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兵造反一举威震大清!洪秀全的这2大关键,让农民死...

洪秀全是典型的狂热教主型的角色,同时也是太平天国的中心人物;另外,也和之前成功带领农民打天下的朱元璋一样,都是个制度狂。制度狂的性格和教主型的个性,在洪秀全身上完美结合,他的野心是将所有的事物重新安排、打造。不过因为他缺乏现实感,也不尊重现实,因此让太平天国给中国社会带来大骚乱、大破坏。虽然前后只有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太平天国却创造了许多制度,其中很大一部分带有强烈的空想性质。

洪秀全于1814年(嘉庆19年)出生在广东花县。中国历史重心不断南移,到了近代后期,移到了最南方的广东、福建。这些地方是最南方的边疆,却又在此时因为海洋通路的变化, 得到新的动能与资源。南方边界的重要性,尤其是人才崛起的巨大力量,在中国传统朝代史的最后50年呈现了爆炸性的发展。

洪秀全只是这波爆炸性发展的前驱。来自广东香山的孙中山、来自广东南海的康有为,以及来自广东新会的梁启超,都继而成为历史舞台上的重要角色。

洪秀全23岁时到广州应考,考试落榜了,却在那里遇到一个叫梁发的传教士,给了他一本宣扬基督教的小册子《劝世良言》。广州是当时唯一允许外国人通商的港口,也是最早的中国基督新教教会,接触到新现象与新思想,带给洪秀全很大的刺激。

起兵造反一举威震大清!洪秀全的这2大关键,让农民死...

据他自己的说法,回到家后,他就开始生病,发烧而且有呓语现象,到后来愈发严重,简直像是疯癫了。大病40天中,他得到了天启。之后他又曾两度去应考,三年一试,经过了六年时间,两次都落第了。于是他下定决心不再考试,依照六年前得到的天启,创立了“拜上帝教”, 接着携同他的好友冯云山开始传教。

“拜上帝教”的基本观念来自《劝世良言》。这本小册子的内容,原本只是给在中国稍微认得一点字的人,对基督教有最基本的认识。不过洪秀全却从中吸收并凸显了三件事,作为“拜上帝教”的信仰核心。

第一,只有上帝是真神,其他一切为人所崇拜的偶像都是妖魔。第二,所有的人都是上帝的子女,因而都是平等的。第三,上帝爱世人,所以让“上帝太子”耶稣降生世上来解救世界。“拜上帝教”刚开始就是宣扬这三件事。

洪秀全和冯云山在农村传教的活动引起了广东当局的注意,于是他们就转往西走,进入广西,在那里建立了稳固的基础。在比广东更偏僻的地方,更远离传统影响的地方,洪秀全的宗教观念成功地接触到底层的小传统信仰。

在乡间,第一条信念被理解为只有上帝是真的、唯一的皇帝,从反面看,也就是质疑、反对现实的满清皇帝。康、雍、乾三朝皇帝可以凭靠他们的智慧与个性,收服继承传统的士人,然而这样的影响力并不能渗透到底层小传统中。离北京越远的地方,对满洲人与满洲皇帝的不信任、不认同就越深。

更能打动他们的,是上帝保证了人人平等的观念。洪秀全采取了很极端、很绝对的态度。当他主张所有偶像都是妖魔时,他甚至连孔子的权威都敢挑战,同样视之为邪魔的化身。他也直接宣称,连男人和女人之间都是平等的。所以在太平天国的军队中有女子所组成的“娘子军”, 打仗也是男人和女人一起上战场的。太平天国还有“童子军”,是由12到15岁的少年组成的。

至于第三件诉求,到了广西之后有了戏剧性的变化,那就是洪秀全宣称自己是耶稣的弟弟。哥哥降生却没能完成彻底解救世人的任务,所以现在天父再度派下弟弟来继承使命。如此又和明朝以来就在农村流行的“明王再世”、弥勒佛转世等根深蒂固的信仰结合起来。

洪秀全和冯云山在广西传教一段时间后,洪秀全又回到广东,到1847年(道光27年)他才读到《圣经》,显示之前关于基督教的许多说法,是他自己想像发明的。

这一年,他在广州和一位美国浸信会传教士罗孝全(I. J. Roberts, 1802-1871)学习基督教义,当时他仍然认为自己是基督徒,一度向罗孝全请求受洗,却被拒绝了。如果当时罗孝全接受洪秀全进入教会,洪秀全大概就只会变成另一个梁发(基督教第一位华人牧师),顶多是更有影响力些的梁发而已。但被拒绝后,更确定了洪秀全带领“拜上帝教”的决心。

他的第一项信条,就使得他和既有社会组织、乃至官府间冲突不断。他在广西毁“甘王庙”,那是中国道教众神主义中的一个地方神只,有其社会组织上的功能,却被拜上帝教一视同仁当作妖魔的代表。如此就使得拜上帝教对当地的社会组织产生了威胁。但同时如果当地的社会组织运作并不健全时,这样的信仰与活动也就能吸引对既有组织不满、不认同的人来参加。

毁“甘王庙”的行为引来当地乡绅的危机感,便以团练的力量来驱赶拜上帝教,于是刺激洪秀全突破原先宗教组织的思考,觉得自己也应该要拥有武力。而这是太平天国武装化的开端。

从武装自卫、继而于1850年(道光30年)在广西桂平金田村聚众起兵,拜上帝教已经拥有相当的势力,随后便自称“太平天国”,建立了一个宗教政权。虽然洪秀全宣扬的教义是从基督教那里抄来的,但在附加想像、并自由运用乡野语言传教后,有效地动员了越来越庞大的农民部队。

历史上农民起义难以成功,主要原因在于缺乏组织与纪律。当肚子饿要求食,或是受鼓舞要分土地、抢女人、夺财物时,他们会有冒险战斗的动力,然而这种动力也很容易就退潮。能以这些原因动员农民的人,不见得能成为他们的领袖,因为找不到有效的管理机制。农民起义会在一时造成混乱,但通常也很快就散伙,没有纪律、没有组织就无法持久。

太平天国从基督教那里学来了一些核心做法,例如有固定的礼拜仪式。他们将现在的星期六定为“礼拜日”,视“做礼拜”为最重要的事。在占领的地区内,举行礼拜仪式的前一天,路口便会挂出旗子,上面写着:“明日礼拜,各宜虔敬,不得怠慢。”礼拜当天三更子时之后,每一间面街的房子都要点灯,要供茶、供饭,要打锣召集大家聚在一起。然后有一位“先生”被指派来颂赞上帝,等“先生”讲完,众人才能散去。

在组织活动中还有“讲道理”,那是遇到重要事情、或有重要消息需要发布时,也会将民众聚拢过来,解释事情或消息的内容、意义。发一个命令,要“讲道理”;开始一项工程,要“讲道理”;处决一名罪犯,也要“讲道理”

这是过去中国传统社会少见的密集动员活动,创造出一种群体的氛围,让农民离开自己原本有限的家族、亲友范围,体验经常在更广大群众间的集体情绪。

借助这种方式,太平天国得以对这些乡间农民不只进行身体动员,更加上了精神动员,让被动员进来的人,自觉属于这个群众团体。

54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