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历史上有哪些令人窒息的操作?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可能会有很多操作超出人们的意料之外。但我们今天要讲的,不是这波操作的出奇性质,也不是它有多伟大,而是它超越人类正常接受思维的存在。这样的操作,恕我直言,看完之后感觉呼吸不畅,气息不匀。

韩复榘,民国时期冯玉祥国民军一派的支持者,在国奉战争过程中,一度为国民军将领出谋划策,积极运作。可是,韩复榘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智慧呢?看完他的操作,恐怕你要直接大呼憋闷了。

当时,国民军将军张之江表示,对付奉军就要以智取胜。这似乎让韩复榘看到了自己建功立万的好机会,他直接来到司令部,然后屏退所有人,贴到张之江的耳边,如此如此……密谋了一通。

张之江听完,那是意得志满,连连点头。至少,通过这两个人一脸稳操胜券的表情,手下都认为他们筹谋了一个万全之计。

其实,当时国民军内部对这两个人的“万全之计”甚是好奇,但万般探听都不得其意。于是,他们只好听从韩复榘的指挥了:不管去哪里,哪怕利用国际特快列车,也要给我凑齐三百头公绵羊。

这是什么意思?要犒赏三军么?大家对这一操作的意图不得而知。结果,当天三百只公绵羊被赶到了师部。官兵们没想到,韩复榘马上又指挥了:去取大量的棉絮来,将它们栓在公绵羊的尾巴上,然后点燃了赶向敌军阵营。

官兵们怀着各种不理解听命从事,于是一大群因为火焰受到了惊吓的公绵羊奋力奔跑,一溜烟朝着奉军的队伍跑过。这时正值黑夜,奉军正休息呢,突然远远奔来一群不明物体,也真是吓了一跳。

可是,他们很快冷静下来了。为什么?绵羊跑得越近,火光也越亮,他们清楚地看明白了,这是一群敌人,是绵羊群!奉军看着这群绵羊在自己的战壕里窜来窜去,不但不烦,还笑得前仰后合。这下韩复榘看不下去了,直接让手下朝前冲。

奉军可不傻,绵羊来了我们欢迎,敌人来了可就不客气了。于是一阵机枪狂扫,国民军又被打退了。大家退回阵地心里估计还没明白自己的韩将军这是唱的哪出戏,但看其铁青的脸,也没有敢问。干脆,大家都收拾一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国民军发现问题了,自己的阵地上多出很多小纸团,他们将纸团打开来一看,里面除了一颗小石子,就是一句话:敬请国民军兄弟前往赴宴,烤全羊、烧羊肉、羊肉饭、羊肉汤,一应羊肉食物应有尽有!

这可真是羞辱人羞辱到家了,韩复榘满脸通红,张之江雷霆万丈。可是这怪得了谁呢?你们这到底是个什么计策呢?不要说人家奉军不懂,就是你们国民军内部官兵也不理解了,白花花的大绵羊拼了命地赶去送给人家,真是又搭工夫又搭钱,这是雷峰精神么?

所以说,这样的操作恐怕让人越看越郁闷,越看越云山雾罩,我们有理由怀疑韩将军是奉军派过来的卧底吗?大概韩复榘若听了这种话,要一口老血喷出而亡了。当然,张之江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在军在颜面尽失也就算了,在冯玉祥那里可如何交代?

人家说病急乱投医,大概张之江太急于扳回一局了,所以他马上想到了队伍里的一个程将军,这位将军叫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此事件记载于《冯玉祥与国民军――一个志愿后的札记》一书,据说书的作者是位来自苏联的军事顾问,叫普里马科夫。

而这位程将军当时在张之江面前为临时参谋长,一般这个职位也算是不低的级别了,至少在军事才能方面不会太小白。而他当时为张将军出主意:只要将运河与白河上游的水闸与水坝都炸掉,那大水就会将平原淹没,他们不需一兵一卒就能将奉军给收拾了。

据说,程将军当时之所以出了这样一个主意,还是上天给的机会。我们从1920年的地方县志可以看到,书中明确说当地洪水泛滥,地面水深已经达到了一公尺多。这样利用水来淹奉军也就有了便利条件,程参谋这个主意有多馊我们不管,只说张将军,他竟然为了找回面子,想要真的调兵炸闸。

好在当时队伍里有苏联的军事顾问,他们及时找到张将军,说:“此举万万不行,奉军阵地居高,约两公尺高,而我们阵地低,如果河闸一开,被淹的不是人家,而是我们自己呀。”听了这个分析,张将军几乎出了一头汗:妈呀,差点又冲动了。

于是,张之江将程参谋叫到跟前,那是一通雷霆万匀:“你是不是傻,是不是缺心眼?谁高谁低不知道吗?要你这号的人在军里不是自取灭亡吗?你赶紧给我回北京去!”程参谋在一群人面前面如土灰,夹着尾巴悄悄退出去了。

看看,这就是当年国民军的不按理出牌,那愚蠢度几乎高出天际了,不要说让人看得胸闷,只是听听都要窒息了。为了打场胜仗,送人家几百头羊也就算了,这要炸了运河闸,那后果会是什么样呢?真是不靠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