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通过感染在人群建立针对新冠群体免疫行不通?

作者 丨挣脱枷锁的囚徒

新冠疫情爆发后,科学家就意识到,这种呼吸道传染性疾病难以控制。

这是因为,一方面,这种疾病具有很高的传染性,估计的基本再生系数(R0)高达2.5~5.7之间。

另一方面,人们感染这种病毒后,即使处在潜伏期也可以向体外排毒,造成传播;

同时,还有很大比例的感染者自始至终不表现为任何症状,即所谓无症状感染者。这些无症状感染者即使不表现症状,一样可以传播疾病。

基于这两个基本状况,有科学家指出,人群实现群体免疫或者结束这种大流行的唯一途径。

另一些科学家和学者却对此提出严厉批评。

他们认为,依靠让多数人通过自然感染这种疾病来实现群体免疫无论是社会成本还是生命成本都极其昂贵,是不人道的,因而是不可行的。

显然,后者将多数人自然感染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视为达成群体免疫的唯一途径。

然而,这种认识并不正确。

事实上,群体免疫,首先是一种自然生态平衡现象。

我们知道,在自然界,各种微生物无处不在。

微生物的生存和繁衍依赖于所处环境中的其他生物,这些生物个体被称为微生物的宿主――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物都可以是宿主。

一些微生物感染会导致宿主产生疾病,甚至死亡。

如果一种新的传染病出现在一个动物种群,几乎所有成员都对这种疾病没有免疫力,医学上称为易感者。

这些易感者非常容易被传染源感染,然后自己也变成传染源去感染新的个体。

这样,一个传染源就可以传染几个其他宿主(可以传染的个体数就是所谓R0),

从而造成“一传十,十传百”的疾病的迅速传播,最终可能会感染(绝)大多数个体。

感染后,只要宿主没有死亡,免疫系统就会对这种微生物产生免疫力,不再容易感染,从而成为免疫者。

当一个种群的大部分个体成为免疫者后,就会建立起免疫屏障,疾病在这个种群就会“四处碰壁”,难以继续传播。

这样,其中没有获得免疫力的个体也会免于被感染。

这种现象,就是所谓群体免疫。

在没有疫苗之前,通过自然感染建立群体免疫是一些传染性强的传染病终止流行的基本条件。

然而,不管是人类还是其它生物种群都在不断繁殖,不断的更新换代会产生新的易感者。当这些易感者累积到一定比例,免疫屏障出现“漏洞”,疾病就可能卷土重来。

这也是在没有疫苗之前,像天花,麻疹等传染性强的传染病“专门”攻击婴幼儿和儿童的原因。

疫苗的开发,让我们在自然感染之外可以通过普遍性接种疫苗在人群或动物种群建立起群体免疫,从而将疾病屏蔽在社群之外。

这也是,大多数疫苗主要给孩子接种的原因。

也就是说,不管是自然感染还是通过疫苗接种,都是通往群体免疫的道路。

在新冠病毒疫苗开发成功后,“群体免疫”似乎被在世界范围内“平反昭雪”了,人们开始讨论多大比例人口接种疫苗才会建立起群体免疫屏障的问题。

有人说,60~70%就可以了;另一些人说,需要达到80~90%以上才可以。

而这个比例就是建立起可以屏蔽疾病传播的高水平群体免疫的阈值(HIT)的问题。

这个阈值与疾病的传染性高度相关,R0越高,这个阈值也就越高。

那么,就新冠病毒来说,这个群体免疫的阈值需要多高呢?

目前估计的R0在2.5~5.7的R0之间,实现群体免疫的阈值估计80~90%。

而且,前提是,不管是自然感染还是疫苗接种,都应该可以产生稳定的可以预防再感染的免疫力。

最新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来自巴西的研究为此提供了证据。

这项显示,巴西亚马逊州首府马瑙斯地区的新冠疫情在大流行中完全失控,该地区的绝大多数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

科学家在该地区进行的通过检测人们血液中针对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清流行病学调查发现,早在2020年6月份,该地区高达66%的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到10月份,血清新冠抗体阳性率超过了76%,即该地区超过76%的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然而,这种疾病在该地区的传播并没有因为高达76%的人已经感染而停止,期间有效R0仍接近1。

也就是说,即使76%的人已经获得针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仍不能完全阻止疫情的人传播。

如果依赖疫苗接种建立群体免疫又会怎么样呢?

遗憾的是,目前几种领先的疫苗临床试验所测试的是预防有症状感染者,而非完全预防新冠病毒感染。

因此,即使辉瑞和莫纳德宣称的高达95%的“保护率”也是一种虚高。

真正预防全部感染的效力要低得多。

因此,从巴西的试验结果看,即使全部人口100%接种疫苗,也不能建立起可以完全屏蔽疾病的高水平群体免疫。

事实上,早在疫情爆发之初,科学家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状况。

并且预言,新冠病毒将不会消失,大流行后会转变成像流感那样的地方性流行病。

根据建立起免疫力可以维持时间的长短,疾病每年或者隔年(或娶她时间间期)出现地方性流行。

既然,100%人口接种疫苗都不能建立高水平群体免疫;试图通过自然感染来建立群体免疫更不可行。

毕竟,这种疾病具有相当高的病死率。

巴西的研究中,即使马瑙斯地区人口结构高度年轻化,病死率仍高达0.17%至0.28%之间。

相应的,该地区记录到了每百万居民死亡高达2642例的死亡率。

这高度疫情严重的其他一些国家几个数量级,比如英国的620 /百万人口,法国的490 和美国的625。

由于人口结构的老龄化,上述几个西方国家人口感染病死率会更高。如果以巴西研究以年龄分段老年人口0.46%至0.72%的病死率计算,在英国,法国和美国如果达到76%的感染率,将意味着造成35万,38.6万和158万例的死亡。

因此,科学杂志就巴西的研究给出了一个旗帜鲜明的评述标题:

通过感染建立群体免疫完全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