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12次,创造了历史的女扮男装...

有句话说,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虽然历史上的女性,并不总是能够打仗、出书或过冒险的生活,但这并未阻止假扮成男人的女性,走上前线,发展自己的事业。假扮成男人的女性,帮助赢得了战争,塑造了一个国家,为女性所能做的一切,创造了先例。

尽管在历史上,公众对变装的看法和合法性,一直起伏不定,但有记录显示,男性和女性都曾为了各种目的,改变过自己的性别,包括浪漫的、间谍活动或是纯粹的娱乐。不过,包括本文列出的许多人在内,很多女扮男装的人,是为了避免受到迫害。这些女性中,有些人只是在一次战斗中把自己伪装成男人,而有些人则几乎以异性的身份度过了一生。

当圣女贞德帮助法国军队取得胜利时,她还只是个少女

在圣女贞德成为传奇之前,她只是一个普通的,15世纪法国农家女孩。但有一天,一群圣人来到她面前,说她有责任带领法国战胜英国人。之后她被授予了一项军事任命,包括盔甲,一匹马,以及假装自己是男人的指示。她是一位杰出的军事领袖,国王查理七世是她的伟大拥护者,但勃艮第人和英国人视她为威胁。1430年,她被勃艮第军队抓获,并在1431年匆忙接受宗教审判,最终被处决。1456年,她被证明无罪,这一决定为她最终成为圣女铺平了道路。

花木兰假扮她的父亲,成为了一名功夫大师

盘点12次,创造了历史的女扮男装...

迪士尼经典动画电影《花木兰》实际上是根据中国古代歌谣改编的。故事发生在公元500年左右,中国被入侵,木兰代替她年迈的父亲参军。花木兰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战斗和晋升。她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并掌握了超强的功夫。然而,战争结束后,她回到家乡,过着简朴的生活。不幸的是,没有历史证据表明,有一只小龙的存在。

哈特谢普苏特留着胡子,建造了埃及最伟大的贸易路线

虽然哈特谢普苏特从未伪造过自己的女性身份,但她仍然把性别问题掌握在自己手中。哈特谢普苏特是统治埃及的第二位女性法老,被认为是王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虽然哈特谢普苏特的女性身份,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她还是通过穿戴传统法老服装,来维护自己的权威,包括阿拉伯帽、苏格兰短裙,甚至是假胡子。

Rusty Kanokogi乔装打扮,赢得了柔道冠军

Rusty Kanokogi是美国女子柔道的先驱。Kanokogi于1935年出生在布鲁克林,原名Rena Glickman,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练习柔道,但她发现自己经常因为是女性,而被劝阻不要学习柔道。1959年,Kanokogi乔装成男子参加了柔道锦标赛,并获得了冠军。不幸的是,在她的身份被揭露后,她被迫归还奖牌。随后,Kanokogi离开美国前往日本,在那里,她成为了第一位跟随Kodokan男子队训练的女性。Kodokan是柔道世界总部。后来,她在女子柔道成为奥运会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1988年奥运会上,她担任第一支女子柔道代表队的教练。

汉娜·斯奈尔以“詹姆斯·格雷”的身份环游世界,躲避死亡

汉娜·斯奈尔1723年出生于英国,但一生都在伪装成一名名叫詹姆斯·格雷的男性士兵。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期间,斯内尔在战斗中受伤12次,包括腹股沟受伤。她是如何从伤痛中恢复过来,并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的,目前仍不清楚。但最终,斯内尔透露了自己的性别,光荣地退役了,获得了养老金,并开了一家名为“女战士”的酒吧。

乔治·艾略特以一男一女的身份写作,证明伟大的文学,是不分性别的

英国出生的玛丽·安·埃文斯(Mary Ann Evans)在19世纪50年代中期,以笔名乔治·艾略特(George Eliot)写出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时,已经是一位杰出的作家和编辑了。她这么做的首要原因,是试图让人们认真对待她作为一个作家的身份,因为当时大多数由女性出版的小说,都被认为是“愚蠢的”。当然,她很成功,因为《米德尔马契》和她的许多其他作品,都被认为是维多利亚时代最优秀的文学作品之一。

僧侣玛丽娜的男性伪装非常逼真,“成为”了一个孩子的父亲

在公元8世纪,玛丽娜还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她发誓要作为一名男性僧侣生活。她被称为“马里努斯”(Marinus),她非常虔诚,她的真实身份甚至无人质疑。以至于当当地旅店老板的女儿怀孕时,她声称马里努斯是孩子的父亲。在8世纪最伟大的育儿运动中,玛丽娜接受了对孩子的责任,把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直到她去世。

凯瑟琳·斯威策假扮成男人,这样她就能跑波士顿马拉松了

1967年,凯瑟琳·斯威策(Kathrine Switzer)成为传奇的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的第一个注册女性参赛者,当时她只有20岁。在前几年,妇女被允许非正式地参加比赛,但是她们没有得到波士顿体育协会的正式承认。瑞士人用了一个中性的昵称“K.V.”来签署她的注册文件,尽管她说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误导种族官员。

然而,斯威策的身份不可避免地被发现,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名比赛官员试图用身体将她赶出比赛,却被她的男友推到一边,当时他正在和她一起跑步。波士顿先驱报的一系列标志性照片,捕捉到了这一时刻。另一位官员则滔滔不绝地说:“如果那个女孩是我的女儿,我就打她屁股。”直到1972年,女性才被正式允许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

莎拉·埃德蒙兹:内战间谍和认证女士

1857年,萨拉·埃德蒙兹(Sarah Edmonds)离开加拿大,前往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Hartford),以逃避一个一直想要个儿子的虐待狂父亲。作为一个独自生活在一个新国家的女人,埃德蒙兹把自己伪装成“富兰克林·汤普森”,并成为了一个圣经推销员。内战开始时,埃德蒙兹应征并担任了许多角色,包括护士、信使和间谍。不过她只是在战后的一次聚会上,才向战友们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令人惊讶的是,她的老战友们接受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甚至帮助埃德蒙兹从美国政府获得了一笔军人抚恤金。

海盗玛丽·里德,比杰克·斯派洛还要狡猾

玛丽·瑞德出生于1690年,是在海盗活动的全盛时期,仅有的两位被判犯有海盗罪的女性之一(另一位是安妮·邦尼)。瑞德早年大部分时间都装扮成男性,甚至以“马克·瑞德”的身份,加入了英国军队。在她的军舰被海盗劫持后,里德被迫加入了他们。虽然一开始她并不愿意加入海盗的行列,但她学会了享受海盗的生活。她最终被逮捕,审判,并被判处死刑,但在她被执行死刑之前,就死了。

让位华盛顿——黛博拉·桑普森帮助塑造了美国

出生于马萨诸塞州的黛博拉·桑普森(Deborah Sampson),坚定地要在独立战争中为美国而战,以至于她不止一次而是两次尝试入伍。她的第二次尝试以“罗伯特·舍特利夫”的身份进行,结果成功了,桑普森打了近两年战争。也许她令人印象深刻的1.7米的身高——比当时的普通女性,整整高了17厘米——帮助她摆脱了男性化的伪装。

下士乌尔丽卡·埃莱奥诺拉·施塔哈马,为瑞典和爱情而战

乌尔丽卡·埃莱奥诺拉·施塔哈马,和她的姐妹们于17世纪末出生在瑞典。她的父母去世、家庭债务和粗略的婚姻安排,导致她乔装成男人逃离家乡。用“Vilhelm Edstedt”这个名字生活,并加入了瑞典军队,参加了北方战争(Great Northern War),甚至晋升为一名下士。

谣言开始散布她的身份,特别是她和一个名叫玛丽亚的女人的婚姻。她面临着刑事指控,和彻底的公开审判,这可能会以处决结束,但施塔哈马只被判了一个月的监禁。她还受到了嘲笑和流放,但她最终还是和玛丽亚团聚了,在乡下一起度过了余生。

54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