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莎莉文,到底是如何教会海伦·凯勒,进行沟通的...

安妮·莎莉文和海伦·凯勒之间的关系,超越了学生和老师。他们关系的基础,是安妮·莎莉文为海伦·凯勒打开了与世界沟通的能力。海伦·凯勒因童年患病而失聪、失明、失语,在她的老师、朋友和同伴安妮·莎莉文的不懈努力下,她学会了阅读、书写和说话。

安妮·莎莉文的教学理念,是让学习变得主动、愉快。通过手指拼写、手势、盲文和发声训练,安妮·莎莉文给予了海伦·凯勒语言、表达和解放的天赋。她通过自己的同情心、不懈的努力和创新的教学方法,使海伦·凯勒可以接触到这个世界。不过,安妮·莎莉文究竟是如何将以前海伦·凯勒无法获得的外部世界,带给她的呢?请继续阅读下去,了解一下吧。

安妮·莎莉文知道,对她的教育可能是一场战斗,也知道作为盲人是什么感觉

安妮·莎莉文不得不为自己的教育而奋斗。安妮·莎莉文出生于1866年,是马萨诸塞州贫穷、不识字的爱尔兰移民的孩子。她的父亲是个酒鬼,母亲去世后不久,安妮·莎莉文就住进了附近的Tewksbury Almshouse救济院。

安妮·莎莉文,到底是如何教会海伦·凯勒,进行沟通的...

在这期间,安妮·莎莉文患上了沙眼,一种眼睛的细菌感染,并在5岁时失去了大部分视力。当安妮·莎莉文和她的哥哥吉米在图克斯伯里时,她遇到了一个名叫麦琪·卡罗尔的残疾妇女。当吉米去世后,卡罗尔建议安妮·莎莉文接受她现在的生活,但安妮·莎莉文决心找到一条摆脱困境的道路。她的眼睛做了几次手术,很多是在图克斯伯里做的,但也有一些是在慈善医院做的,而这些增加了安妮·莎莉文离开救济院的愿望。

在19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马萨诸塞州开始调查图克斯伯里的状况。1880年代,当州政府官员访问救济院时,安妮·莎莉文恳求他们让她去她从其他房客那里听说的盲人学校。她从未接受过任何学校教育,不识字,而且急切地想要学习。而她的恳求是成功的,1880年,她被送到了帕金斯盲人学校。

安妮·莎莉文从她自己的残疾中,吸取了教训

1880年,当安妮·莎莉文来到帕金斯盲人学校时,她没有任何教育背景,而且她很穷,从来没有过任何属于自己的真正财产。学校里的其他学生大多来自富裕家庭,他们嘲笑安妮·莎莉文,但她专注于学习,并与几位老师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安妮·莎莉文很聪明,很快就在智力上迎头赶上,学会了如何作为一个盲人,与学校里其他既是盲人又是聋哑人的学生进行交流。她学会了手指拼写和手掌书写,后者是海伦·凯勒的一个重要交流工具。

在帕金斯大学学习期间,安妮·莎莉文又做了几次手术,慢慢恢复了视力。到1882年底,她已经能够阅读印刷品了。随后安妮·莎莉文继续在帕金斯学习,并在1886年以班级告别演说者的身份毕业。

在海伦·凯勒之前,安妮·莎莉文曾与另一位聋哑妇女劳拉·布里奇曼合作

劳拉·布里奇曼是第一个学会使用手指拼写和书写进行交流的盲聋哑英语人士。布里奇曼不仅失去了视力和听力,而且还因童年时患猩红热而失去了嗅觉和大部分的味觉,她于1837年进入后来成为帕金斯盲人学校的学校。在此之前,她已经开发出了自己的方法,用动作与家人进行交流。当她来到帕金斯时,她通过一系列的手势和块状书写练习来学习。

布里奇曼通过书页上的凸起字体学习单词和拼写,到1850年,她的知识已经扩展到历史、哲学、数学、写作和地理。当她的老师塞缪尔·克里德利·豪(Samuel Gridley Howe)发表了一篇关于其方法的论文后,她获得了国际声誉。很快,豪和布里奇曼引起了查尔斯·狄更斯等知识分子的注意。

当安妮·莎莉文在1880年去帕金斯时,布里奇曼已经在那里呆了近50年,只在夏天去了她在新罕布什尔的家。安妮·莎莉文和布里奇曼很快就成了朋友,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在一起。安妮·莎莉文学会了如何与布里奇曼进行沟通,还经常给她读书,并可能培养了大量的耐心来对待这位特别的朋友。

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向安妮·莎莉文推荐了海伦·凯勒

当海伦·凯勒在19个月大时,患了一种未知的疾病后,她失去了听力和视力。海伦·凯勒一直是个好奇和聪明的孩子,由于无法沟通,变成了一个沮丧和愤怒的孩子。她试图哼哼唧唧,打手势,并通过其他感官向父母表达她的愿望和想法,但往往只是发脾气。海伦·凯勒的父母都受过教育,生活富裕,急于找到控制海伦·凯勒的方法,同时也想帮助她。

观察家们告诉凯勒夫妇,海伦·凯勒是个失败者,其他家庭成员则希望他们把她送进医院。不过他们拒绝了,在海伦·凯勒的母亲读了查尔斯·狄更斯在其作品《美国笔记》中对劳拉·布里奇曼的描述后,他们被布里奇曼的学习能力所鼓舞,对海伦·凯勒的前景充满希望。

于是这对夫妇联系了一位医生,但他们都表示无能为力,最后他们被介绍给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贝尔一直在华盛顿特区为聋哑儿童工作,他建议他们与帕金斯盲人学校联系。很快,阿瑟·凯勒给学校写了信,而学校则派他们的明星学生安妮·莎莉文去对他们提供帮助。最终,海伦·凯勒和被她视为恩人的贝尔,仍然是终身的朋友。

安妮·莎莉文不接受海伦·凯勒的任何责难

1887年3月3日,安妮·莎莉文来到阿拉巴马州的海伦·凯勒家,迎来了海伦·凯勒后来称之为 “灵魂的生日”。21岁的安妮·莎莉文就在那天,遇到了一个喜欢挑衅、暴力的7岁孩子。刚开始,安妮·莎莉文就开始向凯勒的手上拼写单词,以识别它们并试图帮助她理解。而海伦·凯勒则因为感到沮丧而踢腿、尖叫和扔东西。此外,海伦·凯勒变得不守规矩,没有礼貌,特别是在吃饭的时候。

在一次著名的用餐时间事件中,海伦·凯勒试图从安妮·莎莉文的盘子里抢夺食物,不过这是一种常见的情况。于是安妮·莎莉文用勺子抽打海伦·凯勒的手,直到凯勒停止。随之而来的是激烈的发脾气,但安妮·莎莉文根本不予理会,继续吃她的饭。

安妮·莎莉文对自己的固执并不陌生,而且她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固执。在帕金斯大学时,安妮·莎莉文就脾气暴躁,不服输,对她的同学和老师提出各种挑战。这使海伦·凯勒和安妮·莎莉文成为了一对好搭档。

她们开始了整个教育进程

安妮·莎莉文采用了劳拉·布里奇曼使用过的方法,以及她在帕金斯大学学到的其他技术。例如,将物品的名称拼到凯勒的手上,但海伦·凯勒仍然感到困惑。

海伦·凯勒讲述了她自己在面对安妮·莎莉文的方法时的进步。一天早上,安妮·莎莉文在海伦·凯勒的手上拼出了d-o-l-l。海伦·凯勒假装听懂了,模仿安妮·莎莉文的样子,不解地把这个词拼了回去。当安妮·莎莉文试图用海伦手里的另一个玩具拼写“doll”时,海伦勃然大怒。她不明白为什么不止一个物体可以是洋娃娃,她把玩具扔到地上,并弄坏了。

最终,是水改变了一切。有一天,安妮·莎莉文在海伦·凯勒的手里拼出了w-a-t-e-r,然后把这只手放到了水里。海伦·凯勒立即意识到,所有的东西都有名字;她很快开始掌握了语言的基本知识,并迎来了真正的改变时刻!她想知道所有东西的名字,她想知道一切事物的名称。根据安妮·莎莉文的说法:

“到3月31日,我发现海伦·凯勒知道18个名词和三个动词。以下是这些词的清单。那些后面有叉的词,是她自己要求的。娃娃、杯子、别针、钥匙、狗、帽子、杯子、盒子、水、牛奶、糖果、眼睛(X)、手指(X)、脚趾(X)、头(X)、蛋糕、婴儿、母亲、坐、站、走。4月1日,她学会了名词刀子、叉子、勺子、碟子、茶、爸爸;床,以及动词跑”

当你的眼睛和耳朵不工作时,请使用你的手

海伦·凯勒在安妮·莎莉文用水突破后的几周内,吸收了100多个物体的单词,以及动作和概念。海伦·凯勒想触摸一切,想知道它们的名字,她还想为别人拼写。

海伦·凯勒说:

“我什么都不做,只是用我的手去探索,学习我所接触的每件物品的名称;我越是触摸事物,了解它们的名称和用途,我与世界其他地方建立关系的感觉,就越是快乐和自信。”

随着安妮·莎莉文继续与海伦·凯勒呆在一起,手的使用对于阅读、写作和说话仍然很重要。凯勒用她的手指学习盲文和字母的形状,并在人们说话时触摸嘴唇和喉咙。

作为教育过程的一部分,安妮·莎莉文和海伦·凯勒一起在外面玩耍

海伦·凯勒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使安妮·莎莉文放弃了传统的结构化课程的想法,两人尽可能多地在外面呆着。海伦·凯勒对脸上的阳光作出反应,闻和摸花、树和她能找到的其他事物。

海伦·凯勒后来写道了她和安妮·莎莉文的故事:

“我喜欢在外面阅读和学习,喜欢阳光下的树林。我所有的早期课程,都有森林的气息——松针、树脂的气味,与野葡萄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坐在一棵树下的亲切树荫下,我学会了思考,一切都对我有学习的帮助。”

海伦·凯勒也了解了大自然的真相。有一天,她和安妮·莎莉文被困在一场雷雨中,爬上一棵树的海伦·凯勒很快被困住,狂风呼啸,大雨倾盆。暴风雨过去后,安妮·莎莉文帮助她下来,但随后海伦·凯勒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害怕树。然而,她最终克服了这种恐惧,并很快开始在树木上攀爬和玩耍。据海伦·凯勒说,通过这些经历,她“从生活本身学到了东西”。

他们每次都会有一种新的技能,和一种新的感觉

海伦·凯勒学习语言很快,能够很好地接受信息。虽然安妮·莎莉文也教海伦·凯勒基本的算术,但海伦·凯勒并不特别喜欢,之后又教她植物学和动物学。

海伦·凯勒后来开始写作。她给帕金斯学校的校长和家人写信,并与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建立了通信联系。安妮·莎莉文让海伦·凯勒给帕金斯学校的学生写信,这表明她的沟通能力得到了迅速提高。第一封信写于1887年9月,其中包括“海伦·凯勒将给小盲女写信,海伦·凯勒和老师将来看小盲女”等段落;而下个月的另一封信,则显示了她在造句和理解方面的巨大进步。10月,海伦·凯勒写了“我会给你写一封信”和“我和老师会去波士顿看你”。

到1890年,海伦·凯勒在帕金斯学校学习了语言的基础知识。她决心通过触摸她的老师萨拉·富勒的嘴唇、脸颊和喉咙,来练习她所学的声音。通过反复练习和决心,海伦·凯勒在下一次回家时,能够与她的家人交谈,并使他们在敬畏和自豪中沉默不语。

“现在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因为我想到我的母亲是如何把我紧紧地抱在身上,无言以对,高兴得浑身发抖,把我说的每一个音节都听了进去,而我的父亲在一片沉默中。表达他的骄傲和爱意。”

安妮·莎莉文鼓励凯勒与自己对话

当海伦·凯勒找不到人说话时,她就自言自语。据安妮·莎莉文说:

“她从早上醒来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拼写,并持续了一整天。如果我拒绝和她说话,她就对着自己的手拼写,显然是在和自己进行最生动的对话”。

安妮·莎莉文小心翼翼地不让海伦·凯勒退缩,但这种做法在海伦·凯勒身上变得根深蒂固,以至于她在不知不觉中就开始这样做了。

安妮·莎莉文和凯勒一起旅行,并交了朋友

1888年,安妮·莎莉文和海伦·凯勒第一次前往波士顿的帕金斯学校,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多次去看望海伦·凯勒在田纳西州的家人,因为安妮·莎莉文鼓励海伦·凯勒的父母,让她去体验世界。对帕金斯学校的访问,使海伦·凯勒能够与其他盲人和聋哑儿童交流,海伦·凯勒开始在该学校度过她的冬天,并一直持续到1892年,当时凯勒写的《冰霜之王》这首诗,因抄袭而受到审查。后来,她和安妮·莎莉文离开了帕金斯,再也没有作为学生或教师回来过。

当时,由于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安妮·莎莉文和海伦·凯勒逐渐出名,并被邀请到华盛顿特区,参加他在1887年为聋哑人研究设立的沃尔塔局的开幕仪式。他们于次年返回,1888年5月,贝尔陪同他们会见了格罗弗·克利夫兰总统。

海伦·凯勒很快就开始受到大多数人的关注,随后她和安妮·莎莉文都遇到了塞缪尔·克莱门斯(Samuel Clemens),也就是众所周知的马克·吐温(Mark Twain),与她和贝尔的关系一样,海伦·凯勒和吐温也建立了持续多年的友谊。

安妮·莎莉文非常有耐心,而且是长期的

安妮·莎莉文使用重复的方法,让学习变得有趣,让海伦·凯勒保持对学习的兴趣,并对她的学生尽心尽力。她与海伦·凯勒在一起多年,甚至在1900年陪她去了拉德克利夫学院。安妮·莎莉文也参加了海伦·凯勒的所有课程,向她拼写讲座内容,并为她翻译没有盲文版本的教科书。海伦·凯勒解释了她和安妮·莎莉文所遇到的困难,特别是在学习拉丁语、德语和历史时。这对安妮·莎莉文来说很累,自己的视力也受到影响,但凯勒在1904年毕业时还是获得了学士学位。

海伦·凯勒毕业后,她和安妮·莎莉文搬到了马萨诸塞州沃伦瑟姆的一个农场,在那里安妮·莎莉文遇到了约翰·阿尔伯特·梅西。她和梅西于1905年结婚,虽然之后安妮·莎莉文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但她仍继续和她一起工作。1914年,波莉·汤普森被聘为海伦·凯勒的秘书,1936年安妮·莎莉文去世后,汤普森成为海伦的陪伴者。

安妮·莎莉文给凯勒,提供了继续学习和分享的工具

由于安妮·莎莉文提供的教育,海伦·凯勒从未停止过学习。海伦·凯勒的沟通能力,使她在世界范围内声名鹊起,并成为一名作家、诗人和演讲者。她成为盲人和聋哑人以及整个人道主义的倡导者。

在她的自传中,海伦·凯勒将她对学习和生活的热爱,归功于安妮·莎莉文,并将她们两者描述为密不可分的关系。

“是我老师的天才,同情心,爱和教育策略,使我在教育的最初几年快速成长......我对所有美丽事物的喜悦,有多少是与生俱来的,有多少是由于她的影响,我永远无法判断......我所有最好的东西都属于她。在我身上没有一个天赋,或一个愿望或快乐,没有被她爱的触摸所唤醒。”

69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