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心国萨利的故事:向美国公民宣传纳粹,最终被判叛国...

历史将永远记住第三帝国的男性们所实施的残酷行为。虽然国家社会党也有女性,但也有许多人是阴暗的人物,例如轴心国萨利

轴心国萨利的故事:向美国公民宣传纳粹,最终被判叛国...

轴心国萨利是一位有抱负的女演员,出生于缅因州波特兰,又名米尔德里德·伊丽莎白·西斯克(Mildred Elizabeth Sisk),后来在她母亲再婚后改姓吉拉斯,最后在二战中因其闷骚的声音和虚假的信息宣传而闻名。虽然她在节目中播放美国音乐,但据说轴心国萨利是希特勒政权的傀儡,在她的广播中充斥着第三帝国的宣传内容,同时把自己说成是唯一敢于说出真相的美国人。

轴心国萨利的故事,从她1934年抵达德国开始,到二战结束后很久才结束。

1900年出的米尔德里德·伊丽莎白·西斯克

米尔德里德·伊丽莎白·西斯克于1900年11月29日,出生在缅因州的波特兰,当她的母亲与她的父亲离婚并嫁给另一个男人罗伯特·吉拉斯医生时,她只有7岁。后来她改名成了吉拉斯。

在多次搬家后,她和她的家人在俄亥俄州定居。高中毕业后,她上了俄亥俄卫斯理大学,但她没有毕业。怀着对名声的渴望,她辗转于不同的地方工作。并最终搬到纽约市表演杂耍,但她从未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她想成为一名演员

自高中以来,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舞台演员。然而,当她搬到纽约市时,她的演艺事业并没有得到很大的发展——她没能为自己扬名。

她从事服务员和收银员的工作来支持她的梦想。在多次尝试成为明星的失败后,她进入了亨特学院。

她爱上了一个德国男人,并在1934年搬到了柏林

她后来成为了马克斯·奥托·科希维茨教授在亨特学院的学生。不过她爱上了这个德国人,她后来说,他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33年,科希维茨回到了德国,并放弃了美国国籍。

据吉拉斯说,她于1934年搬到柏林与科希维茨结婚,但由于科希维茨已经有了妻子,所以两人就有了婚外情。科希维茨后来成为柏林电台的节目主管。也许是看到了一个获得曝光和表演的机会,吉拉斯辞去了英语教师的工作,于1940年开始为德国广播公司担任女广播员和广播演员。

她开始了一个名为“甜蜜家园”的日常广播节目

由于吉拉斯的美国口音,德国广播公司招募她通过广播,向美国士兵发出呼吁,假装她是同胞。后来第三帝国助推了吉拉斯的节目,并利用她的广播作为传播对边缘群体仇恨的渠道。

吉拉斯称自己为“麦克的米奇(Midge at the Mike)”,她有一个名为“甜蜜家园”的每日广播节目,于1941年12月11日开始播出。从她在柏林的广播室,吉拉斯的节目在欧洲战场和北美一些地区的短波收音机上,找到了自己的听众。

在一次广播中,吉拉斯会在大乐队音乐中,向听众宣传纳粹

我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是......告诉你们美国人真相,并希望有一天你们会醒悟过来,你们被骗了;你们所爱的人的生命,正在为犹太人和英国人的利益而牺牲!

她从未料到美国会加入战争

据报道,吉拉斯并不相信美国会加入二战。当日本在1941年12月7日实施其行动时,这一悲剧震惊了世界,并促使美国加入二战。在直播中,吉拉斯批评了日本的攻击,后来据称这句话激怒了德国人,还危及到了她的生计。

由于美国大使馆在1941年扣押了吉拉斯的护照,因此她无法离开德国。正是在这之后,吉拉斯的《甜蜜家园》成为针对美国听众的第三帝国宣传的公开渠道。

据称,1941年12月9日,她向希特勒宣誓效忠

在吉拉斯生命的后期,她声称她从未希望美国在战争中失败,她说她是一个爱国的美国人,她的斗争对象是英国和犹太人,而且她认为这两个国家对美国卷入冲突负有责任。

1941年12月9日,在德国宣布对美国作战的前两天,各种消息来源说吉拉斯宣誓了。审判她的检察官称,她曾承诺效忠于阿道夫·希特勒。当美国于1941年12月11日加入二战时,吉拉斯开始向美国士兵广播她的节目《甜蜜的家》,直到1945年5月6日,即德国正式投降的前两天,她还在做最后一次广播。

她的广播节目,播放流行的摇摆音乐和纳粹宣传

《甜蜜的家》在战场上播放着当时流行的美国音乐,在歌曲之间还有吉拉斯舒缓的声音。一位美国士兵丹特·惠勒(Dent Wheeler)回忆说,他在阿登战役中作战,通过隐藏在树林中的德国扩音器,听到了轴心国萨利的广播:

你们的妻子和女友,可能正在一个漂亮、温暖的建筑里,和其他男人跳舞。而你们却在这寒冷的地方...。

有一股向北推进的强大力量,你不妨放弃。战争结束了,德国军队俘虏了5万名美国人。他们要一路走到巴黎。

这些旨在打击士兵士气的嘲讽,在吉拉斯的广播节目中很常见。在一些广播节目中,她播放的宣传片段中还穿插着美国大兵的声音,据说是在敦促他们的同胞退出二战。为了获得这些录音,吉拉斯去了德国的一家医院,声称自己是红十字会成员。据称,她骗受伤的美国士兵,她需要他们的录音片段,以证明他们的健康状况。

美国士兵据说没有被她的广播所吸引

据报道,美国士兵嘲笑轴心国萨利的广播。在1944年《星期六晚报》的一个专栏中,下士爱德华·范·戴恩写道:

萨利是个花花公子,是美国空军的甜心。她的演奏只有摇摆,而且是极好的摇摆!......。她的声音就像从大木勺中渗出的蜂蜜,她的歌声中充满了家庭、爱人和母亲的主题。‘想家的士兵,扔下你的枪,回到美好的美国去吧,’她含蓄地说道...。

戈培尔博士认为,萨利正在迅速削弱美国士兵的士气。但我认为效果恰恰相反。我们从她身上得到了巨大的震撼,我们爱她。

不过,这些报道并没有吓倒吉拉斯,因为她每天继续进行广播。

《甜蜜的家》还包括广播剧,其中最有名的是《侵略的愿景(Vision Of Invasion)》

《甜蜜的家》偶尔也会播放广播剧,旨在使德国的理想合法化。吉拉斯经常扮演她的搭档马克斯·奥托·科希维茨所写剧本中的一个角色。她最臭名昭著的广播剧是《侵略的愿景》,该剧于1944年5月11日播出,距离D日只有几个星期。

在剧中,吉拉斯扮演了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母亲,名叫伊芙琳,背景是在D日之后的未来,德国人预计的事件。伊芙琳讲述了她已故儿子的故事,他在梦中来到她身边,解释了他是如何在入侵法国的过程中死去。她的儿子据说在一艘穿越英吉利海峡的盟军船上丧生,因为根据剧情,入侵法国的行动,注定要在德国军队手中失败。

在这次广播中,一位播音员说:“D-Day的'D'代表着厄运......灾难......失败......。敦刻尔克或迪耶普”。

1945年5月6日,她从广播站的后门逃出

在1944年6月6日盟军取得D日的重大胜利后,吉拉斯并没有放弃她在柏林的岗位。从那时起直到1945年5月6日,二战正式结束前几天,《甜蜜家园》继续广播。

在她最后一次广播的那天,吉拉斯在苏联人冲进前线时,从广播站的后门逃了出来。

她躲藏了近一年,直到1946年被当局发现

从苏联人手中逃脱后,吉拉斯躲了起来。她住在了柏林的法国区,直到1946年,美国大兵发现她饥饿、无家可归,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附近的一个地区徘徊。

从1946年到1948年,执法部门将吉拉斯拘留在拘留营中,直到她返回美国接受审判。

她从未放弃过美国公民身份

尽管曾宣布效忠于德国,但吉拉斯从未正式放弃她的美国公民身份。吉拉斯是一个特殊的案例:第三帝国的美国成员。据称,她曾希望马克斯·奥托·科希维茨离开他的妻子,并与她结婚。然而,当科希维茨于1944年去世后,吉拉斯不再有成为德国公民的选择。

1949年,吉拉斯面临多项针对美国的叛国罪指控,而她的审判也获得了大量的公众关注。

她的10项叛国罪之一,包括广播剧《入侵的愿景》

吉拉斯在德国犯下的罪行多年后接受了审判。这次审判是一个媒体奇观,吉拉斯甚至在法庭上出现了戏剧性的昏厥。

在证人席上,吉拉斯坚持说她不是一个叛徒,只是扮演了一个角色。尽管她的律师把马克斯·奥托·科希维茨(Max Otto Koischwitz)说成是真正的煽动者,但检察官指出,吉拉斯所谓的对希特勒的宣誓,她冒充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以及她数百次充满纳粹宣传的广播,这些都得到了几位美国大兵证人的证实。

不过吉拉斯只因一项叛国罪而被定罪,这项罪名源于她的广播剧《入侵的愿景》。法院对她罚款1万美元,并判处她10至30年的监禁,最后她在服刑12年后于1961年被假释。

63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