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制度对经济发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制度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曾经长期被忽略,在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时代,经济学家都忽略了制度的作用。直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后,经济学界才逐渐认识到制度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之一。经济学家,尤其是奥派经济学家,把自由市场本身看成是一种制度,也就是自发秩序。

制度,意味着对自由市场有所限制。比如,社保制度是一种强制个人储蓄的制度,药品管理制度设置了新药上市的准入门槛,汽车召回制度则设置了汽车强制召回的条款。有了这些制度,经营者、投资者、消费者不再无拘无束,不能“为所欲为”。所以,早先的经济学家普遍不接受人为创造的制度。他们认为,自由市场存在声誉机制,具有自我纠错的能力,任何制度都是对自由市场的干涉。比如,理论上虽然人人都可行医,但自由市场的竞争会淘汰庸医,市场的声誉机制会约束医生合法行医。所以没有必要制定医生的管理制度。但是,当时的经济学家忽略了三点:

一是信息不对称,劣币驱逐良币,很多江湖医生招摇撞骗,并没有被市场淘汰。

二是医疗市场存在很多单次博弈,而不是多次博弈,江湖郎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市场声誉机制几乎失灵。

三是交易费用极大,庸医害人的概率大于救人,即便最终庸医被淘汰,市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对制度的忽略,导致经济学发展走了一条弯路,甚至可以说是误入歧途。凯恩斯主义者就是抓住了这一缺陷,提出自由市场并不完美,需要政府进行干预。这样一来,经济学就进入了干预主义道路。其实,制度是自由市场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的部分。之前的经济学家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对制度的忽略,根本上来说是对自由市场之自由的认识不足。自由的前提就是制度,所谓“法无禁止即自由”。先有法律确定什么是不能干的,在此之外的才是自由的。这就是先有制度,后有自由。由此可以推导出,自由市场发展的前提就是制度。所以,解决新古典主义问题的办法应该是制度建设,而不是政府干预。那么,制度建设与政府干预,有何区别?

我们一般说的政府干预,是指政府直接干预经济,比如经营国有企业,提高关税,提供财政补贴,垄断市场等等;而制度建设,一般指建立市场的竞争规则。政府干预,具有很强的个人色彩,会阻碍自由市场的发挥,违背经济规律。而制度建设则顺应规律,更接近自由市场的自发秩序,让自由市场更加高效。所以,新古典主义走入死胡同后,其突破道路不应该是凯恩斯主义,而应该是制度经济学,也就是后来发展起来的新制度经济学。

当然,新制度经济学与凯恩斯主义一样,也需要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制度会不会阻碍自由市场。比如,汽车、药品、律师、教师等为何要设置准入门槛,这是不是对经济要素自由流通的限制?金融企业的经营范围为何受到严格限制?目前,各类制度经济自由的限制,比比皆是,这又如何解释?回答这些问题,有几点需要明确:

一是自由市场的概念。

正如上面讲到的,有法律才有自由,有制度才有自由市场。如果没有制度,自由市场也就无从谈起。如果没有土地产权保护,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人人都可以去掠夺他人的土地,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这就是一个没有自由的社会。只有明确的产权制度,才有真正的自由市场。

二是经济学的任务。

经济学的任务是捍卫自由市场的自由,还是提高效率?理论上,捍卫自由就是提高效率。但是,如果捍卫自由却有损效率,该怎么办?比如,人人都可行医,结果庸医遍地走,医疗事故不断,市场效率受损。又如,如果不对银行设置一定的准入门槛,银行经常倒闭,储户就风险巨大。所以,经济学的根本任务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在此前提下,不排除对自由的适当限制。

三是制度的效率。

制度,可能会限制一部分自由,但从根本上来说,制度是提高经济效率,扩大经济自由的。为什么说制度可以促进经济增长?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从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说起。

诺斯是新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是他发现了制度的力量。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诺斯就在研究经济为何会增长。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那时经济学家认为,技术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但诺斯认为,同样的技术水平,在不同的制度环境下,经济增长也存有差异。由此他提出了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是什么促进技术创新的?为了解开这个问题,诺斯试图从历史中寻找答案,他在研究欧洲近代经济历史时,结合古典主义的分析方法,洞察到了制度变迁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最后,诺斯得出结论,有效的制度、明确的产权能够激励人们创新技术和提升知识,同时降低交易费用。这才是经济增长根本性的决定因素。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