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黑人军人的真实故事,和面对的残酷现实...

尽管黑人军人人数众多,他们的服务也堪称楷模,但他们在二战中仍然需要与严酷的现实和有限的公民权利作斗争。他们在每一步都面临着歧视,而且黑人也常常被认为不适合参与战斗,在晋升的道路上经常被忽略。并且种族主义的表现随处可见——例如在一些地方,黑人士兵被拒绝进入为德国战俘提供食物的餐馆。

尽管在一个充满偏见的世界中服务,造成了很多严峻的后果,不过黑人男女依旧勇敢地冲锋在前。但这场战斗并不容易,尤其是那些不幸被日本士兵或第三帝国俘虏的人。二战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包括非裔美国士兵。他们的故事描绘了一幅忠于国家的画面,即使这个国家背弃了你。

数百名黑人士兵,在芝加哥港灾难中丧生

芝加哥港位于旧金山北部,它的建立是为了满足人们对供应品的需求。这是一项艰苦而危险的工作,就像那个时代许多卑微的工作一样,它经常落到黑人的肩上。美国军队经常为黑人士兵提供很少或根本没有经过训练的服务。因此,在码头工作和军火处理方面经验有限的情况下,超过1400名黑人工人在125人轮班的情况下,辛苦工作,每个舱口每小时要装载10吨货物。这是一个非常不现实的工作量,毕竟专业人士每小时最多装载8.7吨。

不合理的工作量为灾难埋下了祸端。最终事件发生在1944年7月17日,当时码头上的弹药发生了里氏3.4级的爆炸,震碎了旧金山的窗户,把港口的每座建筑都震倒在地,碎片飞到9000英尺高的空中。事件造成320人死亡,其中202人是非裔美国人。并且,这一悲惨事件占二战期间所有非裔美国人死亡人数的15%。

党卫军士兵终结了11名黑人士兵的生命

1945年2月15日,在比利时韦尔斯,11名黑人士兵的尸体,被发现冰冻在薄薄的积雪下。他们显然已经在外面暴露了一个月,他们的身体表现出严重的伤害。这些人的头部被钝器多次击打,还遭受了额外的身体伤害。很明显,这些士兵是被撤退的党卫军盯上的,但他们的家人只被告知他们在战斗中牺牲了。

70年后真相才大白于天下。第333野战炮兵营的11名士兵,在Bulge战役中,被切断了与组织的联系,于是他们在比利时的一户人家寻求庇护。当党卫军士兵停在这所房子前时,这些人投降了,以挽救这家人免受灾难。然而他们并没有被带到战俘营,而是被赶走并被杀害。由于害怕报复,他们的尸体被当地人抛弃。

黑人士兵被用作小白鼠

当人们想到二战期间,在人体上进行的化学实验时,通常会想到第三帝国在集中营里的可怕行为。但美国也进行了一些实验,这些实验让实验对象暴露在芥子气和化学毒剂刘易斯特(lewisite)之下。

非裔美国士兵被当作小白鼠,据说是为了让政府官员看到“这些气体会对黑人皮肤,产生什么影响”。黑人军人被带进毒气室,然后有毒溶液被泵入。

这些实验是最高机密:士兵们甚至不允许对他们所遭受的伤害,寻求后续的治疗,以免他们泄露敏感信息。实验也在其他群体中进行,包括日本裔美国人和波多黎各裔美国人。而后科学家会选择白人士兵作为对照组。

黑人战俘面临特别严酷的待遇

在国内面对种族主义,已经够艰难的了。然而在海外,黑人战俘面临着更糟糕的命运。日本和德国士兵对他们种族以外的人都不友善,不过在战俘营和集中营里,黑人士兵经常要忍受更加恶劣的条件和待遇。

黑人甚至没能最终到达集中营,因为许多人在到达之前就遭到了有计划的杀害。

排斥黑人的血液和血浆

二战期间,反黑人情绪渗透到非裔美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甚至在献血等拯救生命的过程中。当时的红十字会是在禁止接受黑人献血者血液的规定下运作的。直到1942年,来自黑人的捐献才被接受,而且是在种族隔离的基础上。

尽管在血液或血浆中没有任何差异,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德国战俘的待遇比黑人士兵好

1944年,鲁珀特·特里明汉姆公司和其他几名黑人军人,正从路易斯安那州前往亚利桑那州。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一个小镇停留期间,他们试图找点吃的,但被告知他们只能在火车站的一家餐馆后面吃饭。

当这些人在厨房门口等着的时候,他们看到两名白人美国宪兵走进餐厅,旁边还有德国战俘。宪兵和战俘一起入座并上菜,这一幕让特里姆明翰非常愤怒,于是他给一家军队杂志写了一封信:

这是每个黑人士兵都在问的问题。黑人士兵为何而战?我们是哪个队的?…难道德国战俘不是我们国家的死敌吗?我们不是美国士兵吗?发誓为这个国家而战,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他们的待遇比我们好?为什么政府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全黑人步兵部队,由白人军官领导

在美国战争中,有着悠久传统的第92步兵师,是美国陆军中唯一一支在欧洲战场上作战的全黑步兵部队。这支部队是为了证明非裔美国士兵,有能力与敌人作战而成立的,并在1944年的意大利战役中表现突出。

黑人士兵在白人军官的指挥下作战,并展现了他们和白人士兵一样地对抗敌人的能力。黑人军团确实突破了哥特防线,俘获了24000名俘虏,并获得了超过12000枚勋章和嘉奖。

黑人学员面临来自军队和平民的歧视

军队的宣传对应征入伍的非裔美国人大加赞扬,但黑人在参军时却面临着极端的偏见。当地白人和其他受训人员加强了对外部世界的歧视环境。黑人士兵被隔离,接受低劣的训练,他们在基地内外不断受到侮辱和攻击。

在他作为一名棒球运动员创造历史之前,杰基·罗宾逊(Jackie Robinson)在胡德营地(Camp Hood)期间有过一次争执。一个公共汽车司机让他在车上往后退一点,他拒绝了,最终引发了一场打斗。他最终被拘留并送交军事法庭。而这只是军队内部固有敌意的无数事件中的一件。

黑人军官在指挥岗位上,经常被忽视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美国军队主要由白人士兵和军官组成。1940年,只有5名军官是黑人,其中3名是牧师。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个数字逐渐上升,但到1943年,黑人士兵仍然只占军队的1.1%。

在冲突中受过训练的少数黑人军官,经常被派去代替白人军官担任行政职务。美国陆军航空兵甚至将一支特遣部队的黑人军官人数,限制在5人以内。

黑人士兵受到白人士兵的歧视

二战期间,黑人军人的真实故事,和面对的残酷现实...

当非裔美国士兵刚抵达英国时,他们受到的接待充其量也只是褒贬不一。黑人和白人士兵之间经常发生战斗,白人士兵经常试图阻止非白人士兵进入酒吧和剧院。1943年6月24日,兰开夏郡一家酒吧外的紧张气氛达到了顶点。

白人议员开始骚扰黑人大兵,但当地人站出来保护他们。随后的战斗导致32名黑人士兵被送上军事法庭,尽管他们显然并没有挑起冲突。正如一名士兵所说:“我们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的军队。”

许多黑人退伍军人,等了几十年才得到认可

冲突结束后,美国继续看不起黑人退伍军人,不让他们获得与白人退伍军人同样的奖励。一些追授的荣誉勋章,直到1997年才被授予,而在太平洋战争期间,只有一名非裔美国士兵获得了追授的荣誉勋章。

1943年3月,乔治·沃森的船被鱼雷击沉后,他多次从救生筏中游出,去营救战友,直到自己身亡。

48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