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掘尸骚乱:拿走白人妇女遗体,还用断肢向其儿子挥...

1788年,医生和医学生,经常会在纽约的公墓里寻找新鲜的尸体,并将其带走。而这些盗墓的医生在1788年的医生骚乱中,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弹。在纽约的那次骚乱中,5000人组成的队伍摧毁了纽约医院和哥伦比亚学院,在反对抢夺尸体的愤怒中践踏了多位开国元勋。直到州民兵向被激怒的人群开枪,骚乱才得以结束。

与其他真实的盗墓故事一样,如果盗墓者不进入某些特别的墓地,那么公众往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而在18世纪,医生们通常从黑人和穷人的墓地中取走尸体,避开有权势的人的坟墓。但是,当一名学生拿走了一个白人妇女遗体,并且用断臂向她的儿子挥手时,最终引发了1788年的医生骚乱。

纽约人在一名白人妇女的尸体,被医学生抢走后发生骚乱

1788年2月,《纽约每日广告报》发表了一封抱怨抢夺尸体的信。

在信中,这位匿名作者宣称,坟墓“在所有时代,几乎在所有国家,都以一种神圣的方式存在。据说,很少有黑人......能被长久地留在坟墓里。而且,即使是属于教会的封闭式埋葬场,也成了”目标。

就在几天后,同一份报纸刊登了一则广告,报道说一名白人妇女的遗体被从三一教堂的墓地中带走。该广告悬赏100美元征集线索。而这一有助于引发1788年的医生骚乱。

纽约黑人恳求医生停止从黑人墓穴中取走尸体,被忽视

在纽约市,医科学生从黑人墓地盗取尸体进行研究,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且有一个离该市唯一的医学院——哥伦比亚学院只有一小段距离的墓地。

1788年,越来越多的报纸报道了此类事件。那年2月,一个由自由和被奴役的黑人组成的团体向市政府请愿。在他们的申诉中,他们说医科学生会“挖出我们死去的朋友和你们请愿者亲属的尸体,不分年龄或性别地把他们的遗体带走”。

令人惊讶的是,请愿书并没有要求停止这种做法。相反,它只是要求他们“在这种庄严的场合所,体面和适当的方式”行事。

当然,关于抢夺尸体的投诉被忽略了,直到有指控说,医生从墓地抢走了一个白人妇女的遗体。

骚乱是在一名外科医生,向一群人挥舞断臂后开始的

骚乱的直接催化剂,发生在1788年4月。那年春天,一群男孩在纽约医院附近玩耍,那里的医科学生正在进行解剖练习,而当时这些男孩在离一扇打开的窗户很近的地方。

在房间里,一个名叫约翰·希克斯的学生,正在一个断臂上练习他的解剖技能。根据几份报告,希克斯拿起手臂,通过窗户向男孩们挥手。另一个消息来源甚至声称,希克斯对一个最近失去母亲的男孩说:“这是你母亲的手臂!我刚刚挖出来的!”

在男孩跑回家告诉他父亲后,这位鳏夫赶到墓地,发现他妻子的棺材真的是空的。于是,一群愤怒的人迅速来到了纽约医院,要求停止偷尸体的行为。

骚乱爆发时,一些医生试图藏他们的遗体

当愤怒的人群包围了纽约医院时,一些医科学生和教授逃离了,其中就包括约翰·希克斯。

这群人迅速闯入一座废弃的大楼,发现少数医学生正在努力保存解剖学标本。因为这些标本的价值很高。正如查尔斯·贝尔医生所抱怨的那样,“除非有一连串的血腥杀戮事件,否则一年内很难得到有三个遗体标本。”因此,医生们非常依赖他们的标本。

但这群人很快就开始扣押标本,有些被直接拖到街上烧掉了。

一些医科学生躲在烟囱里

这群愤怒的人几乎把几个医生扔进了医学标本的熊熊烈火中。

詹姆斯·撒切尔(James Thacher)医生目睹了这场骚乱,他报告说,当人群闯入解剖室时,他们“抓住那些碎片,如头、腿和胳膊,从窗户和门上把它们暴露在公众面前,并发出可怕的咒骂声。”

骚乱者迅速蔓延到整个城市,追捕医生和医学生。那些留在城里的医生不得不“从窗户溜出去,匍匐在豆桶后面,爬上烟囱,躲在羽绒床下面”。

学习意味着要挖出尸体进行解剖

纽约的医生们不断抱怨缺乏用于解剖的尸体。哥伦比亚大学的解剖学教授查尔斯·麦克奈特(Charles McKnight)担心,没有尸体,医科学生接受不到适当的培训。

为了应对这种短缺,医生们简单地告诉学生,他们需要负责寻找自己的尸体进行解剖。于是医科学生转向挖掘坟墓,以获得尸体。通过只从穷人或黑人的坟墓中挖掘尸体,医学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们的愤怒程度。

当学生不能从坟墓中取材时,他们有时会假装成死者的亲属,直接从停尸房取走他们的尸体。还有人贿赂殡仪馆的人,让他们把空棺材放进去,同时把遗体卖给医学院学生。而尸体的地下经济,最终引发了1788年的“医生骚乱”。

市长逮捕了医科学生和医生,并将他们关进监狱

威廉·赫斯(William Heth)上校写道:在暴乱最激烈的时候,暴乱人群还计划摧毁“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在解剖室里,他们发现了三具新鲜的尸体,一具已经在沸水中煮沸,另外两具被切开,某些部位......已经处于很恶心的状态,”赫斯报告说。

这些情况助长了这股骚乱,他们开始追捕医生和医学院学生。最终市长詹姆斯·杜安出面保护医生们,在市长的命令下,警长和他的手下把几个医生和医科学生关进了监狱,以保护他们的生命。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试图阻止人群,对哥伦比亚的破坏

在愤怒的人群消灭了纽约医院的标本后,医生骚乱似乎可以平静下来了。

但第二天早上,一个新的团体成立,在整个城市寻找其他偷盗的尸体。哥伦比亚学院很快就成了新的目标。数百人赶到哥伦比亚,在那里他们发现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前面的台阶上,试图保护学校。

汉密尔顿既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也是该校的托管人。当人群涌向学院的消息传出后,汉密尔顿从他的房子里赶了过来。但这群人只是喊住了这位开国元勋,然后从他身边挤了过去。

在学院内,暴徒们徒劳地搜寻着解剖的痕迹。因为医学院的学生们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把所有的标本都拿走了。最终,这群愤怒的人转身向监狱行进。

武装团体向监狱进发,大喊:把你们的医生带出来!

在捣毁哥伦比亚大学后,暴乱者拿着砖头和石块向监狱进发。州长乔治·克林顿召集民兵驱散了这群5000人的队伍。

而武装集会的人向收容医生和医科学生的监狱进发。他们喊道:“把你们的医生带出来!”

在一次与民兵产生的冲突中,导致至少有三个人丧生。

理查德·贝利是被关押在狱中的医生之一,因残忍的实验而声名远扬

骚乱期间,一些医生和学生躲在监狱里,包括理查德·贝利。贝利是在英国接受培训的美国医生,因“切割病人并对病人进行残酷的实验”而闻名。

贝利试图保护自己,宣称他从未从该市的公墓中拿过东西。但这个措辞谨慎的声明,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两个最常被掠夺的墓地,即黑人和穷人的墓地,就在城市边界之外。

狱卒们在暴乱中设法保护贝利,但人群也闯入过他的房子寻找过他,并可能寻找偷盗的尸首。

多位开国元勋被卷入骚乱中

几位著名的开国元勋被卷入了医生骚乱,包括试图保护哥伦比亚学院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在对监狱的突袭中,美国革命英雄冯·斯图本男爵站出来反对暴乱者。他和《联邦党人文集》的共同作者约翰·杰伊在一起。美国革命老兵马修·克拉克森(Matthew Clarkson)将军冲进杰伊的房子,哭着说:“我的上帝,杰伊!......。他们要破门而入,伤害医生。没有时间了!你能给我一把刀吗?”

最后杰伊与克拉克森一起驱散了人群,但在过程中,杰伊被一块飞来的石头击中了头部。不过这位开国元勋在这次骚乱中幸存下来,并在第二年成为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

1788年医生骚乱,有20人丧生

民兵们最终向这群人开火,有效地结束了骚乱。在突袭监狱的过程中,至少有三名暴乱者和三名民兵被杀。而最终被杀的人数可能达到20人。

这次暴动损害了纽约医生的声誉。骚乱发生后,报纸拒绝刊登医生或医学课程的广告。纽约人成立了武装小组,在墓地巡逻并吓跑偷盗的人。送葬者也会经常返回墓地检查新坟,以确保没有受到打扰。

震撼美国的十多起其他尸体解剖暴动

其他州也有试图防止像震撼纽约市的那场骚乱。在马萨诸塞州,1784年的一项法律规定,在决斗中被杀的人的尸体,将移交给医生进行解剖。而医生们也曾要求制定一项法律,将无人认领的尸体,捐给哥伦比亚大学进行解剖。

医生骚乱只是18世纪和19世纪众多尸体解剖暴动中的一个。根据医学史学家迈克尔·萨波尔的说法,从1765年到1854年至少发生了17次尸体解剖暴动。巴尔的摩、费城和纽黑文也发生了对医科学生挖掘坟墓的暴乱。由于没有合法的尸体供应,全国各地的医学院转而采用非法的方法,来获取尸体进行解剖练习。

骚乱使人们难以进行解剖,但最终改善了医学培训

纽约掘尸骚乱:拿走白人妇女遗体,还用断肢向其儿子挥...

医生骚乱使医学院更难找到用于解剖的尸体。1789年,纽约州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以防止 “为解剖目的挖掘和移走埋葬在公墓中尸体的做法......”

因而任何被发现违反法律的人,都将面临鞭刑或监禁。

虽然该法律意味着用于解剖的尸体减少,但它也加强了医学培训。纽约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为医生颁发医疗执照。医科学生必须在有经验的医生那里做学徒,或在医学院学习两年。未来的医生也必须通过考试才能执业。在这些法律通过之前,医学生只要随便上几堂课就声称自己是一名医生。随着新法规的生效,他们必须达到专业标准才能批准成为医生。

6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