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4个中世纪的战争故事,奇葩到让人不敢相信...

一位瞎了眼的国王骑着马去打仗;两支军队因为木桶引发了战争;一个被砍下的头颅杀死的伯爵。这些中世纪战争的故事,听起来非常假,但它们确实都是真的。

以黑斯廷斯战役为例,这是中世纪历史上最重要的战役之一。也是中世纪最奇怪的战役之一,因为一个谣言,征服者威廉差点输了。威廉不得不脱下头盔大喊:“看,我活着!”来说服他的人不要逃跑。或者狮心王理查,他曾躺在担架上参加十字军东征。事实证明,冰战也并不是《权力的游戏》的发明,中世纪的俄国人在结冰的湖面上,曾经打过一场大仗。

一位维京人领袖,被他刚刚在战斗中击败的人的断头所杀

西格德·埃特恩森(Sigurd Eysteinsson)是九世纪奥克尼的第一位伯爵,但他并没有在他的伯爵之位上坚持多久。在一次战斗中,西格德与一个名叫梅尔布里格特(Maelbrigte)的敌人交手,并取了他的性命。

但梅尔布里格特笑到了最后。在西格德割下梅尔布里格特的头并将其绑在马鞍上后,梅尔布里格特的牙齿刮伤了西格德的腿。

伤口发炎,随后很快结束了西格德伯爵的生命。这也许是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一个被砍掉的头颅打败的伯爵。

2000人在一场木桶引发的战争中丧生

1325年,摩德纳和博洛尼亚为了一个木桶打了一场战争。橡木桶战争的起因,是摩德纳人潜入博洛尼亚,从镇上的水井中偷走了水桶。他们把战利品放在摩德纳市政厅展示,以嘲弄博洛尼亚人。

作为回应,博洛尼亚宣战。他们集结了32,000人的部队入侵摩德纳,随后两支庞大的中世纪军队在扎波利诺镇附近发生了冲突。最后,2000人因为一个被盗的水桶而丧生。

一个盲人国王想去打仗,所以他的手下把他的缰绳拴在自己的马背上

波西米亚国王约翰想骑马上战场。不过只有一个问题:约翰是个盲人。他在北十字军东征后失去了视力,当时约翰率领部队对付立陶宛的农民。在当一位医生无法治愈国王的失明时,愤怒的君主下令杀死了这位医生。

1346年,约翰骑上马,宣布他将参加克雷西战役,这是百年战争中的第一次冲突之一。

由于约翰看不见,他的手下把他的缰绳拴在了自己的马背上,承诺会引导国王上战场。然而,这个计划失败了。约翰和他的手下被英国人杀害了。

在一种说法中,约翰在得知他的一方将输掉这场战斗后,说了这样的最后一句话。“波西米亚的国王不应该逃跑,请把我带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

这14个中世纪的战争故事,奇葩到让人不敢相信...

布雷米勒之战据说在900名参战者中,只有3人死亡

1119年,英国国王亨利一世和法国国王路易六世在战场上相遇。根据12世纪的一部编年史,这场战斗是中世纪历史上最不流血的战斗之一。

“我被告知,在两位国王的战斗中,大约有九百名骑士参战,但只有三人被杀,”该编年史中提到。

为什么伤亡人数如此之少?战士们“出于对上帝的敬畏和战友情谊,他们更关心的是抓捕而不是杀死逃亡者。”编年史家补充说:“作为基督教士兵,他们并不渴求对方的鲜血,而是为上帝赐予的公正胜利,而欢欣鼓舞”。

观众和商人聚集在一起,观看战争中的一场安排好的战斗

1351年,两个派别为控制布列塔尼而战。在无数次战斗造成的僵局后,双方决定安排一场战斗,以保持自己的娱乐性。

这场被称为“三十人的战斗”的骑士式对决,并没有决定战争的结果。相反,双方的人只是把战争放在一边,进行一天的娱乐对局。

三十人的战斗很快变成了一项观战运动,甚至为观众留出了茶点摊位和观看区。然而,在这一天结束时,至少有11人丧生,证明即使是为体育而战,也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征服者威廉的军队在黑斯廷斯战役中撤退,因为他们听说他已经死了

黑斯廷斯之战将决定是英国人还是诺曼人统治英格兰。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诺曼人以为诺曼底公爵威廉已经死亡,因而几乎撤退。

这个谣言席卷了诺曼人的左翼,几乎造成了一场恐慌。但在错误变成溃败之前,威廉在战斗中摘下了他的头盔,从而召集了他的部队重返战场。

“看着我!”威廉大喊道。“我还活着,在上帝的帮助下,我将征服敌人!”威廉的快速反应挽救了这一天。诺曼人最终杀死了盎格鲁·撒克逊国王哈罗德·戈德温森,取得了胜利。而威廉则被称为征服者威廉国王。

狮心王理查德在圣地作战时,躺在担架上

在命运多舛的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英格兰国王理查德一世,也被称为狮心王理查德,没有让自己的坏血病妨碍战斗。

1191年,十字军到达阿克城墙。但坏血病使理查德无法骑上他的马。由于不愿意错过战斗,国王躺在担架上,命令他的手下把他抬到城墙附近。

在担架上,理查德用弩箭向敌人射击,帮助十字军最终拿下了阿克。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德国军队,因其国王在河中溺水而停止

1189年,一支庞大的十字军军队骑马前往圣地。为首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巴巴罗萨,发誓要为基督徒夺回耶路撒冷。

漫长而艰辛的旅程,军队穿过巴尔干半岛,进入小亚细亚。拜占庭人对十字军的入侵感到愤怒,数次袭击了军队。然后,在1190年,十字军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卡利卡德摩斯河。

正如一位编年史家所解释的那样,“尽管皇帝在其他方面很聪明,但他还是愚蠢地用自己的力量来对抗河流的力量。尽管每个人都试图阻止他,但他还是进入了水中,陷入一个漩涡中,最终悲惨地死去了”。

腓特烈·巴巴罗萨淹死了,几乎是在看到圣地的时候。这一损失令人沮丧,以至于根据一种说法,腓特烈·巴巴罗萨的一些手下放弃了他们的信仰,成为了异教徒。而国王的英年早逝导致了十字军东征的失败。

英国人在斯特林桥战役中处于劣势,因为他们的指挥官睡过了头

威廉·华莱士带领苏格兰人在斯特林桥战役中取得了胜利。而在第一次苏格兰独立战争中,英国人的失败部分是由一个昏昏欲睡的指挥官造成的。

萨里伯爵约翰·德·瓦伦衲(John de Warenne)率领一支英国军队。由于他们拥有压倒性的人数和训练有素的骑兵,英国人认为镇压苏格兰叛乱,会很容易,直到英国步兵开始向斯特林桥进军时,才知道瓦伦衲睡过头了。于是他们不得不撤退,结果瓦伦衲又叫他们回来了。

华莱士坚持自己的优势,宣称:“我们不是来求和的,而是来打仗的,保卫自己,解放我们的王国。让他们来吧,我们将向他们证明这一点。”

苏格兰人赢得了这一天的战斗,并继续为独立而战。

克洛维一世向上帝承诺,如果上帝在战斗中帮助法兰克人,他就会皈依

六世纪时,克洛维统治着一个法兰克王国。尽管他的妻子克洛蒂尔达皈依了基督教,但克洛维拒绝了,直到他发现自己处于一场战斗之中。正如图尔的格雷戈里所解释的,“克洛维的军队开始面临毁灭的危险”。

在那一刻,克洛维哭了出来。

耶稣基督,克洛蒂尔达断言他是永生神的儿子,据说他能给那些处于困境的人以帮助,并将胜利赐给那些恳求你的人,我恳求你援助荣耀,并发誓如果你能给予我战胜这些敌人的胜利,我将相信你,并以你的名义接受洗礼。

战争的浪潮瞬间扭转,法兰克人赢了。而这场突如其来的胜利,使克洛维相信了基督教,并最终皈依了基督教。

斯鲁伊斯之战被认为是一场海战,但实际上只是一群船绑在一起的战斗

中世纪的海战有时看起来很像陆地上的战斗,特别是斯鲁伊斯之战。

在1340年英格兰和法国之间的对决中,法国人将19艘船排成一排,并将它们拴在一起。法国人认为这种战术,将使英国人无法突破他们的海军。

相反,一位英国骑士意识到,铁链给法军打开了攻击的大门。由于他们的海军被锁在一起,因此法国人无法进行机动。最终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溃败,法国人损失了数千人和大部分的船只。

诺夫哥罗德王国在冰湖的帮助下,抵御了日耳曼人的入侵

在13世纪的俄罗斯,异教徒、基督徒和蒙古人为了争夺霸权而大打出手。当条顿骑士团,将打击异教徒视为神圣职责的基督教骑士入侵诺夫哥罗德时,一个冰湖拯救了这一切。

这场战斗被称为佩普斯湖之战,发生在1242年。日耳曼骑士对诺夫哥罗德由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王子率领的步兵发起进攻。但两支部队之间有一个湖。幸运的是,寒冷的天气使湖面结冰,因此骑士们只需骑上冰面就能与敌人交战。在冰面的战斗中,多达25,000名士兵在冰湖上作战。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一个人描述说。“当骑士们动摇并逃跑时,俄国人便追赶他们...... 而薄薄的海岸冰层开始在马匹和重甲十字军下崩塌。”

弗拉德穿刺者在入侵保加利亚期间,刺穿了超过2万名土耳其人的身体

穿刺者弗拉德以残忍的方式赢得了他的名号——刺穿了超过20,000人。

作为瓦拉几亚的统治者,弗拉德希望将奥斯曼人挡在自己的领土之外。当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入侵瓦拉几亚时,弗拉德用23000名被刺穿的土耳其人的尸体,欢迎他。

“一个不怕用这样的手段来保护他的财产的人,我们怎么能去夺走他的财产呢?”穆罕默德想了想,最后转身把瓦拉几亚留给弗拉德。

1462年,弗拉德承认:“我杀死了住在多瑙河入海口的奥布卢克察和诺沃塞洛的农民,无论男女老少......。我们杀了23,884名土耳其人,这还不算那些被我们在家里烧死的人,或被我们的士兵砍掉脑袋的土耳其人”。

对土耳其人来说,弗拉德被称为kaziklu bey,或“刺穿王子”。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对耶路撒冷的暴力征服,城市的街道血流成河

1099年,十字军攻破了耶路撒冷的城墙,屠杀了里面的人。

一位编年史家写道:“基督徒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屠杀中,因此,没有一个正在吃奶的男孩或女孩,甚至没有一个一岁的婴儿,能活着逃出凶手的手掌心。”

十字军甚至处决了那些乞求怜悯和要求避难的男人、妇女和儿童。激烈的大屠杀,以至于目击者声称,耶路撒冷的街道被血水淹没。

当十字军回到欧洲时,本笃会作家吉贝尔·德·诺根特(Guibert de Nogent)声称,战士们已经习惯了残暴的行为。“因为他们看到了耶路撒冷和圣墓,从此可以安全地犯下任何罪行”。

49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