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大闸蟹入侵全球,在美国泛滥大肆破坏,要求:抓到后立即冷冻上报

有时候生命脆弱让人类心痛,但有时候生命的繁殖能力却让人类瞠目结舌,如果你把一个物种放到一个环境良好、没有天敌的地方,会怎么样?

一条亚洲鲤鱼可以长得跟猪一样圆滚滚的,从它的胡须看,这是要成精的节奏。没错,亚洲的土著鲤鱼,在本土被捕捞得很难成年,但是到了美国的水域它们都快成仙了。

上世纪的七十年代,美国给自己的淡水水域引进了一些鲤鱼,目的是想清洁水体,没想到今天的亚洲鲤鱼完全攻占了美国的淡水湖泊。不仅肥而且数量惊人,搞得当地的土著鱼都无法生存。

你能想到鲤鱼能这么猖狂吗?它们在本土苟活,在外地成精。

其实所有的物种都是这样,在本土有天敌的限制,而且还有本土人民的餐桌,但到了外面没有天敌,外面人的餐桌也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些外来物种,所以它们就大肆的繁殖。

除了亚洲鲤鱼,中华绒螯蟹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闸蟹也疯狂地入侵全球,在美国同样泛滥成灾,当地人依然拿它们没办法。

可是在我国大闸蟹可不是普通人常常能吃到的,因为死贵,原因是数量有限。

但在美国大闸蟹却上了入侵物种通缉令,鼓励民众抓到以后不论死活都不能放过,要立即冷冻保存或者放入酒精里,并且上报给当地的农业部门。

大闸蟹到底干了什么?要受到如此严厉的对待。下面我们就来看下美味的大闸蟹入侵全球的故事。

大闸蟹原产于中国和韩国的太平洋沿岸,它们是淡水蟹,但是在繁殖期它们会在海水里产卵繁殖,幼崽出生以后会迁移到淡水中,基本上一生90%的时间它们都在淡水中生活。

在淡水中,大闸蟹除了寻找食物以外,它们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河岸上挖洞,或者躲在岩石下面。

中华绒螯蟹这个名字的来源跟它钳子上的一坨鬃毛有关,目前生物学家并不清楚这些鬃毛有啥作用,但是在每只大闸蟹钳子的鬃毛里都检测到了数百种微生物,所以生物学家担心随着大闸蟹到处的入侵,也会带着这些微生物转移到不同的地方。

大闸蟹离开本土最早发现于20世纪初,首先是在德国淡水水域发现的,随后在许多的北欧国家和西亚地区都发现了大闸蟹的身影,几年后大闸蟹又入侵到了北美和加拿大等地区。

第一次在美国发现大闸蟹的时间是1965年,地点是美国的五大湖区(苏必利尔湖、密执安湖、休伦湖、伊利湖和安大略湖),随后人们又在其他水域都发现了大闸蟹。

上图中的绿点是大闸蟹原产的地方,蓝点和红点是大闸蟹入侵的地方。可以看出大闸蟹基本上已经攻占了全球大部分地区。

那么大闸蟹是如何迁移的?

万里重洋大闸蟹肯定是游不过去的,而且它们也不喜欢长时间待在海水里,大闸蟹的入侵人类是帮凶。

其实不仅是大闸蟹,现在全球各个国家头疼的物种入侵问题都是跟人类的全球化有关系,在20世纪之前,全球化的程度并不高,各个地区的人联系的很少,那是基本上不会发生物种入侵的情况。

现在各地的土著生物来回的转移,都是人类活动造成的。

大闸蟹的入侵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沿海海岸地区大闸蟹产的卵和幼崽会随着船舶的压舱水被带到各地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大闸蟹可能是被认为释放在水域饲养,毕竟它也是一种食物,如果饲养环境发生泄露,那些大闸蟹也会流入到本地的水域当中。

无论是哪种方式,大闸蟹目前已经成功地侵占了各大地区的淡水水域。并且被当地人列入了“100种最糟糕的入侵物种名单”。

大闸蟹的繁殖能力非常强,每次产卵数十万、数百万枚,群体密度非常大,严重影响了当地土著物种的生态平衡。

它们会与当地的甲壳类动物(螃蟹、贻贝等)竞争食物和生存空间,导致它们的数量减少。而且大闸蟹的泛滥也会大量的消耗淡水中的食物,导致其他的物种因为食物减少而消失。

其次大闸蟹喜欢挖洞的习性常常会破坏河堤以及堤坝的稳定性,它们还会入侵到商业养殖区域,破坏养殖设施,与养殖的水生生物争夺食物,造成经济损失。

大闸蟹大量的繁殖和迁徙还会阻塞排水系统、取水口以及水泵。

最后对于入侵地区的人们来说,大闸蟹还是肺吸虫的中间宿主,如果未煮熟人类可能就会被感染。

为了应对大闸蟹的入侵,美国各地煞费苦心都没有很好的成效。例如他们采用的物流方式,诱捕、撒网、水里建设屏障阻挡,都没有有效控制大闸蟹的扩散。

化学方法又比可用,因为在水里还有其他的生物,引进天敌又会造成新的物种入侵,唯一的办法就是针对大闸蟹研究一种真菌、病毒有效的控制大闸蟹的数量。

所以目前并没有好的办法来解决大闸蟹的入侵,对民众的宣传和教育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不让民众运输、养殖大闸蟹,在美国进口大闸蟹、以及它的卵都是违法的。

为什么不吃呢?其实不是啥物种入侵都是可以靠吃来解决的,大闸蟹在我国受欢迎,因为我们和大闸蟹一样都是本地的土著,所以我们习惯了吃它们。

但是美国人民不喜欢吃大闸蟹,所以美国人民并不是大闸蟹的天敌。

其实我国目前也是遭受物种入侵比较严重的国家,有600多种记录在案的入侵物种,危害严重的、造成经济损失的有一百多种。

例如原产于南美的水葫芦在全国各地淡水水域泛滥,大量繁殖消耗水中氧气、遮蔽阳光,导致大量水下生物死亡。

还有美国白蛾、蔗扁蛾、强大小蠹等等这些危害很大的入侵物种。

我们为什么不吃呢?原因和美国人民一样,要么就是入侵物种没办法吃,要么就是我们不喜欢吃,就算能吃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例如非洲大蜗牛、牛蛙、福寿螺都是入侵物种,我们也吃,但是这些玩意跑到野外,很难彻底地清楚,所以吃并不完全解决入侵物种的问题。

在美国农业部门呼吁如果民众发现了大闸蟹不论死活都不要放过,把它们冷冻或用外用酒精保存,并且上报给当地的权威机构。

同样的我们要是发现了熟悉的入侵物种,也不要将它们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