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混乱的一生中,有哪些不可思议的事实真相?...

田信长是日本历史上,军阀混战时期中最残酷的军阀之一。但是,织田信长除了肆意使用暴力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特点:一个熟练的管理者,一个创新的战术家,一个能力远超地位的领导者。

不过他的陨落几乎和他的崛起一样突然,因为他在1582年权力的巅峰时期,被一个信任的下属背叛。不过他的死,很快就被另一个门客报了仇,他继续完成织田信长未完成的工作。

他在桶狭间合战中,以超过10比1的人数获胜

战国时期最关键的时刻之一是桶狭间合战,当时织田藩以一支小得多的军队,击败了今川军。在一支据说有40,000人的军队逼近时,信长的顾问们劝他要么投降,要么躲在城堡里。但信长对这个数字嗤之以鼻,认为它“只有”25000人,并发表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演讲,以唤起他的追随者采取行动。

“我们的出生是为了死亡!谁和我一起,明天早上到战场来。不管是谁,只要呆在那里,看着我赢得胜利。”

织田信长带着大约2500人,计划偷袭今川家。他指示一部分部队在附近扎营,打出几面旗帜作为调虎离山之计,其余的人则等待合适的时机再行动。借助于一场大雨,他们的行动被掩盖,直到他们在敌人的营地外出现。当他们攻击今川义元时,这位大名还以为自己的部队中发生了争吵,于是立刻离开帐篷去干预。随后他立即遭到两名武士的攻击,第二名武士取走了他的脑袋。最终他的军队被击溃,织田氏赢得了一场了不起的胜利。

织田信长以这次重大胜利为跳板,加强了自己的地位,成为全国最令人畏惧的军阀。

他对人才有敏锐的洞察力

他主要关注一个人的才能,而不是他的工作期限。他对为他提鞋的农民士兵的聪明才智印象特别深刻。正如他后来所知道的那样,丰臣秀吉在行军时,将鞋子放在胸前,以便为信长保暖。

于是信长给了秀吉更多的责任,从监督防御工事的建造,到领导夜间对城堡的渗透(如图)。在信长去世的时候,被信长称为“猴子”的秀吉,已经成为他的顶级副手之一。秀吉的迅速崛起使家族中更多的高级成员感到震惊,但信长只关心能力。

所以,人们应该根据一个人的才能来选择适合这个职位的人,而不是根据他工作的年限。

另一位值得注意的家臣,是神秘的非洲武士安介。

他在父亲的葬礼上,制造了一场闹剧

当他的父亲织田信繁突然去世时,信长还是个少年。他在仪式上表现得很过分,穿着不合适的衣服,在父亲的祭坛上投掷香火,同时大吵大闹。

他的老导师平手正秀对这一事件深感羞愧,于是举行了自杀仪式。随后信长被这一行为深深影响,终于开始认真对待他作为氏族大名的责任。

他被一个部下背叛了

在开始征服日本西部的战役前不久,信长和他最亲密的一小群家臣,住在京都的本能寺。而后,一支由信长的高级副官之一明智光秀率领的军队,抵达该寺院并发动了攻击。

信长和他的追随者们奋力厮杀,然后当信长受了重伤,就很快返回内室,自杀了。为了不让他的头颅被当作战利品,寺庙被点燃了。

织田信长混乱的一生中,有哪些不可思议的事实真相?...

光秀的夺权行为很快就得到了反扑,丰臣秀吉在几天后的山崎之战中,击败了他。

他为争夺氏族的控制权,而与他的弟弟作战并将其杀害

信长继承了他父亲的职位,但他的名声意味着家族中有些人反对他的继位。在他还没来得及考虑扩大自己的控制范围时,信长就面临着一场与自己的家族争夺尾张的斗争。

在击败了一个敌对的家族分支后,他又镇压了由他的弟弟信行领导的叛乱。他们的母亲Dota Gozen(如图)劝说信长,对他的弟弟手下留情。

但当信行第二次密谋反对他的哥哥时,信长没有再次宽恕,最终到1559年,信长完全控制了尾张。

他童年时的绰号是“尾张国大傻瓜”

年轻的信长对礼节或地位不屑一顾;他经常与地位较低的孩子自由地玩耍。年轻时,他因其狂野的行为和不寻常的着装而闻名,在他的杂牌家臣的陪伴下,在他的家乡旅行。随后当地人开始称他为“尾张国大傻瓜”。

之后他的行为激怒了家族的高级成员,并导致人们考虑他年轻而严肃的弟弟信行,是否应该成为家族的继承人。

他是一个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信长对贸易和有效管理的重要性,有着敏锐的认识。他在1575年监督了宏伟的安土城(如图)的建设。

由于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信长命令所有过往的商人在安土城停留,以促进该地区的贸易。他还下令修建道路、桥梁和货币管理,以确保他的领地顺利运行。

他是一位创新的战术家

在长篠之战(1575年)中,信长使用了火器,赢得了对强大的武田氏的决定性胜利。在战国时代最著名的战役之一,信长对火器的有效使用,一直是日本艺术灵感的来源。

为了克服武田家令人畏惧的骑兵冲锋,信长下令建造栅栏,并将手持火枪的部队排成三列,进行齐射以打破骑兵的势头。结果是信长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而武田氏则再也没有从这场失败中恢复过来。9年后,在天目山(Tenmokuzan)的另一次失败后,该氏族终于被彻底消灭。

他与耶稣会士关系融洽

16世纪,耶稣会传教士来到日本;虽然他们在九州岛的影响最大,但耶稣会士经常会被允许与日本最著名的人物会面。

尽管信长对基督教不感兴趣,但他对耶稣会的到来相当欢迎。双方互赠礼物,随后信长允许传教士在其领地内自由布道。考虑到他与激进佛教徒之间的矛盾,以及他对枪支的喜爱,不难理解他这些善举背后的动机。

路易斯·弗罗斯(1532-1597)是一位耶稣会士,他撰写了欧洲第一部关于日本的观点,对信长的性格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他是一个严厉的主人:对日本所有的国王和王子都很蔑视,对他们说话就像对下级一样,并且作为他们的绝对主宰,而被所有人完全服从。

一次失败的刺杀企图,导致了一场可怕的处决

一个名叫杉谷真珠博的忍者企图刺杀信长,结果导致了他可怕的结局。杉谷真珠博很快被抓获,并被埋到脖子以下。在几天的时间里,他的头被非常缓慢地从他埋没的身体上割了下来。

他将一个神圣的寺庙群,烧成灰烬

信长在日本赢得了恶名,他对比叡山的防御性寺庙群发动了攻击。由于对武士僧侣的蔑视和他们对贸易的破坏,他于1571年亲自率领军队对京都城外的防御性寺庙,进行了残酷的进攻。

僧侣们为抵抗信长的部队,做出了很多努力,但他们很快就被镇压。在有计划的屠杀中,至少有20,000人被杀。

他与他的妹夫产生了冲突

信长的妹妹市姬嫁给了浅井氏的大名浅井长政。然而当他的妹夫背叛了他们的联盟,而站在浅仓藩一边时,信长感到非常愤怒,并于1570年在阿根川,两支军队相遇。信长坚持要亲自率领军队进攻浅仓氏,但差点被打败,直到他的盟友,年轻的德川家康帮助挽救了局面。

三年后,浅井长政在小谷城被攻陷时丧生。

70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