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印度“群体免疫”大功告成?看看巴西的变异病毒怎么说!

作者丨一节生姜

印度成为第一个达到群体免疫的国家,这点毋庸置疑!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在疫情面前,印度已经安全了呢?巴西玛瑙斯市的经历应该是一个答案。

印度是否达到群体免疫?

据《今日印度》报道,印度首都新德里地区1月份进行了第五轮针对新冠病毒的血清抗体检测,这项调查是在1月10日至23日进行的,调查人员在首都280个地区共收集了2.8万个样本。初步结果显示目前有60%的被检人群的血清抗体为阳性。

这意味着当地有60%的人已经感染过新冠病毒。此前,印度媒体 “The Print” 新闻网也登出过一篇文章,该文章引用了印度一家私人病毒检测机构创始人的言论,说疫情已经“悄无声息地使70%的印度人获得了免疫”,因为近10亿印度人已经感染新冠,但绝大多数人已经康复,并有了持久的免疫力。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先看一下数据。从印度每日新增病例的统计图上,可以看到一个峰形完美的大峰,最高时每日新增近10万人,如今已经降到1万左右,比峰值已经减少了近90%。

图:印度每日新增新冠病例(数据和图片来自worldometers.info)

不仅如此,印度的现有病例数,也出现了很好的峰形,从最高的100万人,目前只有不到20万人左右。

图:印度现有新增新冠病例(数据和图片来自worldometers.info)

印度并没有大规模开展新冠疫苗的接种,从疫情的峰形上看,确实非常有可能已经接近群体免疫了。虽然目前印度确诊数只是1000万左右,但是由于新冠检测不充分,很多国家的实际感染数应该是确诊数的5倍~10倍,甚至更高。所以,对于印度已经有50%~60%的感染过病毒这样一个推测,也是合理的。那印度的疫情真的是就会很快过去,马上就胜利在望了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来看看巴西的例子。

巴西的玛瑙斯,去年也曾经达到群体免疫,今年年初出现第二波疫情

印度是目前新冠确诊病例第二多的国家,紧随其后的是巴西。在巴西的亚马逊雨林,有一个城市叫玛瑙斯(也译作马瑙斯),是亚马逊州首府,有200多万人口。去年3月13日,玛瑙斯确诊了首位新冠患者。到4月末,每天有80多人因新冠肺炎住院治疗,最多时每天有79人死于新冠肺炎。当地的医疗系统已经崩溃。

但是,就在整个城市进入至暗时刻,大家都觉得玛瑙斯将被新冠毁灭的时候,当地的病例数却从5月开始突然减少了,到了8月,每天新冠死亡数已经接近于0了。

图:玛瑙斯去年疫情(图片来自Washington Post)

玛瑙斯的疫情也有完美的峰形。从峰形来看,如今的印度,像极了去年6月的玛瑙斯。

不仅是峰形相似,在去年有一项巴西圣保罗大学的研究,调查了玛瑙斯当地献血者中新冠病毒抗体的阳性率,发现6月份时,阳性率达到了52.5%。这意味着玛瑙斯有一半的人都感染过病毒了!

这个比例,也与印度很相似。到了7月,玛瑙斯的累积感染率达到了66%。到了10月,玛瑙斯的累积感染率更是达到了76% (1)。或许,玛瑙斯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但是,好景不长。在进入12月之后,尽管南半球的玛瑙斯是夏天,但是疫情还是死灰复燃了。不仅仅是复燃,这第二波疫情,简直是第一波还厉害!不但感染人数超过、住院人数都超过了第一波,死亡人数也超过了第一波。不仅如此,从今年1月起,玛瑙斯的疫情更是迅速恶化,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大幅增长,导致医疗系统再次崩溃,连给患者补氧的氧气瓶都不够用。从临床的表现来看,变异病毒具有更强的传染性,感染者病情也更加严重,死亡的患者也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

图:玛瑙斯疫情(图片来自文献(2))

玛瑙斯到底发生了什么?

针对对玛瑙斯达到“群体免疫”之后出现的第二波疫情,1月27日,《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了可能的原因(3)。

第一个原因,是当地的感染率被过高估计了。这种可能性比较小,虽然调查来自献血的人群,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献血者中的感染率与当地总人口中的感染率有偏差。即便要有偏差,那也是偏低,因为有症状、身体不好的人,是不能献血的。

第二个原因,是第一波感染后产生的抗体已经逐渐消退了,免疫保护减弱了。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根据之前的调查,感染者中的特异性抗体,平均每106天就减少一半,所以去年5月份左右产生的抗体,到了12月份就不到四分之一了,保护率大大减弱。

第三个原因,是出现了新的病毒变异毒株,之前产生的免疫保护对这种新的病毒株失效了!对病毒基因的分析,证实了这种可能性,目前巴西流行的毒株,是P.1毒株,此毒株上出现的两个突变,可以降低中和抗体的效率。

综合起来考虑,应该是以上第二、第三个原因的共同效果,本来依赖于抗体的免疫保护就已经减少了,再来了一个更流氓的病毒株,一波大的疫情就又开始了。

有研究发现,在12月份玛瑙斯市的新冠感染者中,被P1毒株感染的比例已经达到了44%(3)。到了1月份,这个比例更是达到了85.4%!据巴西媒体报道,当地已经出现了二次感染P1毒株的患者。

印度会重蹈玛瑙斯的覆辙吗?世界又将怎样?

1月28日,印度卫生部长瓦尔丹表示,“已成功让新冠感染率的增长曲线变平缓,印度718个地区中有146个地区过去一周没有新增病例,18个地区连续两周零增长。”在前面提到的印度新闻中,不但有人认为印度已经达到了群体免疫,而且认为印度不需要大规模接种疫苗,感觉接种疫苗会带来更多不必要的害处。如果充分了解了玛瑙斯的疫情,印度还会自信满满地认为“已经达到群体免疫”了吗?

只需要一个突变毒株流传开来,整个社会又会像玛瑙斯一样陷入混乱。

而只要疫情还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地区流行,病毒就会不断产生新的毒株。目前已经知道,对于南非出现的变异毒株,疫苗的保护率已经有所打折。可以预料,如果不能尽快控制住疫情,那新冠将将像流感一样,每年要折腾一次甚至两次。控制疫情有两种方式,一是像中国一样采取“严防死守”的措施,二是尽快大规模接种疫苗,希望疫苗能给人类带来比感染病毒更强的群体免疫。“严防死守”的措施,没有几个国家能操这样的作业,如果不能通过疫苗控制住全球的疫情,那做得到“严防死守”的国家,就只有在海、陆、空都修起长城,与世隔离!否则,每年都得“就地过年”,疫苗不但是可以让全球走出疫情阴影的唯一希望,而且必须全球同步迅速使用!目前的竞争,其实是疫苗和病毒之间的赛跑,如果疫苗跑在病毒完全变异之前,终止了疫情,那人类就安全了;而如果病毒能够变出一个让疫苗完全失效的毒株,那人类只会陷入新冠疫情的单曲循环之中。

人类所面临的不只是病毒突变,还有疫苗产能不够的问题。很显然,为了人类的安全,应该希望所有完成3期临床的疫苗都在实际应用中有效,而不是某款疫苗遇到滑铁卢。未雨绸缪,为了避免疫苗对变异病毒完全失效的发生,现在已经是考虑疫苗版本升级的时候了。疫苗的滑铁卢,也会是人类的滑铁卢。

参考文献:1. Buss LF, et al. Three-quarters attack rate of SARS-CoV-2 in the BrazilianAmazon during a largely unmitigated epidemic. Science. 2021;371(6526):288. doi:10.1126/science.abe9728.2. Sabino EC, et al. Resurgence of COVID-19 in Manaus, Brazil, despite highseroprevalence. The Lancet. doi: 10.1016/S0140-6736(21)00183-5.3. Faria NR, et al. Genomic characterisation of an emergent SARS-CoV-2 lineage inManaus: preliminary findings. 2021.

作者:张洪涛,笔名“一节生姜”。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研究领域:癌症的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著有科普读物:《吃什么呢?――舌尖上的思考》,《如果舌尖能思考》。可以谈最前沿的医学研究,也可以讲最通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