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个可怕的历史事实,绝对让你夜不能寐,适合睡前阅...

如果说“恐怖历史”教会了我们一件事,那就是历史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所有那些可怕的谋杀,四处飞舞的细菌,还有暴力的独裁者,至少已经引发了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很多历史粉丝一直在讨论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历史事实是哪些,所以接下来是非常有趣的阅读体验。

彩虹谷

在珠穆朗玛峰上,有一个墓地叫做“彩虹谷”。它得名于散落在山坡上的无数尸体上的五颜六色的夹克衫和登山装备。想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在登顶的路上,必须经过这些五颜六色的尸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尸体已经成为登山者的路标。

小阿尔伯特

约翰·沃森进行的“小艾伯特实验”,旨在找出恐惧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养成的线索。为了找到答案,他每天都在不让孩子母亲知道的情况下,把一个生病的孩子,从学校的日托中心绑架出来,给他柔软蓬松的东西,同时用锤子从帘子后面敲锣吓唬孩子。很快,宝宝对白色、毛茸茸的东西产生了恐惧症,而后实验因为阿尔伯特的妈妈发现并把它们搬走了而结束。据亲戚说,小艾伯特从未学会走路或说话,最终在6岁时去世。

琼斯镇大屠杀

至少在流行文化中,这可能是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历史事实中,最著名的。人民圣殿农业项目,又名琼斯敦,在邪教领袖吉姆·琼斯牧师,强迫镇上的918人饮用混合了氰化物、水合氯乙胺、安定和非那根的Kool-Aid饮料后结束。这些事件被称为集体自杀,但实际上更接近于集体谋杀,因为所有喝下毒药的人,都是在胁迫下这么做的,其中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未成年人。

最终,这成为了9/11事件发生前,美国平民遭受的最大一次蓄意伤害。

婴儿农夫

米妮·迪恩,又名“婴儿农夫”,是新西兰唯一一位被判死刑的女性。为了维持生计,她过去常常收养被遗弃的婴儿,其中许多孩子要么神秘地生病,要么死亡,要么失踪。最终,在警方调查后,发现她杀死了他们,并把他们的遗体放在帽盒里。最终她被判弑婴罪并处以绞刑。

下巴的绷带

法国革命家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Maximilien Robespierre)意识到自己将被处决时,他试图朝自己的嘴巴开枪自杀,但没有成功。随后人们把他送上断头台时,刽子手扯掉了包扎他受伤下巴的绷带,使得他在人们面前痛苦地尖叫,直到经过断头台的铡刀后哑口无言。

威士忌业务

据了解,在19世纪晚期的一次非洲探险中,詹姆斯·詹姆逊——爱尔兰詹姆逊威士忌帝国的继承人——要求亲眼目睹食人行为。为了实现他可怕的愿望,他购买了一个女奴,并把她交给了那些谋杀她并以她的肉为食的人。据说詹姆森画出了这个可怕的场景,后来把他粗糙的插图变成了一系列的水彩画。

斯坦福监狱实验

史上最著名的心理学实验之一,斯坦福监狱实验,试图调查感知权力的心理影响。警卫和囚犯是从志愿大学生中随机选择的,但实验很快就陷入了黑暗,因为当权者对他们施以心理折磨。囚犯们接受了,有些人开始发疯。由于道德问题,整个实验只进行了6天就被放弃了,但它提供了一个基准,让人们知道“正常”的人在被授予权力后,会多久变得残忍。

Hinterkaifeck谋杀案

1922年,一个农场的六名居民,全部被一把锄头杀死。在袭击发生的几天前,其中一名受害者在雪地上看到了从森林边缘到农场的脚印,但没有脚印返回。后来农场女佣离开,声称房子闹鬼。而谋杀案至今仍未破案。

绿人

雷蒙德·罗宾逊,又名“绿人”,小时候因为一次电气事故脸部毁容。尽管没有眼睛、嘴巴、鼻子,只有一只耳朵,他还是活到了74岁。他的严重毁容,意味着他需要在白天呆在室内,而他在夜间进行长时间散步的习惯,使他成为了一个都市传奇。

活埋

肯塔基州有个叫奥克塔维亚·哈奇的女人。在失去襁褓中的儿子后,她陷入了抑郁,最终病倒,导致昏迷,并被宣布死亡。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更多的当地人病倒了,表现出与奥克塔维亚相同的症状,但最终康复了。

村子里的人都觉得奥克塔维亚·哈奇可能得了同样的病,于是把她的棺材挖了出来,但为时已晚。奥克塔维亚·哈奇被活埋了,当他们打开棺材时,发现棺材盖的内衬被血淋淋的指甲撕碎了,因为她曾试图用爪子抓出出路。不过她最终死于缺氧,悲痛欲绝的丈夫在她的坟墓上,竖起了一座真人大小的纪念碑。显然,在过去,被活埋是很常见的事:因而有些棺材保留了通风口,如果你碰巧醒了,还会有一个铃声响起。

12个可怕的历史事实,绝对让你夜不能寐,适合睡前阅...

送上断头台

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在砍头和推翻政权的过程中,一位名叫博里尔博士的科学家,正在研究死亡。他要求即将在断头台上被处决的死刑犯,亨利·朗吉尔在被砍头后,尽可能地眨眼睛,结果他眨了30秒。

对速度的需求

戈登·斯迈利是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年轻骄傲的车手”,他在1982年印第安纳波利斯500强资格赛中,试图打破世界纪录时不幸身亡。当时他以每小时185英里的速度迎面撞上了一堵墙。当时在场的医生史蒂夫·奥维(Steve Olvey)目睹了这起事故,并在2006年的自传中写道:“当我冲向汽车时,我注意到一种特殊的灰色物质的小斑点,在沥青路面上留下了一条通向司机的痕迹。当我走到车上时,我震惊地发现,斯迈利的头盔不见了,脑袋也不见了。他的头皮基本上被碎片包围了起来。跑道上的很多遗留物都属于他的大脑部位。由于巨大的离心力,他的头盔被拉离头部……”

“在去医院路上,我做了一个粗略的检查,发现他身上几乎每一块骨头都碎了。他身体两侧有一个巨大的伤口,看起来像是被一条大鲨鱼袭击过。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创伤。”?

4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