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藏文科普 | 肉食者不鄙

?撰文/陶雨晴本文来自《知识就是力量》杂志《左传》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这是因为当时生产力低下,辛苦的生活方式,人很难长胖,而肉食之稀少,导致“食肉者”的奢侈。现代工业和农业的进步,使粮食产量大增,肉食的“贵族”意味不再。在今天,吃货队伍中已经涌现出一批无肉不欢的族群,他们高喊:“食肉者不鄙!”僵尸与牙齿的斗争生肉非常坚韧,我们的牙齿和负责咬嚼的肌肉,跟大多数兽类相比,都弱得可怜。所以,烹调肉食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我们的牙齿提供方便。在60~65℃的温度下,动物肌肉里的水分会大量外流,而蛋白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变得又硬又干,所以好牛排要夹生。如果温度升到70℃,捆绑着肌肉纤维的胶原蛋白,就会开始融化,成为果冻般的胶质,肌肉纤维像一捆绳子般散开来。温度太高,会加速肌肉的失水,所以东坡肉的做法是文火慢热,让温度足以融化胶原蛋白,又不至于让肌肉纤维变得干硬。爱吃肉的大脑除了眼镜猴以外,人是猿类和绝大多数猴类中,食肉最多的种类。可以说,人是嗜好吃肉的猿。人类需要食肉,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供养我们的巨型大脑。神经元耗能非常厉害,安静不动时,大脑要消耗人体能量的20%~25%。换句话说,大脑是个很“烧油”的器官。我们必须找到高质量的食物,才能“供得起”高耗能的大脑。虽然我们今天都知道,“聪明”在人类生存史上的价值。但没有足够的营养,消耗极大的巨型大脑对我们只是累赘,不是助力。所谓“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现”。人类的祖先放弃粗糙的草食,选择容易消化、能量密度高的肉,以及植物比较“精细”的部分如果子、块根,“养得起”强大的大脑,大脑强大的认知能力才能成为演化上的优势,帮助我们在自然选择中取胜。石器和烤肉创造人我们如何证明人类的祖先吃过肉呢?石头可以提供一些证据。最原始的石器,是用石头相互敲击,砸落下来的石片,边缘非常锋利。这东西看似简单,但要准确、耐心地敲打石头,制造石片,是相当困难的,需要比普通的猿智力更高的物种。有了石器,就可以在动物尸体上剥皮割肉。石器时代相比茹毛饮血,烤肉当然是人类饮食史上又一个进步。英国灵长类动物学家理查德・兰厄姆提出了一个假说:吃熟食在人类进化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兰厄姆相信人类最早用火的时间是160万年前,这个时间比科学界一般的观点早许多。不过,因为古人类点火的遗迹很难存留,我们现在还无法证实,烤肉是何时“发明”的。兰厄姆进一步猜想,为了保护珍贵的火种,原始人类必须分工。女人采集植物性食物,烧烤块茎,防备火焰熄灭,男人狩猎大型动物,随后将猎物带回“营地”。于是,火堆把人群联系在一起,围绕着烤肉,社会和家庭的雏形诞生了。在人类这个物种的历史上,食肉者不鄙,甚至可能前途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