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科学家为什么不用克隆技术拯救濒危物种?

黑足雪貂就是科学家利用克隆拯救濒危物种的例子。

黑足鼬也叫黑足雪貂,原产于北美洲,体长只有40来公分,看起来十分可爱。

别看它们的外表萌萌哒,其实它们是凶猛的小型食肉动物,领地意识非常强,喜欢独居,两只雄性黑足雪貂在繁殖期常常为一只雌性大打出手,它们也会为了领地打得不可开交。

一只黑足雪貂的生活圈至少需要50公顷的草地,所以它们对生活空间的要求非常高。

而且黑足雪貂食物也很单一,它们就喜欢吃土拨鼠,以及一些地松鼠,一年一只黑足雪貂能够捕食大约100多只土拨鼠。

所以从饮食上看,由于结构单一,太过依赖于草原犬鼠,所以这种生物在生态圈中十分脆弱。

黑足雪貂与人类之间并没有任何冲突,人类也没有捕杀过它们,但是草原上生活的犬鼠却成为了人类痛恨的对象,因为它们对牧场有破坏作用。

因此从上世纪初开始人类就利用各种办法诱捕、投毒等等方法消灭了大量的啮齿类动物,食物的减少就波及到了黑足雪貂。

再加上疾病、传染病、自然灾害、生活空间的缩减,黑足雪貂一度成为了极度濒危的哺乳动物。甚至一段时间消失不见,人们都宣布它们灭绝了。

黑足雪貂在1967年被列为濒危物种,随后几年再也没有见过它们的身影,1979年被认为已在野外灭绝。

但是在1981年人们又在怀俄明洲的牧场发现了120只个体的小种群,到1985年数量急速锐减到了18只,这是当时地球上仅存的18只黑足雪貂。

于是人们把它们捕获圈养起来,人工繁殖,启动了漫长的育种计划,也是拯救濒危物种的计划。

随后人们又将人工圈养繁殖的黑足雪貂重新引入到原来的栖息地(原始黑足雪貂都已经灭绝),现在在野外黑足雪貂的数量有所回升,但是种群数量不足600只。

一只以来困扰黑足雪貂种群扩大的问题是,野外这些黑足雪貂它们是1985年人们捕获的雪貂中,由7只雪貂繁殖出来后代。

所以野外现存的雪貂种群基因多样性非常差,身体素质、免疫力、生殖能力都很低下,基因的单一、近亲不断地繁殖阻碍了它们的发展。

所以科学家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丰富野外雪貂种群的基因库,所以说克隆技术,以及人工授精就有了用武之地。

在当年捕获的18只雪貂当中,有些虽然没有繁育出后代死亡了,但科学家依旧将它们的体细胞、以及遗传细胞冷冻保存了起来。

其中一只雌性雪貂叫“薇拉”,它在33年前就已经去世,但科学家一只冷冻保留了它的体细胞。2018年,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批准了使用克隆技术恢复和拯救濒危物种的计划。

去年12月10日一只克隆黑足雪貂出生,它的名字叫“伊丽莎白・安”,它是利用“薇拉”的体细胞克隆出来的复制体,它和“薇拉”有着一样的基因,一样的外表。

所以说克隆出来的“伊丽莎白・安”其实就是“薇拉”的复制体,也可以认为科学家将死亡33年的“薇拉”复活了。

更为重要的是,克隆体“伊丽莎白・安”并不是那7只雪貂的后代,所以它的基因和野外雪貂的基因差异性非常大,如果成年的“伊丽莎白・安”释放到野外,那么将大大的丰富野外种群的基因多样性。

目前“伊丽莎白・安”的状态非常好,已经长出了漂亮的皮毛,目前生活在国家黑足雪貂保护中心(NBFCC)。

2015年的时候,科学家还利用之前冷冻保存的精子,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繁育出了8只黑脚雪貂,也大大丰富了黑足雪貂的基因。

目前所有的黑足雪貂它们的体细胞和繁殖细胞科学家都有冷冻保存,虽然它们会去世,但是保留这些细胞,在未来会继续被用来繁殖后代,不断的丰富黑足雪貂的基因库。

那么科学家是如何利用体细胞克隆出黑足雪貂的?

这个过程其实跟当年克隆多莉羊是一样的,稍微有一点点差别。体细胞的细胞核里有一个生物完成的基因,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将体细胞培育成诱导多功能干细胞,并且取出细胞核。

然后科学家将细胞核移植到受体细胞内,这个受体细胞是由一只家养的雪貂提供的去核卵母细胞,通过电流刺激促使细胞核和受体细胞融合,随后在体外培育细胞,使其发育成胚胎。

最后将发育的胚胎移植到一只雌性雪貂的子宫内,“伊丽莎白・安”就这样诞生了。

由于细胞核是当年那只雌性黑足雪貂的,所有培育出来的后代,它们的基因就和当年那只雌性黑足雪貂一样。

这是美国第一个将克隆技术用在了保护濒危野生动物的行动当中,是一次医学的奇迹,也为世界各地的保护物种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研究人员未来还将克隆更多的黑足雪貂,以增加生物多样性。

未来即将灭绝的动物都可以采取这种方式来人工干预拯救,那么已经灭绝的生物是否可以让它们再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

像是猛犸象、渡渡鸟、大海雀,远一点的恐龙它们有些灭绝了几百年、有些几万年、有的几千万年,人类是没有办法将它们复活,也就是无法克隆出它们。

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它们的完整的一套基因,生物死亡后它们的基因在野外保存是有年限的,就算是我们有幸找到了一只恐龙的基因,我们克隆了一只恐龙,又能怎么样?它和谁去繁殖后代?

所以说已经灭绝消失的动物人类是无法将它们再次带到这个世界的。除非像黑足雪貂这样,人类已经保存了它们大量的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