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中国互联网产业未来何在?

互联网“最长的一年”

最近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超过70%。

对比美国约87%的互联网普及率,中国互联网普及率仍有提升空间,但似乎也不大了。

“互联网进入下半场”这个提法已经说了很多年,可这“下半场”的打法这些年还是在不断摸索,在与社会、政府、民众等多方不断互动。

过去的一年,直到今天,可以说是互联网“最长的一年”。

年初疫情肆虐,通过互联网搜集信息成了防疫刚需,健康码应运而生,方便快捷全民可行。对比起国外疫情期间健康码难产,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动作极快,体现了社会担当。

但问题也随着这一新兴事物而生。不适应移动互联网的老人,因为无法运用健康码,而屡屡被排斥在公共场合之外。大规模收集公民信息,使信息安全成为人们担忧的焦点,而信息泄露时有发生,明星的健康码大头照都在网上被广泛传播。

疫情期间,京东、美团等快递、外卖业务, 为城市封闭后的生活维系作出重大贡献。可下半年,外卖员屡屡曝出受到伤害的恶性事件。

贸易战仍在持续,中国人突然发现,从芯片到软件,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关键技术被卡脖子。华为虽然优秀,但一己之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缺芯状况下只能含泪割舍荣耀。其他厂商显然不能幸免,不久小米也遭到了制裁。

美国还在限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受到最大影响的还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它们纷纷选择回到港股上市。而还有一些新贵,如快手,去年酝酿一年终于在今年首次上市,让不少人实现了财富自由。

与快手争夺短视频上市第一股的抖音,则在去年产生了更大的争议。其海外版Tik Tok成功实现了文化输出,在很多国家成为APP下载第一。但因为短视频本身的性质,注定会被从俄罗斯到印度各国政府管控。特朗普甚至直接要求禁掉抖音,这场闹剧里却以特朗普黯然下台而不了了之。

说起上市,去年最受关注的上市大戏,是蚂蚁科技登陆科创板。原本万众瞩目,却因马云的一段讲话,蚂蚁科技上市推迟,重新搞起了合规。

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军社区买菜,引起了民众对于巨头垄断的担忧,而反垄断法也适时推出,这次互联网巨头似乎要人人过关。“二选一”、“信息屏蔽”,这些原本过去司空见惯的操作,如今都要被放在放大镜下检验。

互联网产业已经大到经常被民众关注,多挨些骂也很正常。问题是在争议之后,产业整体向什么方向走?互联网普及率越来越高,产业发展前景会越来越狭窄吗?

我们认为,下半场的互联网产业,还有三个方向可以走,那就是新兴领域、产业互联网和海外市场。这三个领域是互相配合,密不可分的。

新兴领域

这个“新兴领域”也是个相对概念,毕竟在十多年前,网上零售也是“新兴领域”,而如今网上零售渗透率高达30%,已经较为成熟。

而很多其他领域是可以有互联网产业的渗透空间的。2020年年初的疫情,让人们不得长时间居家,这就加速了互联网产业在其他领域的渗透。即使在疫情退却后,互联网产业在这些领域仍能留存很多用户,从而进一步改变新兴领域。

比如在线教育产业去年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如今四五线小城市里的孩子手机上都有作业帮和小猿搜题等APP,头部公司估值百亿美元。

还有互联网健康产业,疫情催生了网上问诊的需求,而很多小毛病其实是可以网上问诊买药就可以解决的。在线问诊、在线买药、智慧医疗服务,在去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去年A股有了点慢牛的味道,但这是机构主导的牛市。机构抱团下龙头股大象起舞,理财新手纷纷选择购买基金入市,证监会也表示继续大力发展权益类公募基金。在A股机构化的进程中,互联网平台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去年蚂蚁集团准备上市,就在其平台上发行了五只以“含有蚂蚁股票”为卖点的基金,虽然最后蚂蚁集团未能上市,但五只基金运行良好,也给大家上了一堂基金普及课。除了蚂蚁,还有一些互联网平台,如东方财富,抓住了机会。其旗下天天基金网2020年基金销售额预计为1.3万亿元。

去年是房地产开发商不好过的一年,它们上网的动作越来越大。先是阿里宣传上天猫卖房,然后是恒大升级房车宝,都在挑战更早上网的贝壳。VR看房等新技术,在为房地产业上网赋能。

而在租房市场,过去不断烧钱跑马圈地的长租公寓模式,去年遭遇了危机。像蛋壳这样的的分散式长租公寓大企业也爆雷了。长租公寓下一步该向何处走?更紧密地拥抱线下房企可能是一条出路。

疫情期间,在家办公叠加在家网课,让在线办公软件迎来了一波用户增长。钉钉、企业微信等旧有的办公App大显身手,而像2019年12月刚发布的腾讯会议,更是两个月日活超千万、245天注册用户破亿。

线上办公是很多公司应急时的刚需,而企业能线上办公,就需要产业互联网配套。不仅如此,上述新领域,背后的支撑也和产业互联网关系紧密。

产业互联网

新兴领域的互联网需求爆发式增长,需要相关的产业互联网基础设施,比如云计算、办公软件、安全、数据库、人工智能、区块链、5G技术等的应用。

产业互联网领域,中国发展程度不高,还面临着被卡脖子的尴尬。

这一领域有一个比较老的话题,去“IOE”,即在中国企业的IT基础设施中排除IBM、Oracle和EMC(易安信)。这三家公司分别是小型机、数据库和高端存储的领导厂商,早年就进入中国,与很多企业绑定。

贸易战当前,继续使用这些跨国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容易在关键时刻被制裁而导致公司IT运行出问题。而且它们的架构也较为老式,难以适应飞速发展的线上需求。

可是国内厂商技术能力不到位,产品未必让人放心。近些年来国内有些企业上云、自主研发数据库,才让这个问题有所缓解。

换个角度看,国内产业互联网发展前景还很广阔,光是企业IT底层架构的更换,就是产业互联网的一块大蛋糕。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涌现的新需求,等待产业互联网方面的创新。

比如上面提到的互联网健康领域,医院想要上云,就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配合。如今最先进的互联网诊疗,医院可以做到远程问诊乃至远程手术直播,就需要5G、VR等新技术。

物流领域要做到全链条可追溯,就需要区块链技术。

制造业产业升级,机器换人,可以运用新技术提高效率的同时保证工作质量。比如半导体企业,可以采用“5G+AR”“5G+VR”技术实现可视化,指导、引导、改进与实体设备的交互方式。

以上提到的领域,最基础的数据交互和储存需要云计算和数据库技术,保证数据安全需要相应的安全技术;各行业需要开发相适应的芯片、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自动化领域需要人工智能和5G技术,每一个细分领域都蕴藏着很大的机会。

国家队产业互联网领域十分重视,最近工信部印发了《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里面提到:

“发展40个以上主营业务收入超10亿元的创新型领军企业,形成1-2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龙头企业。”

中国产业互联网巨头的崛起,很有可能不是多么遥远的事情,而是三年内就会发生。

当然目前中国产业互联网整体实力仍然不够强,三年内能做到在国内市场占优就已经很不错了,在可预见的未来。抢滩海外市场的还是目前在国内发展较为成熟的互联网产业。

互联网出海

互联网出海其实算是老话题了,早些年就有不少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出海开拓,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

去年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在海外纷争的爆发年,先是印度封禁中国App,后来是Tik Tok在美国遭遇封禁风波(尽管最终没有真正实现封禁),在其他国家也遇到了限制和约谈。

尽管类似的冲突很多,但这也侧面说明了中国互联网产业其实在海外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比如印度封禁的中国App,涵盖了许多领域,有移动支付、游戏、社交甚至小额贷款。

印度对中国App的封禁,是对中国海外市场的重大打击,但也不是没有幸存者,去年小米仍然是印度手机市场的第一名。

至于Tik Tok,目前已经深度融入到了美国年轻人的社交生活中,Facebook等竞品对它的市场竞争乃至寻求政治封禁,都没有打垮它。

但由于短视频直观、冲击力强、实时性强、洗脑性强的特点,Tik Tok很容易介入所在国的社会及政治纷争中。比如去年10月巴基斯坦曾短暂封禁Tik Tok,原因是上面有“不道德及不雅”内容。又因为涉及游行内容,最近TikTok俄罗斯代表处负责人被“约谈”。

去年12月抖音86%的收入来自国内,而海外版本Tik Tok里,美国贡献了7%左右的收入排名第二。这说明,尽管Tik Tok在海外攻城略地,但盈利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未来海外盈利的提升是可以预见的。

在海外成功的另一大中国互联网产业是游戏。莉莉丝的《万国觉醒》和米哈游的《原神》在海外爆火,标志着新晋游戏厂商可以通过绕开国内市场激烈竞争,依靠海外市场挑战原有的游戏巨头。而《戴森球计划》在海外的成功,也意味着小型游戏工作室,只要做得出好游戏,就可以通过海外市场生存发展。

还有一些出海的领域,是国内关注不多的。比如百度收购YY直播后,原YY母公司欢聚时代则聚焦海外市场,其主打品牌BIGO LIVE海外季度营收已经超过30亿元人民币。YY的前高层在美国创业,拉到国内投资,创立的声网则是一家产业互联网企业,为中美两国互联网企业提供音视频互动技术服务,客户中不乏B站、新东方、小米、斗鱼等知名企业,最近一个著名例子是爆火的Clubhouse。

在中国这个充分竞争的互联网市场中形成的商业模式,对中国互联网产业出海很有帮助。而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模式可以移植到同为发展中国家的第三世界国家,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相比美国互联网公司的优势。即便正面与欧美互联网巨头竞争,中国互联网公司也有手机游戏和Tik Tok的成功。可以说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仍然是很有前景的。

抓住时代机会

?对于互联网产业来说,尽管进入了下半场,但时代的机会仍然有很多。

互联网产业自中国落地之后,便与资本市场关系紧密,造富效应及其显著。最近快手在香港上市,首日总市值就涨到了1.2万亿港元,相当于腾讯的六分之一。这体现出了目前资本市场优质资产的稀缺,互联网产业优秀企业股份作为优质资产被认可,以及――上互联网产业的车现在还不算晚。

随着美国限制中概股在美上市,众多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优质企业,如京东、网易已经到香港二次上市,而像百度、B站、唯品会、携程等公司也传出要到香港二次上市的消息。而随着A股注册制的试点,据传两会后A股或全面推行注册制,相信也会有互联网公司选择在A股上市。

未来国内消费互联网优质企业主要在港股上市,为了方便内地投资者投资,以及机构抢夺核心资产定价权,这些在港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会陆续纳入港股通。而产业互联网企业则有可能在A股上市,国家会对关键领域的产业互联网企业进行资金和政策上的扶持。

想要全面把握未来几年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红利,就得广泛投资A股和港股的互联网上市企业,

以上是中长期因素,现在我们来谈一些短期非理性因素。

最近无论是A股、港股还是美股,都体现出了优质资产因极度稀缺而被捧上天。

还是以刚上市的快手为例,它在上市一天市值就冲到了1.2万亿港元,相当于腾讯的六分之一,这合理吗?

拥有广阔海外市场的小米,现在的估值也就是快手的一半多一点,这合理吗?

快手在国内短视频平台里难称第一,尚且有这么高的估值,那国内长视频平台里唯一盈利的芒果超媒,总市值也就快手的十分之一多一点,这合理吗?

东方财富是作为互联网公司被高估了,还是作为券商被拖累了?如果券商行情来了,它现在的估值合理吗?

考虑到这些问题,最后的问题是,互联网产业核心资产地位稳固吗?现在算高估还是低估?要不要把互联网产业优质企业当核心资产拥抱?怎么把沪深港的互联网优质资产一起抱?

从快手首日上市的情况看,岂止是拥抱,简直是一拥而上啊。

本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