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 上大学还值不值得?...

2016年6月9日,每年一度的高考落下了帷幕。如今,全国的考生数量接近了1000万,而其中的700万能够最终进入大学,录取比例达到了70%。作为中国当今最重要的一门考试,高考是中国年轻人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然而,在高考进行得轰轰烈烈的同时,一些地区的报名人数却出现了下降。比如,江苏省的考生比去年减少了3万多,辽宁省报考人数已经连续4年下降,而国内名牌高校最集中的北京市,今年只有6万人报名参加高考。统计发现,这已是北京高考报名人数连续第10年下降,相较2006年的12万人,北京高考报名人数在10年间缩减了一半。

考生人数减少,一方面固然与当地的人口结构老龄化、年轻人数量减少有关系,但另一方面,我们在街头坊间也常常能听到人们对于高考的质疑之声——上大学还值不值得

反方:上大学的吸引力在下降

如果时光退回到上世纪90年代,没有人会怀疑大学教育的价值。当时,国内大学的录取比例只有20%到40%,在国内大学集体开始扩招的前一年(1998年),录取比例仅为34%,大学生的录取人数也只有108万。当时的大学生真的可以算得上天之骄子,由于数量少,进入大学就意味着进入了精英机构,只要能顺利毕业,大部分大学生都可以有一个不错的前程。

然而,1999年之后,政府鼓励大学打开大门,招收更多学生,大学生的录取数量每年以数十万的速度上升,以致于达到了今日的700万。由于上大学不再是件稀罕事,企业和其他用人单位可选择的人力资源非常充足,仅仅一张大学文凭已经无法得到用人单位的青睐。即使在2003年,即大学扩招后首批大学生毕业的时候,一些名牌大学的学生就发现找工作难的尴尬了。十多年之后,大学文凭可以直接带来的收益每况愈下。

而另一方面,对于普通家庭,尤其是农村家庭来说,高考以及读大学的成本越来越高。在国内大学还没扩招的日子里,考生们的压力似乎没有这么大,他们只需要在学校好好地拿着课本复习应考就可以了。然而如今,高考的账单一年年水涨船高。普遍的趋势是:你要给孩子请家教,从高一、高二就开始辅导,甚至是一对一辅导;你需要购买五花八门的复习资料;你需要准备健脑醒脑的营养保健品,还有专门制定的营养套餐;如果你的孩子在大城市上学,你还要考虑陪读,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房子;考后还有各种谢师宴、各种奖励。进入大学之后,学习的成本依然很高。政府降低大学准入门槛的同时,也允许大学提高学费,以应付学生规模的扩大。目前,中国大学平均一年学费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虽然与外国大学相比还是很低,但这已经是中国一些最贫困地区家庭的年收入的数倍了。对于偏远地区或者一些农村家庭来说,上大学成本的上涨正在考验着家庭的承受能力。

上大学的收益降低,成本增加。这使得自1999年大学扩招以来,上大学的吸引力下降。国内也出现了新的“读书无用论”,这种论调正由农村地区逐渐向城镇蔓延。

正方:上大学依然有用

虽然从“算经济账”的角度看,上大学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划算了,但是,仍然有不少大学生认为,上大学是非常有用的,因为他们看到了大学可以带来的各种无形的价值。比如,在大学里,你会认识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及朋友,这将开阔你的眼界,为你积累起人脉财富。又比如,在大学里,你不仅会获得知识、加深修养、获得来自大学生身份的满足感,还有可能会收获爱情,并得到一生中美好的回忆。然而,即使按下这些无形价值不表,从长远来看,对于普通人来说,上大学在经济上依然是不会赔本的。

一方面,和大学生相比,低学历者就业更难。我们应辩证地看待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数百万大学生在短时间(即毕业的季节)内对劳动力市场的冲击很大,但到了年底时,大学生的就业率就已经比较高了。另外,也不是所有大学生都就业难,名牌学校的好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就业率要高得多。真正造成就业难的原因,主要是学校设置的某些专业和课程缺少特色,不符合市场需求,而学生自身的成绩也不够优秀。

另一方面,高学历者收入水平要显著高于低学历者。这种现象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存在。在美国,根据劳工统计署的资料,以2012年为例,所有文化程度的职业种类合并到一起统计,平均年薪是3万多美元。具体来说,高中文化程度以下员工的平均收入为2万美元,高中毕业的为3.5万美元,而大学本科毕业生的为6.7万美元,博士或专业技术人员的则更高,为9.6万美元。在我国,诸多研究也表明,学历与收入之间有着明显的正比例关系。比如,有研究就曾表明,在我国城镇居民中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不同学历劳动者的收入比为1:1.17:1.26:1.8,高学历者的收入明显高于低学历者。至于网上炒作的月收入动辄过万的快递员、搬运工等,只是个别现象,并不能代表整个群体的收入水平。

这年头, 上大学还值不值得?...

当然,有人可能会置疑,统计中忽略了上大学所需要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但即使考虑到这些,从长远看,读大学在经济收入上也还是值得的。比如,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统计,2011年四年制本科大学的学杂费平均为2.2万美元,读完4年大学大概需要9万美元。而在这4年中,一个高中毕业生如果工作、按年薪3.5万美元计算的话,可以挣得约14万美元的工资。这就是说,一个大学毕业生毕业拿到文凭时,会错过大约23万美元的收益。不过,大学本科生的工资几乎是高中生的一倍,因此,从长远来看的话,读大学在收入上还是值得的。而中国大学的学费远比美国低廉得多,成本更低,所以,对于“上大学收回成本”这件事而言,中国大学生明显要比美国大学生更有优势。

而且,高学历者的就业质量是要高于低学历者的。在就业层次上,高学历和低学历劳动者的职业分布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劳动力市场分割明显。一般来说,低学历者主要集中在脏、累、险等行业,而高学历者大多集中在白领阶层。少数低学历者虽然日薪高,但就业不稳定,社会保障不全,工资拖欠现象是普遍问题。所以,综合来看,如果你没有比尔·盖茨(大学肄业)、迈克·戴尔(大学肄业)或者黄光裕(小学文化)的超常的创业才能,上大学仍然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挣钱之路,即使这条路已不像以前那么好走了。

本文源自大科技*百科新说2016年第9期杂志文章、欢迎广大读者关注我们大科技的微信号:hdkj1997

28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