代表握手、合照等等。

但大多数人对莫迪的怒火已经忍无可忍了

(图:shutterstock)

最后,农业运动的局限性也在不断显露。

在持续数月的“查卡堵塞”运动中,很多地区的示威者沿重要公路搭起了营帐,并建起了物资供应站、诊所,乃至图书馆,营区内的物资一般由抗议者自行带来或由支持者捐赠。这看起来像是准备打“长期战”的样子。

做好了“打长期仗”的充足准备

(图:shutterstock)

跌打拴伤也可就地医治

后勤保障令人暖心又放心

(图:shutterstock)

但随着政府对抗议农民不断进行的安抚和软化,很多农民离开抗议队伍回到家乡,还有的人看到了抗议运动中涌现的商业机会,例如学会了如何宣传、如何开展小生意,就立刻转行了。

限 定 发 型

(图:shutterstock)

据媒体报道,2月2日以来,每天有上千农民离开抗议队伍,而新加入的农民不到离开的一半。因此,这场农民运动的威力和规模在不断减弱。

总之,在农业改革法颁布之前,印度农民无论将农产品卖到何处,都会有一个由政府划定的最低收购价,但莫迪政府为了解决政府债问题准备牺牲农民利益,这导致“查卡堵塞”运动的常态化,也激化了印度社会的种种社会问题。

不被农民接受的农业改革法案

前路又会如何呢?

(图:shutterstock)

莫迪政府若想真正解决农业问题,还是应充分考虑农民诉求,并处理好新冠和就业岗位的问题,否则只会不断激化事态......

参考文献:

1.https://edition.cnn.com/2021/01/12/asia/india-farm-law-intl-hnk-scli/index.html

2.https://edition.cnn.com/2021/01/26/asia/india-republic-day-farmers-protests-intl-hnk/index.html

3.https://www.vox.com/2021/2/6/22270309/india-protests-farmers-blockades

4.https://www.cbsnews.com/news/farmers-protest-india-republic-day-standoff-narendra-modi-farm-laws/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PradeepGaurs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