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伦敦大恶臭:19世纪的伦敦,将粪便倒进饮用的...

在伊丽莎白时代,英国人会使用夜壶,并直接将尿和粪便倾倒在伦敦的街道上。一直到19世纪,生活也没好到哪里去。到19世纪40年代,每年大约有1.5亿吨废物被倒入泰晤士河。而“丢粪工”成为了维多利亚时代最疯狂的工作之一,他们会在粪便倾倒场工作,并在城市周围收集的人类粪便,并在其在内的其他废物中,寻找有价值的物品。当然,他们靠这个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可以想象,在炎热的天气里,这条河和周边的地区会臭得可怕,而人们还在用泰晤士河作为饮用水。后来,疾病夺去了成千上万居民的生命。最后,当气味和疾病变得非常严重的时候,英国政府终于决定介入并根除这个问题。一位工程师和他的团队花了9年时间,开发了一个下水道系统,将废物从泰晤士河的垃圾排入郊区,而不是再次流入城市。

污水直接流入用作饮用水的泰晤士河

在19世纪伦敦的下水道处理厂建成之前,未经处理的污水被直接送入流经伦敦和英格兰南部的泰晤士河。虽然这很恶心,但更糟糕的是,人们还把这条河还直接作为饮用水的来源。因此,他们不仅摄取了水,而且还喝了邻居的尿液和粪便。

1858年的“大恶臭”,最终刺激伦敦对该市的污水采取措施

1853年,伦敦人民在饮用了泰晤士河中不安全的水后,进入了霍乱的流行期,但真正促使他们改变处理污水方式的是1858年的“大臭(Great Stink)”。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污水开始发酵,因此产生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并无法进行正常的日常活动。最终,英国政府被迫聘请专家工程师,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掏粪工(Night Soil Men)开始爬进粪池,清除垃圾

在土木工程师约瑟夫·巴扎尔盖特创建现在的伦敦下水道系统之前,人们会在家里使用化粪池。为了赚取一些额外的钱,做日工的男人会在晚上到别人家里去清理粪池。并且法律也要求这项工作必须在晚上做,因为排放粪池是非常臭的,而且在白天做会被认为“令人不安”。这些掏粪工会爬进粪池,用铲子把垃圾铲出来,放在柳条篮子里,然后把它放在车上运走。

亨利八世应受到一些指责

1531年,亨利八世国王签署了一项被称为“下水道法案”的法令。在该法案中,他规定将伦敦划分为八个下水道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专员。每位专员负责保持下水道系统中各自部分的清洁。但是,这意味着没有统一的监督,最终专员们让自己的问题成为了邻居的问题。19世纪的伦敦人,继承了这种缺乏激情的下水道管理方式,而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们经常饮用充满粪便的水的原因。

19世纪90年代,伦敦的街道上到处都是马粪

人类排泄物充斥着他们的河流,但这并不是19世纪的伦敦人,不得不处理的唯一的粪便。事实上,在伦敦的街道上行走也是一种非常不爽的体验——到处都是肮脏和恶臭的味道。车道两旁的“泥浆”实际上并不是泥浆,而是马的粪便。根据《肮脏的老伦敦》一书的作者李·杰克逊的说法:

“它基本上是由马粪组成的。伦敦有数以万计的马匹在工作,对街道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遗憾的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从未真正找到有效的方法,来清除这些垃圾”。

成千上万的人在喝了充满污水的河水后,死于霍乱

由于人们饮用了未经处理的泰晤士河污水,因此在1853年有超过1万名伦敦人死于霍乱。症状各不相同,但最常见的症状之一是腹泻。如果不加以治疗,会导致严重的脱水和其他副作用,如眼睛凹陷、皮肤发凉、皮肤弹性下降、手脚起皱。在某些情况下,皮肤会变成淡蓝色。然而,大量的人口死亡,并没有启动伦敦的污水处理系统计划,气味才是。

每个房子的花园或地下室,都有一个污水池

荒谬的伦敦大恶臭:19世纪的伦敦,将粪便倒进饮用的...

在19世纪早期,家庭会在家中使用粪池来容纳液体废物和污水。通常情况下,这些粪池是由砖块制成,大约有六英尺深,四英尺宽,放在厕所下面。大多数家庭把它们放在花园或地下室里。当抽水马桶被发明时,它们被直接放在粪池上方。然而,抽水马桶带来的额外水量增加了“涌入房屋的废物、垃圾和气味”。这时,人们开始担心霍乱和伤寒等疾病,会在私人住宅中通过空气传播。

人们在伦敦的下水道中寻找“宝藏”赚钱

大约200名“下水道猎人”会在伦敦早期的下水道中进行梳理,寻找掉入其中的金属片、绳子、餐具、硬币和其他物品。他们也会在泰晤士河的岸边寻找宝物。虽然这项工作很危险,但这群“淘金者”的收入相当于每天50美元,按照19世纪伦敦工人阶级的标准,这使他们的生活相当富裕。这群人通常以三到四人一组的方式工作,领头人应该在60到80岁之间。而且她们不太害怕窒息和爆炸,而更害怕被携带可怕疾病的老鼠咬伤。

粪坑漏出有毒气体,有时还会起火

在18世纪,伦敦建造了大约100条下水道。然而,更常见的是粪坑,又称污水池。到1856年,该市约有20万个粪坑和360条下水道。粪坑的问题之一,是有些粪坑会泄漏甲烷和其他气体,而这些气体是高度可燃的。因此,它们起火和爆炸的情况并不少见(有时会导致人员的死亡)。因此简单地说,粪坑不仅无法容纳当时伦敦人产生的大量垃圾,而且还可能因粪便引起的爆炸而致人死亡。

议会的窗帘,会被浸泡在含氯石灰中以掩盖臭味

1858年6月,英国政府成员在议会中,正在努力完成他们的工作,因为城市中的气味非常严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位于议会大厦右侧的窗帘,被浇上含氯石灰以掩盖臭味。但这并不奏效,由于臭味太大,议会成员考虑将业务活动转移到牛津或圣奥尔本斯。根据记录,议员们还用手帕捂着鼻子走来走去,以阻挡来自外面的臭味。

建造一个下水道系统的成本,超过500万美元

由于1858年的“大臭”,英国政府聘请工程师约瑟夫·巴扎尔盖特开发了一个复杂的下水道系统,以使伦敦的居民更安全,而且有更好的气味。巴扎尔盖特和他的同事们,建造了82英里与泰晤士河平行的下水道和另外1100英里的街道下水道。该项目耗资420万英镑,或530万美元。最终,新的下水道拦截了现有的下水道,将其输送到城外的处理厂。

60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