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我们为什么要救助红山动物园?

文丨猫盟CFCA-大猫&大鹅

我第一次听到豹子的吼叫是小时候在一个动物园,不记得是哪个城市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种锯木头般嘶哑的吼声。

吼完后那只豹子盯着我,却并没有什么敌意,似乎还有几分好奇。

红山动物园的豹 ?大猫

多年后在山西和顺的山林里我再次听到这个声音,那种与豹眼神交流的记忆瞬间如电流般划过我的身体。

很难总结出是童年时代什么事件或者故事让我喜欢上了这种中型大猫,但动物园里的那次眼神交流无疑是值得记下的一笔。

动物园,是咋样发展起来的?

红山动物园最近很火,这种情况估计他们自己也没想到。

在此之前,红山的沈园长虽然早就是网红了,但对于红山动物园的好,依然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

这只猞猁趴在石头上打盹,都懒得正眼看我

一般来说,国内对动物园的理解有两种典型的类型:

一,动物园就是带着孩子去看看动物的地方,最好能带着孩子喂喂猴子、看看马戏表演,周末去玩一天蛮好的。

二,动物园是有原罪的,所有动物园都应该消失,动物就应该在野外。

前者占比比较大,应该说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而后者是在生态爱好者群体里比较普遍的一种思想。

这两种想法都不是凭空掉下来的,前者确实就是长期以来中国大陆大部分动物园的真实写照;

而后者,则是生态爱好者崛起后新兴的一种思想――在原始的生态价值观里,动物园无异于牢笼,其本质并不会因为饲养条件的改善而发生改变。

而动物园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以前红山的虎展区还是这样的。图片:花落成蚀

最早的动物养殖可能在新石器时代就出现了,但此时的饲养动物更多是为了吃肉而不是为了观赏。

真正意义上的动物园大约在公元前4-9世纪出现于四大文明古国:

埃及、中国、巴比伦和印度,这是第一批为了观赏、狩猎而营建的“动物园”。

而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西方人对饲养动物的兴趣很快转换为一种更加残忍的表演利用上:斗兽和角斗士。

到了文艺复兴时期,对动物的兴趣才转为猎奇,庭院式的饲养珍禽异兽成为贵族阶层的时尚。

12世纪时,关于阿伯丁动物馆的画作。?Aberdeen University Library

15-16世纪,地理大发现和博物学的兴起使得西方能够得到更多的珍禽异兽,虽然此时尚未建立起现代的生态系统观念,但对于动物的饲养知识却一直在累积着。

1792年,法国大革命期间,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动物园诞生了。

巴黎植物园继承了一部分在大革命期间被取缔的、认为是代表着专制象征的饲养动物,而保留这些动物的原因是:

巴黎植物园的一个职责是科普和进行科学实验――这个决定得到了科学界的支持,因为解剖学等学术研究需要对活的动物进行观察。

此后巴黎植物园变成了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巴黎植物园饲养动物的旧照片 图源网络

接着,风景花园式的动物饲养开始出现,这像是现代化动物园的雏形:

这座动物园不再是一个被花园包围的独立统一体,而是散缀于整个区域的各个角落。这种风景花园在当时代表着对自由的向往,而今天来看则意味着开始注重动物福利――或者说动物园的丰容。事实上此时动物园已经开始注重科普、科研的属性,这是在200多年前发生的事情。

风景花园随后又演化成动物花园(zoological gardens),这在西方成为城市建设的一种时尚。

现在,斯里兰卡的动物花园依然留有动物表演-图源网络

直到20世纪中期,在西方国家动物园的兴建都处于兴旺发达的阶段――而动物的来源则多出自野外。

形形色色的狩猎队和动物贩子就如同大航海时代一样,活跃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动物们被明码标价――

在1965年,一只西伯利亚虎、一只黑犀牛或一只大猩猩的价格与一辆低档汽车相当(10000法郎左右),一只黑猩猩只值这个数字的1/3,但一只大熊猫的价值堪比一辆豪华汽车(75000法郎)(节选自《动物园的历史》)。

在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大量动物的死亡。

博斯托克马戏团的狮子们图源网络

活捉一只动物并将其成功送到动物园可能要以好几只同类动物生命为代价,捕捉幼兽经常需要杀死它们的母亲或群体的保卫者,而很多进入笼子或陷阱的动物都会受伤乃至死亡。

动物园的原罪确实由来已久。

关于动物园伦理的争议在西方引发了反动物园浪潮,而导致的结果就是:

一个现代的动物园,已经不再将娱乐公众作为唯一的使命,保护、科研与教育成为现代动物园最主要的功能。

如纽约的布朗克斯动物园、新加坡野生动物园等,如今展现出来的早已不是“让人看到动物”这样的初级诉求,而是“认识动物,看它在野外的样子以及它与自然的关系”。

纽约的布朗克斯动物园 图源网络

观赏――学习的观念转换,成为一个现代化动物园的基本准则,而动物的来源也不再立足于野外,而是通过繁育和交换获取。

红山,爱动物的动物园

南京红山动物园是个行业内的先行者,红山的沈志军园长是个探路者。这至少在国内动物园爱好者的圈子里是公认的。

某种程度而言,这种先行是建立在中国大陆动物园的落后之上的。

这些分散于全国各地的大大小小的源自于前苏联模式的动物园,长期以来在观念上固步自封。

在中国悠久的农业文明史的渲染下,“投喂”、“动物表演”等土掉渣的经营项目成为了动物园除了展示动物之外主要的营生,无论是园方还是观众,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很多动物园的熊都被投喂得做出乞食行为 图源网络

这些违反现代动物保护价值观和动物园伦理的行为本质上反映出一个问题:人们真的爱动物吗?

毫无疑问,沈园长和他的同事们是爱动物的。

近期我们看到了好几次红山的新闻,除了这次比较火的“拯救红山”新闻之外,其他的都是红山在“拯救”其他的野生动物。

比如闯入奶茶店的野猪、中毒的白尾海雕、紫金山受伤后被救助的獐子、被救助的长耳^等。

红山动物园放飞长耳^详情:第一次见猫

这种现象在国内的动物园里很少见,甚至可以说很罕见。一般动物园的思维:好不容易来了个动物,我得养着,能展出啊。

事实上各地的动物园都是官方指定的野生动物救助单位,我们偶尔也能见到动物园救助野生动物的消息,但唯独看不见的是:救助以后都发生了什么?

野生动物救助是个非常复杂的专业活儿,事实上一般的动物如果需要救助了,那往往是情况很糟糕了。

陈老湿放归红山的獐子,详情:为了野放獐,陈老湿彻夜难眠……

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山西和顺基地,有时候也能收到乡亲们送来的动物,比如那几个被陈老湿和李大锤拉扯大的小狍子。

但实际上有很多动物,特别是鸟类,往往在送来后没多久就死了,甚至来不及让我们把它送去太原动物园接受治疗。

但陈老湿去了红山之后,显然他的能力得到了更好的发挥。

陈老湿在红山照顾猪猪的故事:野猪有多凶?!还不是人把猪猪吓死了!

在红山,他可以在其他和他一样的人的帮助下专心去做救助野生动物的事儿,而且他们的目的是让动物重归野外,无论它是一只不起眼的鼬獾,还是一只有“欣赏价值”的海雕。

我并不知道红山一年到底救了多少动物,又放了多少。但我相信红山有这个自信,告诉世人:

他们真的在好好做救助,做野生动物保护;他们不是传统的只想着展出动物的动物园,他们是一个跟其他生态爱好者一样爱野生动物的动物园。

红山动物园去年野放了一只獐,并给它戴上了颈圈

红山,认真搞科普的动物园

大家都知道,在红山猫科馆的旁边,有一个我们山西马坊基地的复刻品:一个集装箱。这是我们猫盟目前唯一一个在城市里的线下展示基地。

猫盟-红山动物园分基地的集装箱 拍摄:卢丹青

红山的人来我们基地,那时候我并没有当回事,以为只是一个动物园的朋友来度个假。

但是后来我认识到,红山真的是在做科普,他们来看我们到底在做什么,以及他们希望告诉来动物园的观众,什么是野生动物保护。

集装箱的诞生并没有花我们什么精力,南京的猫盟志愿者、月捐人与动物园配合,很快就搞定了这个集装箱及展示内容――

他们甚至复刻了我们办公室里的黄色大木箱。

娇小的总管和贴了福字的木箱

从此以后,这个猫盟红山基地不但成为了包邮区线下活动的固定场所,它也让猫盟志愿者们有了用武之地:

线下进行中国野生猫科动物的科普知识,以及介绍我们如何进行野生动物的保护。

陈老湿在集装箱前讲解野生动物保护知识

志愿者感言

很多人不理解,但我相信,到过猫盟红山基地的人,听过志愿者讲解的人,会理解,也会进一步了解这些动物,而不是只是看过了它们。

正如我们相信豹会沿着古老的山径扩散、相信带豹回家不只是一个梦想;我们也相信红山所做的正确的事情,将影响更多的人。

他们将会知道如何正确的对待动物,参加过放归长耳^的孩子或许以后会投身鸟类研究和保护,看过放归野猪的孩子也许会明白野猪对于森林的重要性;

而我最希望出现的,则是一个与华北豹憨憨对视、并听到它的吼声的孩子,以后会走向山林,并决心去寻找和保护那片山林里的某只M2、F8。

红山动物园的豹,被照顾得很好 大猫

红山能接受新考验吗?

其实我现在对红山是非常担心的。

热度和流量会带来红山急需的资金,但也会带来噪音和压力。

我毫不怀疑红山动物园这一波操作对“体制内”形成的压力,而这种压力一定会反噬红山,但这都不及另外一个压力对红山的考验更大。

当红山以这样一种方式面对公众,并开始接受公众的帮助时,他们并没有充分准备好。

红山动物园的豹 大猫

事实上红山已经不仅在野生动物救助、科研和科普方面走在了前面,而且也在公众运营方面走在了所有内地动物园的前列。

只是在这方面,他们远不像他们对待动物那样专业和游刃有余。

如何让冷静下来的支持者们满意,认为自己的帮助没有浪费、并且愿意留下来继续与红山相伴,这才是真正的大考。

实际上这两天无论是动物认养、还是周边产品的销售,都仅仅是一个现代化的动物园所能够给公众提供服务中的一小部分,作为一个在运营上创新和积累了多年的动物园,红山能做的事情远不止于此。

现代城市动物园的运营中,新加坡动物园是一个比较著名的例子。

事实上,如今的新加坡动物园(Singapore Zoo)是由非盈利组织新加坡野生动物保护区(Wildlife Reserves Singapore)管理的动物园之一。

新加坡动物园的游览地图 图源网络

除新加坡动物园外,还有夜间野生动物园(Night Safari)、裕廊鸟类公园(Jurong Bird Park)、河流野生动物园(River Safari)共4个园区,所有4个园区的资金来源均为自筹。

这也意味着在门票收入之外,必须设计一些其他的支持方式,才能保证动物园内秩序的正常运转。

首先,门票是一个需要考虑的环节。除了单次收费门票,保护区下属的园区采取会员制,会员游览者可以享受一定的折扣和福利――

这是一种相对长远的设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为运营提供基本的支持。

其次,为了获得更多资金,保护区还采取了三种手段:个人捐赠、企业/团体捐赠以及商业活动。

在个人捐赠方面,保护区提供了认养动物、次捐、赞助/认领树木或长凳等基础设施和志愿服务的选项,而参与这些选项的捐赠者名单,会每个月定期地更新在官方网站上。

与个人不同的是,园区为企业和团体的捐赠提供了直接资助物种保育工作、教育营计划以及活动赞助的露出等方式。

如品牌UFC Refresh曾通过赞助活动的方式,在新加坡动物园中安装了带有品牌信息的显示屏,并为游客免费提供UFC Refresh椰子水样品,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动物园也在组织策划合作的过程中获得了资金的投入。

商业渠道上,新加坡动物园愿意为有需求的企业或个人提供园区的人员和场地。

用于商业用途的场地(如家庭日、婚礼等)、收费的体验课程和有偿的园区专家咨询,都可以成为园区收入的一部分。

新加坡动物园的森林旅馆,结婚可以坐马车!

另一个较为典型的动物园例子是美国的美国国家动物园(Smithsonian National Zoological Park)。

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动物园之一,美国国家动物园对公众免费开放,而它的运营和管理则由政府拨款的美国史密森尼学会进行。

诚然,由于美国国家动物园的免费性质,它几乎不可能不依靠政府的支持。

但在政府和政府支持的学术机构之外,国家动物园还有一批特殊的支持者――国家动物园之友(Friends of the National Zoo, 简称FONZ)。

从担任的角色来看,FONZ更像是国家动物园的志愿者服务团体,一方面它们通过收取会费、月捐、基础设施认领等方式,筹集资金用于支持动物园;

另一方面,它们也作为提供教育和娱乐体验的自然教育团体,代表国家动物园为会员和动物园的普通游客们提供兴趣课程和激励。

美国国家动物园图源网络

热度终会过去,红山的未来不会也不能靠“救助”式的公众运动来支撑。

支撑这个动物园不断前行的,是沈园长的理念、他的执行团队以及他们所形成的能力。

或许他们需要一个更加善于与公众对接的服务管理团队,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服务和产品,用这些来让全国各地去不了红山动物园的支持者们有机会持续参与到红山的事业中去。

而这也是我们作为野生动物保护者的人最希望看到的:

一个动物园在感召更多的人,去正确地认识动物,并帮助野生动物在自然中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